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为中国咖农破局

时间:2020-01-06 15:13:50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张院静

时至 12 月,在云南省保山市潞江坝这个中国本土咖啡的标志地点,齐人高的咖啡树已经开始结出连串的鲜红咖啡果。然而过去几年,每逢收获季,很多地里的咖啡树挂满果子,却无人问津。咖农宁愿果树荒废,也不愿意采摘。

对于当地农户来说,咖啡的国际市场价格低迷了多久,这种无人采摘甚至宁可砍掉咖啡树的僵局就已经持续了很久。2019 年,当农业技术与电商资本结缘,一个由农民、专家、“新农人”和电商平台多方参与的新模式酝酿出来,咖啡豆贱卖的局面正在改善。

咖啡豆贱卖下的咖农困境


29 岁的言秀邓计算的这笔咖啡账,是潞江坝地区丛岗村很多咖农家庭的写照 :回报惨淡,甚至是赔钱生意。

言秀邓在 2018 年承包了 5 亩山地种咖啡,扣除肥料成本和土地租金约 4000 元,第二年卖咖啡的收益还剩大约 3000 元。一年忙到头,辛苦劳作,到手的收入却微薄——按照现在的人工成本计算,如果咖农请人采摘咖啡,还得倒贴钱。

在山里种植咖啡,施肥、修剪枝丫、采摘果子,一直是烦琐的体力活。潞江坝地区一侧紧邻高黎贡山,另一侧挨着怒江,这里大规模种植咖啡已经有 60 多年的历史。

云南生产了中国 98% 以上的本土咖啡,早在 20多年前就拿过国际博览会的金奖,作为云南小粒种咖啡的发源地,2010 年,保山小粒咖啡更是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然而,本土咖啡的知名度刚见起色,当地咖农的家庭收入却是日渐滑坡。

当地咖农回忆,咖啡的收购价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行情最好,能达到每公斤 35 元,然后几乎逐年下跌,从 5 年前的每公斤 20 元降到现在的 10 元左右;另一方面,人工成本一路攀升,5 年前还是 40 元采摘一天咖啡,现在是 100 元,咖农宁可抛下地里的咖啡生计去干别的。

大山之外,中国的咖啡消费市场却火热。据统计,中国目前人均年饮用咖啡杯数是 4.5 杯,而欧美日韩都在 200 杯上下。中国的咖啡消费量正在快速增长,年增长是全球均值的 10 多倍。星巴克、雀巢等国际品牌主导中国市场,瑞幸咖啡等后来者也在市场风生水起。

作为产业链的最上端,云南咖农却难以分享下游的喜悦。云南省农科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就设在潞江坝,该所副研究员胡发广计算,一公斤咖啡豆收购价 10 元,最终可以生产 80 杯咖啡,按照市价就是 1600 元。这中间即使刨去经营等成本,农民仍有机会获得更多利润。

何以咖农在市场景气的情况下,却备尝咖啡的苦果?胡发广解释,云南咖农作为产业链上游,收入跟国际咖啡市场挂钩。近年来,国际咖啡的期货价格持续走低,导致国际大企业给中国咖农的收购价格长期在低位徘徊。

绝大部分云南咖啡豆作为速溶咖啡的原料被低价收购,导致云南咖农在咖啡产业链条利润占比极低。

生产和消费端的遥远距离,让咖农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

“咖啡行业利润率充足,但和咖农无关。”胡发广站在潞江坝的高黎贡山上,痛心地指着山下。低海拔地区很多咖农近年来纷纷改种其他市价更高的作物,比如芒果、四季豆,潞江坝的咖啡种植面积已经持续缩减多年。

然而在大山上,贫困村里的咖农很难转型。山上气候特殊,而且交通不便,水利欠缺,改种其他作物很难。何况,咖啡种植传统已经延续多年,农民不太敢轻易砍掉咖啡树,还在期待咖啡市场价格回升。即使换种新作物,比如芒果,距离收获也要 3 年,时间成本难以承担。

如此局面下,甚至形成恶性循环。咖啡价格走低,咖农失去信心,有的咖农在生产周期无心管控,导致咖啡豆先天养分不足 ;后期采摘时,又为了省事红果绿果一把捋,导致大部分都不符合收购标准,勉强合格的拿去做速溶咖啡,其余全是废果。咖农种出来的咖啡,价值更加大打折扣。

多方合力探索咖啡新出路

怎样才能让辛苦的农户挣到钱?研究了 17 年咖啡的胡发广觉得,这不只是简单的技术问题。他没想到,作为农产品上行电商巨头,拼多多公司也在思索同样的问题。

以保山咖啡为契机,拼多多开始了扶贫探索。

2019 年 3 月,拼多多先是发动平台商家,以 40 多万元溢价收购了当地贫困户的 40 多吨咖啡豆等原料,4月,拼多多扶贫助农新模式“多多农园”首站落户云南保山。

