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千年之梦——来自彩云之南的脱贫之歌

时间:2020-01-09 23:11:23来源:北京日报作者:文 韩梅 图 王宏

QQ截图20200110092922.jpg

近日,记者走访彩云之南——中缅边境被称为“东方大峡谷”的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看天一条缝,看地一道沟,出门靠溜索,种地像攀岩”。这里的生态之美,令人窒息;这里的贫困之深,令人心痛。

全州55万人口,93.6%是少数民族;29个乡镇中,有26个乡镇是直接从原始社会末期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区”;2018年末,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14.3万人,贫困发生率32.52%,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山河遥远,以心为桥。对口帮扶的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修桥铺路到产业建设,从技能培训到教育就业,一心一意帮助怒江打赢脱贫攻坚战,近10万人实现“搬出大山天地宽,拥抱幸福奔小康”。    QQ截图20200110094123.jpg

新建两座连心桥

在怒江州,出门就是山。近三百公里的怒江峡谷,只有一条主干道。千百年来,这里的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群众零散居住在两岸深山密林中,过江难,行路难。

怒江穿越州府泸水市六库镇。六库镇是怒江上古老的渡口,这里水流4米/秒,最大水深17米。2014年,当地计划在怒江上建一座连通东西两岸的现代化大桥,却因资金短缺而望江兴叹。

2018年8月,中交集团投入资金、人力、技术,在此开建中交怒江连心桥。记者在大桥工地看到,红色主桥钢结构经过工厂分节段制造,已运抵怒江东岸,正在进行焊接拼装。

正在这里施工的大桥设计师、也是港珠澳大桥设计师、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副总工徐军说,为了缩短工期,我们将单跨顶推跨径做到了100米,这是目前国内单孔顶推距离最大的桥梁。只待主体结构全部完成后,通过自动化装置“一键”顶推就位,以尽快解决两岸各族群众过江难、出行难。这座大桥明年10月建成,设计桥面路宽18.9米、双向四车道,使用寿命为100年。

福贡县上帕镇腊吐底村要修建50套安居房,然而一条不足一米宽的进村泥巴路成了拦路虎。材料运不进去,人背马驮费时费力费钱。挂职福贡县常委、副县长的李常智多方协调,短短4个月就将泥巴路拓宽成4米宽、绕村联户的水泥大道。

在腊吐底村口,原先只能过一个人的木尼玛桥旁,一座新桥上红旗招展,施工正酣。原来,这是今年中交集团投入1.45亿元新建的木尼玛大桥,这座18米宽、双向四车道的大桥明年6月建成通车,为怒江脱贫致富插上腾飞的翅膀。 QQ截图20200110093952.jpg楼上住人 楼下出租

在泸水市大兴地乡鲁地村,一排排傈僳族风格的新居错落有致,在怒江的微微波光中格外醒目,超市、卫生院、篮球场、图书馆依次呈现,让大山里的村庄暖意融融。

文又凤新居二层楼上,身有残疾的儿子在洒满阳光的房间里玩耍,厨房里有电饭锅、餐桌、热水器等,而楼下是她家用来出租的门面房,门面房对着的,是一条宽阔干净的街道……

这条街道后面就是高黎贡山了,文又凤的旧房就在不到100米远的山坡上——前后两间低矮破旧的木板房,真是“一块空心砖、一面木头柱、一张石棉网顶棚”。2019年6月,她们才从这住了15年的没有阳光的“家”里搬出来。

记者看到,文又凤旧房不远处,映入眼帘的是泥泞不堪、满是牛粪马粪的山间小路和破败不堪的“千脚落地房”,斜坡或靠山处竖立几根木桩,这些木桩像脚一样,支撑着整个房屋,这种房屋极不安全也不环保,上层住人,下层饲养牲畜或堆杂物,一到雨天,臭气熏天、污水横流。很难想象,就在这千脚之上,曾经住着数千户贫困家庭。

文又凤本是个苦命人。身高不够一米的她,干不了农活打不了工,丈夫一条腿残疾。多年来,尽管当地政府时有帮扶 ,但一家三口总是愁眉不展。 这两年,文又凤一家的命运有了转机。她说,要感谢中交集团派来的“第一书记”王永刚。

王永刚来了之后,在邻村办起了火龙果合作社,“同是傈僳族的祝荣新当了致富带头人,叫我帮着做点杂活,每天能挣一百元。今年九月,我还意外拿到合作社900元的分红钱。”她说, 王永刚又拿出四万元扶贫款,帮我家建起两层楼六间房。“楼上住人,楼下出租,每个月还有一千元的固定收入,日子越过越亮堂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文又凤很满意。“有事做,能赚钱,好的嘛。” 不大会说普通话的她,满脸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QQ截图20200110094404.jpg

