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陈锐军: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时间:2020-05-14 14:50:10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朱峰

《我和我的新疆朋友》,脱胎并衍生于我的处女作《南疆飞鸿》,源于我在特殊时期援疆的切身经历,源于对新疆这片热土“温暖而伤感”的真实情怀,讲述的是自己亲身体验的西域风土人情,以及援疆结束后不断结交的各界、各民族的新疆朋友相互真诚交往,为了共同精神家园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共同追梦的真实故事。

在《南疆飞鸿》初版之际,著名评论员叶海林先生在《国际先驱导报》上为该书撰写书评文章《一片丹心系边关》,文章是这样开始的:“有一个地方,不是家乡,但只要一闭上眼睛,那里的一山一水就会浮现出来;每次听到人们谈论那里,哪怕只是提到她美丽的名字,温暖和伤感就会同时涌上心头。这样的地方,一个人并不需要停留很久,只要他用心触摸过那里的一草一木,心就留下了,从此无法割舍,而那里的一切也就随之永远停留在梦中。”

至今我与叶海林先生未曾谋面,可他的书评,一下子就精准地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块地方。这段文字,感动了我和很多与新疆结缘的各界朋友。在我和所有曾经用心触摸过新疆这片热土的朋友内心深处,新疆就是这样一个不是故乡又胜似故乡的地方。

援疆之前,从来没敢奢望,人到中年之际,居然能有这样一次特殊的机缘,让我如此走进自己多年以来热切向往的新疆。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因为在特殊地方、特殊时期的特殊经历,让我有缘结交了一批可以生死相交的朋友。

援疆结束时,当我收获了“优秀援疆干部”称号并荣立二等功的时候,面对沉甸甸的荣誉,我曾热泪盈眶地动情表述:与其说是我们来援疆了,还不如说,是新疆的各族人民,用自己的热情、淳朴、真诚和善良,援助和涤滤了我们浮躁的内心。从此,“援疆”,自然而然地演化为我引以为豪的终生使命。

我深深感恩新疆这片热土,感谢在这片热土上生活的各族人民,温暖并帮我洗涤了心灵,帮我焕发和滋养了激情。从此,我对新疆有了一份“温暖而伤感”的特殊情怀。

这份特殊情怀,让我有了更好的心灵寄托。工作之余笔耕不辍,用手中的笔继续这援疆的使命,也让我有了意外的心灵收获。这份收获逐渐凝聚,促成了根据这些经历所撰写的、新华社重点推介的《南疆飞鸿》一书,以及人民日报刊发的《援疆赋》,并在已经广为流传的《梦回和田》《和田玉缘》《和田玫瑰》《蓝天下的新疆》《红花谷》等等我和朋友联袂创作的一批关于新疆的歌曲中有所体现。

这种“温暖而伤感”的情怀,让我得到了包括新疆自治区党政军兵主要领导和中央和国家一些领导、文化艺术界不少知名作家和母校浙江大学众多学长和校友的认同和点赞,让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所继续的援疆使命,也有了更多的道义和资源支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偶有机缘,与同样对新疆有特殊感情的“诗人外交家”——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结识,一见如故,此后多次交往,感情渐浓,成为忘年之交。他曾亲自为《南疆飞鸿》把关、指点、润色,并题词“援疆路远 兵团情深”鼎力支持。每次相聚,他都喜欢听我讲新疆的故事,并鼓励和支持我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传播出去。他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与大爱激励着我继续砥砺前行。而我“把援疆作为终生使命”的决心和对新疆“温暖而伤感”的情怀,也深深感动了李部长。

在某个大型报告会上,李部长畅谈“为人之道、从商之道、走出去之道”,他从一些小的故事入手,深入浅出地讲述一些深邃的道理。谈及“走出去”和“为人之道”时,我也成为了他故事当中的一个人物:“我认识一个非常优秀的援疆干部,他的一句话‘温暖而伤感’,引起了我的思考。提及新疆,为什么温暖?因为他用心抚摸过那里的一草一木,他深深地爱上了那片土地和那里的各族人民;为什么伤感?因为新疆只是他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他终将离开那片他付出心血、倾注感情的土地,这种难分难舍、依依不舍的情怀,就是‘温暖而伤感’。我们响应中央‘一带一路’的倡议,要走出去,无论到任何一个地方,要想事业成功,首先要做人成功,首先要用心爱上那片土地,爱上那里的人民,要能够产生这种温暖而伤感的情怀……”

