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开基层治理新格局——中国扶贫的甘南样本(下)

时间:2020-06-02 11:40:08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宋广辉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25.png

甘南县党群服务中心的“吹哨报到”网络系统。  (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扶贫攻坚的那些日日夜夜,甘南县委书记丁泉宁经常下乡,查看贫困户家衣食住行有没有困难、扶贫干部有没有懈怠、扶贫政策落实有没有缩水。如今,他随时随地打开手机,就可以迅速了解到张三房子突然漏水、李四家需要母羊种兔、王五家申请的小额贷款正在办、赵六家申请的公益岗位已落实……

他手机里有一个甘南县党群服务平台的软件,上千名网格员在这个网络平台上“吹哨报到”,相关职能部门负责“接哨处理”,全县社情民意的大事小事,都能通过这个新型网络政务平台得到及时处理。

尽管全县55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甘南的帮扶工作并没有止步。经过扶贫攻坚“战役”洗礼的大批基层党员干部,正在党建网格机制的基础上,运用“互联网+大数据”手段,打开基层治理的新格局。

基层力量向农村下沉

中央巡视组的一位领导在黑龙江省巡查扶贫工作时,曾到甘南县随机暗访了两个村,问县委书记有没有到村里来过,两个村的贫困户都说“认得丁书记”,不但来过而且“问这问那”。中央巡视组领导很满意,想见见这位县委书记。丁泉宁得知消息时,正在其他贫困村检查工作,为了不在上级领导面前有作秀之嫌,他脱掉身上的脏衣服,换上同事身上相对干净的一身正装。

对待基层干部,丁泉宁并不希望他们穿正装,而是希望他们穿普通百姓的衣服,说普通百姓的话,既能和群众搞好关系,又能领着群众搞好经济。“全县所有贫困村我都走遍了。”丁泉宁说,他平时下乡时一般身穿耐脏的迷彩服,这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名普通干部,而不像县委书记。

2018年2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四川省成都市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时表示,在脱贫攻坚伟大实践中,我们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其中第一条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强化组织保证,落实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为脱贫攻坚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围绕省里提出的“五级书记遍访”要求,甘南县开展了“四个走遍”活动。县委书记、县长走遍了全县所有贫困村,包乡县领导走遍所包乡镇的村和村民组,乡镇党委书记走遍所在乡镇村民组和贫困户,包村单位负责人走遍所包村的贫困户,村书记、村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走遍本村农户。

在扶贫攻坚阶段,整个甘南上至县委书记,下至驻村干部,人人都背着任务。一系列要求重心下沉的工作制度,压实大家的扶贫责任:科级以上干部每人都要包一个村;驻村工作队“5+4”驻村,即每周五天四夜要吃住在村;帮扶干部“1+4”包户。扶贫干部肩负的具体任务,是宣传政策、督导工作、发现问题、解决困难。看上去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做起来并不容易。

“村级组织的战斗力有待提升。”丁泉宁说,一些村级的党组织负责人年龄偏大,市场意识不强,在引领村民致富增收的作用发挥不足。随着本地乡村人口的持续外流,许多年轻劳力流向城市,留守老人比例大,观念保守,在响应政策号召、落实“造血”增收措施上有一定的难度。甘南亟需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着力打造一支“懂扶贫、会帮扶、作风硬”的扶贫干部队伍。

驻村扶贫工作队,为基层组织注入了活力,涌现出一大批兢兢业业的优秀典型。针对帮扶缺乏针对性、部分干部帮扶能力弱等问题,甘南分级分类对全县领导干部、行业部门干部、扶贫系统干部、帮扶干部、贫困村干部进行教育培训。针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深入开展专项治事,加强驻村管理,对无故不在岗和在岗不作为、不能为的干部予以教育惩戒。几年来,甘南县累计表彰了各类扶贫干部770人,重用提拔扶贫干部158人,对于工作不力的扶贫干部,通报批评116人,处分43人。

“扶贫攻坚,甘南不仅算经济账,也要算政治账。”丁泉宁说,通过几年来的扶贫攻坚,全县基层组织得到了强化,基层干部得到了成长,干群之间的亲密和谐关系得到巩固,也为全县的乡村振兴,提供了稳定优质的政治基本面支撑。