作为一个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创新模式,“多多农园”希望从保山市的咖啡种植开始,通过改造种植、加工、销售环节,既能带动农产品销售,又能促进产业升级。

胡发广发现,与拼多多的合作就像“瞌睡遇上了枕头”。在拼多多的资金资助下,胡发广设计了试验田,希望带动更多农民,出品更优质的咖啡。

密会能是少数民族咖农,他也一度打算铲掉 10多亩的咖啡树。土地位于大山深处,海拔 1200 米,背阴,土壤含水高,虽然适合咖啡种植,但低迷的收购价让他弃若敝屣。

“多多农园”将包括密会能在内的 6 户人家总共30 亩地连片承包下来,作为试验田。密会能接受技术指导,成为试验田的委托打理人,他说,“6 户人家都没有犹豫就租了出去。”

胡发广在技术层面上设计了 4 条路径,帮助农民改善咖啡收购价过低的问题。首先是将原来的普通咖啡品种换成更优质的品种,其次是提高农民对咖啡收购前的粗加工品质,再而是实行套种芒果的复合生态种植,最后加上咖啡果皮等废弃物的再开发利用,他有信心帮助咖农提高收益。

相比过去的咖啡豆直接出售给商贩,“多多农园”项目希望能够带动当地咖啡走精品路线。农民能摆脱过去速溶咖啡的纯原料收购机制,使自己生产的咖啡豆在市场上更具竞争力,采购价可以提升,更多利润留在咖农手里。

从种咖啡的层面上,技术可以解决初步问题,而从卖咖啡的流通层面上,拼多多平台也能进一步发力。

“多多农园”希望帮助当地发展精品咖啡,树立品牌,形成稳定的产销机制。

拼多多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帮助农户成立了合作社,扶植“新农人”做合作社的“职业经理人”,帮助小农户对接线上大市场。中国本土的优质农产品通过电商,实现城市消费端的“最后一公里”和大山原产地的“最初一公里”直连,市场流通环节缩减,消费者享受平价高质的农产品,农户也将分享更多利益。

“多多农园”项目出资 90 万元,在保山建立了第一个咖啡合作社。在潞江坝的丛岗和赧亢两个贫困村,言秀邓等 103 户咖农加入合作社,每户免费分得8700 元股金,并持有股权证。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电商扶贫    
0

为中国咖农破局

时间:2020-01-06 15:13:50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张院静

时至 12 月,在云南省保山市潞江坝这个中国本土咖啡的标志地点,齐人高的咖啡树已经开始结出连串的鲜红咖啡果。然而过去几年,每逢收获季,很多地里的咖啡树挂满果子,却无人问津。咖农宁愿果树荒废,也不愿意采摘。

对于当地农户来说,咖啡的国际市场价格低迷了多久,这种无人采摘甚至宁可砍掉咖啡树的僵局就已经持续了很久。2019 年,当农业技术与电商资本结缘,一个由农民、专家、“新农人”和电商平台多方参与的新模式酝酿出来,咖啡豆贱卖的局面正在改善。

咖啡豆贱卖下的咖农困境


29 岁的言秀邓计算的这笔咖啡账,是潞江坝地区丛岗村很多咖农家庭的写照 :回报惨淡,甚至是赔钱生意。

言秀邓在 2018 年承包了 5 亩山地种咖啡,扣除肥料成本和土地租金约 4000 元,第二年卖咖啡的收益还剩大约 3000 元。一年忙到头,辛苦劳作,到手的收入却微薄——按照现在的人工成本计算,如果咖农请人采摘咖啡,还得倒贴钱。

在山里种植咖啡,施肥、修剪枝丫、采摘果子,一直是烦琐的体力活。潞江坝地区一侧紧邻高黎贡山,另一侧挨着怒江,这里大规模种植咖啡已经有 60 多年的历史。

云南生产了中国 98% 以上的本土咖啡,早在 20多年前就拿过国际博览会的金奖,作为云南小粒种咖啡的发源地,2010 年,保山小粒咖啡更是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然而,本土咖啡的知名度刚见起色,当地咖农的家庭收入却是日渐滑坡。

当地咖农回忆,咖啡的收购价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行情最好,能达到每公斤 35 元,然后几乎逐年下跌,从 5 年前的每公斤 20 元降到现在的 10 元左右;另一方面,人工成本一路攀升,5 年前还是 40 元采摘一天咖啡,现在是 100 元,咖农宁可抛下地里的咖啡生计去干别的。

大山之外,中国的咖啡消费市场却火热。据统计,中国目前人均年饮用咖啡杯数是 4.5 杯,而欧美日韩都在 200 杯上下。中国的咖啡消费量正在快速增长,年增长是全球均值的 10 多倍。星巴克、雀巢等国际品牌主导中国市场,瑞幸咖啡等后来者也在市场风生水起。