《我和我的新疆朋友》一书是在李肇星部长的大力支持下完成的,他也专门为此书做序,助我继续完成援疆的使命,这让我非常感动,倍感鼓舞。

这本新编的《我和我的新疆朋友》共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南疆漫记”,文章精选自《南疆飞鸿》当中故事性强、最能反映南疆风土人情的小故事。援疆归来,工作和生活节奏又恢复到首都特有的紧张状态。然,每到深夜,新疆那熟悉的山山水水和豪爽的至交好友,不约而同地来到梦中与我相会,并给我带来莫大的欢乐与快慰。这些往事没有因为时间渐远而模糊,反而愈发清晰,让我时时感受到温暖和亲切。业余时间,我对照当年所拍摄的海量照片,重新挖掘照片背后的动人故事,再现当时的感人情景。而推敲细节,润色文字,抒发感情的过程,有助于我再次洗涤心灵,体会知足感恩。

《我和我的新疆朋友》第二部分“新疆朋友”,讲述的是我和我所结交的新疆朋友共同追梦的故事。

因为对新疆这份温暖而伤感的特殊情怀,让我在全国各地有缘结交了不少与新疆相关的各民族朋友。对新疆共同的热爱和眷恋,为新疆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长治久安的共同追求,让我们很快就成为莫逆之交,并为了这些梦想和追求,相互激励,共同奋进。业余时间,我把与新疆朋友相识、熟知、共同追梦的故事记录了下来。中国青年网为我开设专栏《我和我的新疆朋友》刊登了这些文章,广为传播。这些故事由我和故事主人公联袂完成,他们是我偶然相识却一见如故并长期交往的著名作家、音乐人、艺术家、特警战士、兵团卫士、援疆干部、青年创业者和中小学生。将这些文章精选整理,补充完善,结集成册,讲好中国新疆故事,有着非常积极的社会意义。 

中国正处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伟大的时代,伟大的事业,需要更广泛地凝聚各民族的力量。我深知,新疆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长治久安,关系到中华民族复兴伟业,在这个时候,把《我和我的新疆朋友》精心整理出来,以飨广大读者,传播正能量,弘扬时代精神,既是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扶贫人物    
0

陈锐军:我和新疆有个约定

时间:2020-05-14 14:50:10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朱峰

《我和我的新疆朋友》,脱胎并衍生于我的处女作《南疆飞鸿》,源于我在特殊时期援疆的切身经历,源于对新疆这片热土“温暖而伤感”的真实情怀,讲述的是自己亲身体验的西域风土人情,以及援疆结束后不断结交的各界、各民族的新疆朋友相互真诚交往,为了共同精神家园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共同追梦的真实故事。

在《南疆飞鸿》初版之际,著名评论员叶海林先生在《国际先驱导报》上为该书撰写书评文章《一片丹心系边关》,文章是这样开始的:“有一个地方,不是家乡,但只要一闭上眼睛,那里的一山一水就会浮现出来;每次听到人们谈论那里,哪怕只是提到她美丽的名字,温暖和伤感就会同时涌上心头。这样的地方,一个人并不需要停留很久,只要他用心触摸过那里的一草一木,心就留下了,从此无法割舍,而那里的一切也就随之永远停留在梦中。”

至今我与叶海林先生未曾谋面,可他的书评,一下子就精准地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块地方。这段文字,感动了我和很多与新疆结缘的各界朋友。在我和所有曾经用心触摸过新疆这片热土的朋友内心深处,新疆就是这样一个不是故乡又胜似故乡的地方。

援疆之前,从来没敢奢望,人到中年之际,居然能有这样一次特殊的机缘,让我如此走进自己多年以来热切向往的新疆。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因为在特殊地方、特殊时期的特殊经历,让我有缘结交了一批可以生死相交的朋友。

援疆结束时,当我收获了“优秀援疆干部”称号并荣立二等功的时候,面对沉甸甸的荣誉,我曾热泪盈眶地动情表述:与其说是我们来援疆了,还不如说,是新疆的各族人民,用自己的热情、淳朴、真诚和善良,援助和涤滤了我们浮躁的内心。从此,“援疆”,自然而然地演化为我引以为豪的终生使命。