最让丁泉宁感到自豪的是,为了健全党组织领导下的基层治理体系,甘南县创建了“乡镇党委+党支部+网格员+群众”的组织体系,逐步实现管理全覆盖和服务全方位,完善了党组织和党员干部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长效机制。

党建网格在农村创建

近日,查哈阳乡富国村赵连荣家因电路意外发生火灾,彩钢结构住房,以及所有家具、家用电器和生活用品全部烧毁。突如其来的这场灾祸,让刚刚脱贫两年的赵家又变得一贫如洗。网格员付永龙第一时间来到他家,安抚老人的同时,向党群服务平台吹响了“防贫哨”,经过驻村工作队、村两委核实情况后,启动了防贫保险,保险公司赔付1.8万元钱。网格员付永龙说:如果没有这个保险,咱们的贫困户会因灾返贫,几年也缓不过来。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30.png

图为查哈阳乡富国村赵连荣家发生意外火灾。(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付永龙是甘南县1939个网格员中的一名。自2019年5月起,甘南在全县范围大力推进党建网格管理体系,并且与全县的脱贫攻坚、党建、乡村振兴、社区管理、城市建设等工作有机结合,这在东北地区乃至全国也并不多见。

“网格化管理”最早源于2004年北京市东城区“万米单元网格”的城市管理实践,北京试点探索8年之后在全市推行。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以网格化管理、社会化服务为方向,健全基层综合服务管理平台”,之后“网络化管理”全国广泛普及,但基本上都是作为“社会治理”意义上的创新模式,在各地的城市社区推行,直到党的十九大以后,才有一些农村地区开始探索“网格化管理”。而“网格化”作为党建的概念叫响,最早源于2017年上海静安寺街道的工作实践,2018年党建网格开始陆续在其他城市推行,农村地区依然罕见。

2019年5月,甘南县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创建“1+N”党建网格治理机制——“1”是指推进1套党建网格管理体系,“N”是指在网格体系推进落实N项中心工作,在广大农村地区织密网格,堪称农村基层党建的创新之举。

据悉,为了让基层党建网格设置更合理、力量更强大、作用更明显,甘南县将组织、民政、政法、公安、城管等职能部门在乡镇设置的多个网格整合为综合网格,重建网格体系,在乡镇划分为“三级网格”,即乡镇为一级网格(大网格),村(社区)为二级网格(中网格),村(社区)内区域为单元网格(小网格),确保党建网格资源集约、管理精细、运行规范。

甘南县在8个社区、110个村和9个乡镇直属单位共设立了1939个网格,农村和社区网格员分别按照不低于50、100户包扶县域内常住户,网格员直接归属村、社区党支部领导,县党群服务中心为每名网格员配发“党群服务云平台”手机APP账号,县乡村和社区通过该平台系统向网格员发布工作指令和任务,网格员通过手机APP接收任务、回传工作效果。

丁泉宁将这款专为甘南县干部群众定制的手机APP,命名为“吹哨报到”。网格员和群众,是两大吹哨主体。网格员在包户工作中,针对群众咨询、求助、举报、投诉类的问题,向村、社区反映;村和社区党组织解决不了的,直接转乡镇;乡镇解决不了的,乡镇将哨吹向县直部门或县党群服务中心;涉及多家部门联合解决的问题,由党群服务中心转相关县领导召开联席会议,确定牵头部门、责任部门办理。

为解决吹哨受阻和不及时的问题,该县开通了“甘南县党群服务云平台”微信公众号,群众可以在这里直接向相关责任主体吹哨,有效地避开了个别基层干部或组织不作为的问题。

5月1日,甘南县东风社区网格员听到居民反映,利丰小区院内有违建车库、车棚,造成小区居民出入极不方便,12点20分网格员向住建局吹哨,12点34分住建局核查情况后将案件移交至自然资源局,5月2日晚21点27分自然资源局接到网格员吹哨以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取证,于5月3日17点37分完成对违章建筑的拆除,全程耗时20个小时,此项工作解决了小区居民出行困难的问题,得到了小区群众的交口称赞,吹哨网格员也给予了五星好评。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34.png