 搬得出 稳得住 能致富

怒江州群山环绕,98%以上的面积是高山峡谷。全州仅有耕地100万亩,70%以上的耕地坡度在25°以上,有的甚至达60°以上。复杂的地理环境,桎梏着当地社会、经济发展。

如今,全州四个贫困市县近10万人已经完成易地搬迁,但是还有一部分“不愿”搬。谁能想到,请他们住进新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见到挂职怒江州委常委、副州长的黄紫跃时,他正准备出门“串亲戚”,原来今天是他和他的包联村约定喝酒的日子。路上,他对记者说,这是第三次去找老余喝酒。

2019年7月,他的包联村——兰坪县中排乡克卓村干谷箐小组有85户怒族村民还没搬进2015年已建好的易地安置房。他找到村里最有威信的老组长余双宝家里,余双宝说:“您是从北京来的,我相信您,但是我们村的易地安置房确实比别的村标准低了一点。”黄紫跃向他保证,只要搬进去,“我们会想办法解决后续问题”。余老汉抬出家里珍藏的酒,黄紫跃却没有喝:“一个月内您带领乡亲们搬进新房子,我请全村乡亲们喝酒。”果然,老余发动乡亲们都搬进了安置房。

第二次去老余家,就是他的新居了,老余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扇一扇地打开家里的房门让黄紫跃看。是的,确实是搬进来了,但黄紫跃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屋里除了几张木板床和一些棉絮、衣服之类的便什么都没有了,可以说是家徒四壁。黄紫跃又连续看了几家,也都是如此。黄紫跃决定帮他们协调每户两张床、一个电饭锅、一个电磁炉、一个衣柜。当这些家具都落实到村民家里后,老余打来电话:“党的干部真好!快来喝酒,乡亲们等着你呢。”

经过4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克卓村,老余二话不说,把自己酿造的大碗酒捧到黄紫跃面前,“喝!”黄紫跃一饮而尽,眼里泛着笑容,仿佛他从没喝过这么香的酒。

远处,一栋栋安居房拔地而起,柑橘种植业、奶牛养殖业发展起来了,克卓村脱贫攻坚进入快车道。

QQ截图20200110094009.jpg

更好的日子在后头

在怒江公路的北端,我们转入高黎贡山深处——贡山县独龙江乡,山路悬在高山之间,仿佛走入云端。海拔4000米以上的担当力卡山矗立眼前,终年积雪赫然可见,这里生活着4000多名独龙族兄弟。

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这里是全国唯一一个独龙族聚居区,地处深山峡谷,自然条件恶劣,过去一直是云南乃至全国最为贫穷的地区之一。

我们脚下的这条唯一的进山公路——独龙江公路1998年建成,每年11月至次年5月大雪封山,封山时路途崎岖难走,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扛着生活物资翻山越岭,往往要人背马驮行走五六天才能到达县城。

巨变发生在2014年。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全线贯通,结束了独龙江乡半年大雪封路、与世隔绝的历史。独龙江乡通车、通电、通电话、通电视广播、通安全饮水、通4G网络,4171名独龙族群众从漏风漏雨的茅草房搬到宽敞舒适的安居房。

2018年,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整体脱贫,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2019年2月27日,4000多名独龙族群众委托乡党委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的喜讯,表达了继续坚定信心跟党走、为建设好家乡同心奋斗的决心。

在这个乡最后脱贫的迪政当村,家家户户门前都种植“草果”,这是一种外形如芭蕉的植物,叶子高大,红色的果实像葡萄一样堆在根部。草果和重楼、花椒、核桃被称为独龙族生态“四宝”。正忙着给自家种的草果除草的村民李军说,现在独龙江乡仅草果种植人均收入就能到三四千元,是乡亲们致富的“金果果”。

2019年5月,中交集团和怒江州共同成立中交怒江绿色香料产业园,藏在高山深处的独龙族生态“四宝”不愁卖不出去,“将来,这里的草果经过加工将成为‘海底捞’等餐饮业的火锅底料。”中交怒江绿色香料产业园负责人李永说。

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成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边疆少数民族“一步跨千年”的生动实践。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群众回信,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总书记的回信极大激励了独龙族群众,他们相信,“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媒体关注    
0
资讯播报