我深深感恩新疆这片热土,感谢在这片热土上生活的各族人民,温暖并帮我洗涤了心灵,帮我焕发和滋养了激情。从此,我对新疆有了一份“温暖而伤感”的特殊情怀。

这份特殊情怀,让我有了更好的心灵寄托。工作之余笔耕不辍,用手中的笔继续这援疆的使命,也让我有了意外的心灵收获。这份收获逐渐凝聚,促成了根据这些经历所撰写的、新华社重点推介的《南疆飞鸿》一书,以及人民日报刊发的《援疆赋》,并在已经广为流传的《梦回和田》《和田玉缘》《和田玫瑰》《蓝天下的新疆》《红花谷》等等我和朋友联袂创作的一批关于新疆的歌曲中有所体现。

这种“温暖而伤感”的情怀,让我得到了包括新疆自治区党政军兵主要领导和中央和国家一些领导、文化艺术界不少知名作家和母校浙江大学众多学长和校友的认同和点赞,让我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所继续的援疆使命,也有了更多的道义和资源支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偶有机缘,与同样对新疆有特殊感情的“诗人外交家”——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结识,一见如故,此后多次交往,感情渐浓,成为忘年之交。他曾亲自为《南疆飞鸿》把关、指点、润色,并题词“援疆路远 兵团情深”鼎力支持。每次相聚,他都喜欢听我讲新疆的故事,并鼓励和支持我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传播出去。他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与大爱激励着我继续砥砺前行。而我“把援疆作为终生使命”的决心和对新疆“温暖而伤感”的情怀,也深深感动了李部长。

在某个大型报告会上,李部长畅谈“为人之道、从商之道、走出去之道”,他从一些小的故事入手,深入浅出地讲述一些深邃的道理。谈及“走出去”和“为人之道”时,我也成为了他故事当中的一个人物:“我认识一个非常优秀的援疆干部,他的一句话‘温暖而伤感’,引起了我的思考。提及新疆,为什么温暖?因为他用心抚摸过那里的一草一木,他深深地爱上了那片土地和那里的各族人民;为什么伤感?因为新疆只是他人生经历的一部分,他终将离开那片他付出心血、倾注感情的土地,这种难分难舍、依依不舍的情怀,就是‘温暖而伤感’。我们响应中央‘一带一路’的倡议,要走出去,无论到任何一个地方,要想事业成功,首先要做人成功,首先要用心爱上那片土地,爱上那里的人民,要能够产生这种温暖而伤感的情怀……”

《我和我的新疆朋友》一书是在李肇星部长的大力支持下完成的,他也专门为此书做序,助我继续完成援疆的使命,这让我非常感动,倍感鼓舞。

这本新编的《我和我的新疆朋友》共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南疆漫记”,文章精选自《南疆飞鸿》当中故事性强、最能反映南疆风土人情的小故事。援疆归来,工作和生活节奏又恢复到首都特有的紧张状态。然,每到深夜,新疆那熟悉的山山水水和豪爽的至交好友,不约而同地来到梦中与我相会,并给我带来莫大的欢乐与快慰。这些往事没有因为时间渐远而模糊,反而愈发清晰,让我时时感受到温暖和亲切。业余时间,我对照当年所拍摄的海量照片,重新挖掘照片背后的动人故事,再现当时的感人情景。而推敲细节,润色文字,抒发感情的过程,有助于我再次洗涤心灵,体会知足感恩。

《我和我的新疆朋友》第二部分“新疆朋友”,讲述的是我和我所结交的新疆朋友共同追梦的故事。

因为对新疆这份温暖而伤感的特殊情怀,让我在全国各地有缘结交了不少与新疆相关的各民族朋友。对新疆共同的热爱和眷恋,为新疆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长治久安的共同追求,让我们很快就成为莫逆之交,并为了这些梦想和追求,相互激励,共同奋进。业余时间,我把与新疆朋友相识、熟知、共同追梦的故事记录了下来。中国青年网为我开设专栏《我和我的新疆朋友》刊登了这些文章,广为传播。这些故事由我和故事主人公联袂完成,他们是我偶然相识却一见如故并长期交往的著名作家、音乐人、艺术家、特警战士、兵团卫士、援疆干部、青年创业者和中小学生。将这些文章精选整理,补充完善,结集成册,讲好中国新疆故事,有着非常积极的社会意义。 

中国正处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代,伟大的时代,伟大的事业,需要更广泛地凝聚各民族的力量。我深知,新疆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长治久安,关系到中华民族复兴伟业,在这个时候,把《我和我的新疆朋友》精心整理出来,以飨广大读者,传播正能量,弘扬时代精神,既是一份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852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