作为产业链的最上端,云南咖农却难以分享下游的喜悦。云南省农科院热带亚热带经济作物研究所就设在潞江坝,该所副研究员胡发广计算,一公斤咖啡豆收购价 10 元,最终可以生产 80 杯咖啡,按照市价就是 1600 元。这中间即使刨去经营等成本,农民仍有机会获得更多利润。

何以咖农在市场景气的情况下,却备尝咖啡的苦果?胡发广解释,云南咖农作为产业链上游,收入跟国际咖啡市场挂钩。近年来,国际咖啡的期货价格持续走低,导致国际大企业给中国咖农的收购价格长期在低位徘徊。

绝大部分云南咖啡豆作为速溶咖啡的原料被低价收购,导致云南咖农在咖啡产业链条利润占比极低。

生产和消费端的遥远距离,让咖农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

“咖啡行业利润率充足,但和咖农无关。”胡发广站在潞江坝的高黎贡山上,痛心地指着山下。低海拔地区很多咖农近年来纷纷改种其他市价更高的作物,比如芒果、四季豆,潞江坝的咖啡种植面积已经持续缩减多年。

然而在大山上,贫困村里的咖农很难转型。山上气候特殊,而且交通不便,水利欠缺,改种其他作物很难。何况,咖啡种植传统已经延续多年,农民不太敢轻易砍掉咖啡树,还在期待咖啡市场价格回升。即使换种新作物,比如芒果,距离收获也要 3 年,时间成本难以承担。

如此局面下,甚至形成恶性循环。咖啡价格走低,咖农失去信心,有的咖农在生产周期无心管控,导致咖啡豆先天养分不足 ;后期采摘时,又为了省事红果绿果一把捋,导致大部分都不符合收购标准,勉强合格的拿去做速溶咖啡,其余全是废果。咖农种出来的咖啡,价值更加大打折扣。

多方合力探索咖啡新出路

怎样才能让辛苦的农户挣到钱?研究了 17 年咖啡的胡发广觉得,这不只是简单的技术问题。他没想到,作为农产品上行电商巨头,拼多多公司也在思索同样的问题。

以保山咖啡为契机,拼多多开始了扶贫探索。

2019 年 3 月,拼多多先是发动平台商家,以 40 多万元溢价收购了当地贫困户的 40 多吨咖啡豆等原料,4月,拼多多扶贫助农新模式“多多农园”首站落户云南保山。

作为一个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创新模式,“多多农园”希望从保山市的咖啡种植开始,通过改造种植、加工、销售环节,既能带动农产品销售,又能促进产业升级。

胡发广发现,与拼多多的合作就像“瞌睡遇上了枕头”。在拼多多的资金资助下,胡发广设计了试验田,希望带动更多农民,出品更优质的咖啡。

密会能是少数民族咖农,他也一度打算铲掉 10多亩的咖啡树。土地位于大山深处,海拔 1200 米,背阴,土壤含水高,虽然适合咖啡种植,但低迷的收购价让他弃若敝屣。

“多多农园”将包括密会能在内的 6 户人家总共30 亩地连片承包下来,作为试验田。密会能接受技术指导,成为试验田的委托打理人,他说,“6 户人家都没有犹豫就租了出去。”

胡发广在技术层面上设计了 4 条路径,帮助农民改善咖啡收购价过低的问题。首先是将原来的普通咖啡品种换成更优质的品种,其次是提高农民对咖啡收购前的粗加工品质,再而是实行套种芒果的复合生态种植,最后加上咖啡果皮等废弃物的再开发利用,他有信心帮助咖农提高收益。

相比过去的咖啡豆直接出售给商贩,“多多农园”项目希望能够带动当地咖啡走精品路线。农民能摆脱过去速溶咖啡的纯原料收购机制,使自己生产的咖啡豆在市场上更具竞争力,采购价可以提升,更多利润留在咖农手里。

从种咖啡的层面上,技术可以解决初步问题,而从卖咖啡的流通层面上,拼多多平台也能进一步发力。

“多多农园”希望帮助当地发展精品咖啡,树立品牌,形成稳定的产销机制。

拼多多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帮助农户成立了合作社,扶植“新农人”做合作社的“职业经理人”,帮助小农户对接线上大市场。中国本土的优质农产品通过电商,实现城市消费端的“最后一公里”和大山原产地的“最初一公里”直连,市场流通环节缩减,消费者享受平价高质的农产品,农户也将分享更多利益。

“多多农园”项目出资 90 万元,在保山建立了第一个咖啡合作社。在潞江坝的丛岗和赧亢两个贫困村,言秀邓等 103 户咖农加入合作社,每户免费分得8700 元股金,并持有股权证。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852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