千年之梦——来自彩云之南的脱贫之歌

时间:2020-01-09 23:11:2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文 韩梅 图 王宏

QQ截图20200110092922.jpg

近日,记者走访彩云之南——中缅边境被称为“东方大峡谷”的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看天一条缝,看地一道沟,出门靠溜索,种地像攀岩”。这里的生态之美,令人窒息;这里的贫困之深,令人心痛。

全州55万人口,93.6%是少数民族;29个乡镇中,有26个乡镇是直接从原始社会末期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区”;2018年末,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14.3万人,贫困发生率32.52%,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山河遥远,以心为桥。对口帮扶的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从修桥铺路到产业建设,从技能培训到教育就业,一心一意帮助怒江打赢脱贫攻坚战,近10万人实现“搬出大山天地宽,拥抱幸福奔小康”。    QQ截图20200110094123.jpg

新建两座连心桥

在怒江州,出门就是山。近三百公里的怒江峡谷,只有一条主干道。千百年来,这里的傈僳族、怒族、独龙族等群众零散居住在两岸深山密林中,过江难,行路难。

怒江穿越州府泸水市六库镇。六库镇是怒江上古老的渡口,这里水流4米/秒,最大水深17米。2014年,当地计划在怒江上建一座连通东西两岸的现代化大桥,却因资金短缺而望江兴叹。

2018年8月,中交集团投入资金、人力、技术,在此开建中交怒江连心桥。记者在大桥工地看到,红色主桥钢结构经过工厂分节段制造,已运抵怒江东岸,正在进行焊接拼装。

正在这里施工的大桥设计师、也是港珠澳大桥设计师、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副总工徐军说,为了缩短工期,我们将单跨顶推跨径做到了100米,这是目前国内单孔顶推距离最大的桥梁。只待主体结构全部完成后,通过自动化装置“一键”顶推就位,以尽快解决两岸各族群众过江难、出行难。这座大桥明年10月建成,设计桥面路宽18.9米、双向四车道,使用寿命为100年。

福贡县上帕镇腊吐底村要修建50套安居房,然而一条不足一米宽的进村泥巴路成了拦路虎。材料运不进去,人背马驮费时费力费钱。挂职福贡县常委、副县长的李常智多方协调,短短4个月就将泥巴路拓宽成4米宽、绕村联户的水泥大道。

在腊吐底村口,原先只能过一个人的木尼玛桥旁,一座新桥上红旗招展,施工正酣。原来,这是今年中交集团投入1.45亿元新建的木尼玛大桥,这座18米宽、双向四车道的大桥明年6月建成通车,为怒江脱贫致富插上腾飞的翅膀。 QQ截图20200110093952.jpg楼上住人 楼下出租

在泸水市大兴地乡鲁地村,一排排傈僳族风格的新居错落有致,在怒江的微微波光中格外醒目,超市、卫生院、篮球场、图书馆依次呈现,让大山里的村庄暖意融融。

文又凤新居二层楼上,身有残疾的儿子在洒满阳光的房间里玩耍,厨房里有电饭锅、餐桌、热水器等,而楼下是她家用来出租的门面房,门面房对着的,是一条宽阔干净的街道……

这条街道后面就是高黎贡山了,文又凤的旧房就在不到100米远的山坡上——前后两间低矮破旧的木板房,真是“一块空心砖、一面木头柱、一张石棉网顶棚”。2019年6月,她们才从这住了15年的没有阳光的“家”里搬出来。

记者看到,文又凤旧房不远处,映入眼帘的是泥泞不堪、满是牛粪马粪的山间小路和破败不堪的“千脚落地房”,斜坡或靠山处竖立几根木桩,这些木桩像脚一样,支撑着整个房屋,这种房屋极不安全也不环保,上层住人,下层饲养牲畜或堆杂物,一到雨天,臭气熏天、污水横流。很难想象,就在这千脚之上,曾经住着数千户贫困家庭。

文又凤本是个苦命人。身高不够一米的她,干不了农活打不了工,丈夫一条腿残疾。多年来,尽管当地政府时有帮扶 ,但一家三口总是愁眉不展。 这两年,文又凤一家的命运有了转机。她说,要感谢中交集团派来的“第一书记”王永刚。

王永刚来了之后,在邻村办起了火龙果合作社,“同是傈僳族的祝荣新当了致富带头人,叫我帮着做点杂活,每天能挣一百元。今年九月,我还意外拿到合作社900元的分红钱。”她说, 王永刚又拿出四万元扶贫款,帮我家建起两层楼六间房。“楼上住人,楼下出租,每个月还有一千元的固定收入,日子越过越亮堂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文又凤很满意。“有事做,能赚钱,好的嘛。” 不大会说普通话的她,满脸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QQ截图20200110094404.jpg

 搬得出 稳得住 能致富

怒江州群山环绕,98%以上的面积是高山峡谷。全州仅有耕地100万亩,70%以上的耕地坡度在25°以上,有的甚至达60°以上。复杂的地理环境,桎梏着当地社会、经济发展。

如今,全州四个贫困市县近10万人已经完成易地搬迁,但是还有一部分“不愿”搬。谁能想到,请他们住进新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见到挂职怒江州委常委、副州长的黄紫跃时,他正准备出门“串亲戚”,原来今天是他和他的包联村约定喝酒的日子。路上,他对记者说,这是第三次去找老余喝酒。

2019年7月,他的包联村——兰坪县中排乡克卓村干谷箐小组有85户怒族村民还没搬进2015年已建好的易地安置房。他找到村里最有威信的老组长余双宝家里,余双宝说:“您是从北京来的,我相信您,但是我们村的易地安置房确实比别的村标准低了一点。”黄紫跃向他保证,只要搬进去,“我们会想办法解决后续问题”。余老汉抬出家里珍藏的酒,黄紫跃却没有喝:“一个月内您带领乡亲们搬进新房子,我请全村乡亲们喝酒。”果然,老余发动乡亲们都搬进了安置房。

第二次去老余家,就是他的新居了,老余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扇一扇地打开家里的房门让黄紫跃看。是的,确实是搬进来了,但黄紫跃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屋里除了几张木板床和一些棉絮、衣服之类的便什么都没有了,可以说是家徒四壁。黄紫跃又连续看了几家,也都是如此。黄紫跃决定帮他们协调每户两张床、一个电饭锅、一个电磁炉、一个衣柜。当这些家具都落实到村民家里后,老余打来电话:“党的干部真好!快来喝酒,乡亲们等着你呢。”

经过4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克卓村,老余二话不说,把自己酿造的大碗酒捧到黄紫跃面前,“喝!”黄紫跃一饮而尽,眼里泛着笑容,仿佛他从没喝过这么香的酒。

远处,一栋栋安居房拔地而起,柑橘种植业、奶牛养殖业发展起来了,克卓村脱贫攻坚进入快车道。

QQ截图20200110094009.jpg

更好的日子在后头

在怒江公路的北端,我们转入高黎贡山深处——贡山县独龙江乡,山路悬在高山之间,仿佛走入云端。海拔4000米以上的担当力卡山矗立眼前,终年积雪赫然可见,这里生活着4000多名独龙族兄弟。

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这里是全国唯一一个独龙族聚居区,地处深山峡谷,自然条件恶劣,过去一直是云南乃至全国最为贫穷的地区之一。

我们脚下的这条唯一的进山公路——独龙江公路1998年建成,每年11月至次年5月大雪封山,封山时路途崎岖难走,人们冒着生命危险,扛着生活物资翻山越岭,往往要人背马驮行走五六天才能到达县城。

巨变发生在2014年。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全线贯通,结束了独龙江乡半年大雪封路、与世隔绝的历史。独龙江乡通车、通电、通电话、通电视广播、通安全饮水、通4G网络,4171名独龙族群众从漏风漏雨的茅草房搬到宽敞舒适的安居房。

2018年,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整体脱贫,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2019年2月27日,4000多名独龙族群众委托乡党委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的喜讯,表达了继续坚定信心跟党走、为建设好家乡同心奋斗的决心。

在这个乡最后脱贫的迪政当村,家家户户门前都种植“草果”,这是一种外形如芭蕉的植物,叶子高大,红色的果实像葡萄一样堆在根部。草果和重楼、花椒、核桃被称为独龙族生态“四宝”。正忙着给自家种的草果除草的村民李军说,现在独龙江乡仅草果种植人均收入就能到三四千元,是乡亲们致富的“金果果”。

2019年5月,中交集团和怒江州共同成立中交怒江绿色香料产业园,藏在高山深处的独龙族生态“四宝”不愁卖不出去,“将来,这里的草果经过加工将成为‘海底捞’等餐饮业的火锅底料。”中交怒江绿色香料产业园负责人李永说。

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成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边疆少数民族“一步跨千年”的生动实践。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群众回信,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总书记的回信极大激励了独龙族群众,他们相信,“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852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