甘南县东风社区利丰小区院内的违建车库、车棚被拆除。(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吹哨报到”打通“最后一百米”

5月22日,甘南镇社区工作的帮扶责任人王艳红来到所包扶的王艳芬家,发现平日总是笑容满面的王阿姨面带一丝愁容。2016年因病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王艳芬,已经顺利实现脱贫。为了巩固脱贫成果,镇里和村里都鼓励她利用小园种植蓝靛果,从而带来稳定的收入。王艳芬从来没有见过蓝靛果,她对王艳红说:听说蓝靛果是个好东西,种好的经济效益一定没问题,但是我什么也不懂,种不好就白干了。王艳红也没种过蓝靓果,但这难不倒她。拿出手机,登录“党群服务云平台”,王艳红向甘南镇政府农业专家“吹哨”求助,几分钟后,就收到蓝靛果种植技术和管理要点的解答。边学习边实践,不到两个小时的工夫,她们顺利地将半亩地蓝靛果全部栽种到小园。

王艳芬对“吹哨”扶贫的效率赞叹不已:“这才多大一会儿,不用我们跑腿,事就办完了。”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41.png

小院种植蓝靛果。(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2020年初以来,甘南县全面推进“吹哨报到”,立足党建网格治理机制中网格员、党群服务云平台这两大基础,围绕“谁吹哨、谁接哨、谁督哨、谁评哨”这一闭环,创新思路、措施,着力构建基层治理的应急机制、服务群众的响应机制和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百米”的落实机制。

“党群服务云平台”APP按党群、综合协调、执法监督、民生保障、社会服务、行政审批等分类,录入了83家县直及中省直单位作为接哨主体,各村、社区、乡镇、县直和中省直部门均确定了1名接哨员和1名主管领导,其手机APP软件能即时接收到吹哨主体推送过来的问题。接哨后,主管领导审核,能立即办理的,立即办理,不能立即办理的,在平台系统内承诺时限办结,在县党群服务中心系统后台监督下,各接哨主体可以直接相互转哨,如果接哨员在短信提醒后未能接哨,平台系统将10分钟之内安排机器人电话催扰。

为了保证“最后一百米”的基层服务不被人为因素故意拖延,甘南设计了“逐级监督”的机制,推动及时办哨。该县采取三种监督方式推动接哨主体解决问题,一方面县级领导根据分管战线、包扶乡镇等给予授权账号,安装手机APP软件,县级领导可以随时查看分管战线单位或者包扶乡镇接哨办理进展统计,如果发现问题可以直接点击关注督促;另一方面,每个月县党群服务中心将所有接哨主体接哨和办哨进度情况进行通报,在微信公众号中发布,发挥社会监督作用;最后,启动问责机制,办哨主体上级党组织负责人直接约谈办哨主体负责人,如果不约谈处理,县纪委、县委组织部直接约谈这些部门党组或乡镇党委书记,并对办哨主体负责人及相关责任人在评先评优、提拔使用等方面不予考虑。

依托吹哨主体评价,“吹哨报到”实现了良性闭环运行。仿照淘宝等电商平台模式,在软件系统内设定了办事态度、办事效率、办事结果三大项,每项分别5星级评定,并给予评语的方式,对接哨主体给予评价,对评价结果每月以量化形式在微信公众号中通报,与接哨主体年末党建考评直接挂钩,问题严重的启动监督问责机制。

甘南县“吹哨报到”通过“甘南县党群服务云平台”手机APP直接吹哨,哨声在网内直达相关村、社区、乡镇或县直部门,县党群服务中心后端全程监控和监督接哨、办哨、评哨过程,做到“网内受理、线下办理、网内监督”,变“群众跑腿”为“数据跑路”,形成了一套科学化、智能化、专业化、闭环化的诉求受理机制。

据统计,截至4月28日,“吹哨报到”工作机制运行以来,受理问题183件,其中合理意见和问题155件,办结了131件,办结率84.5%,问题反映便捷、处理速度快捷、群众满意度较高,效果比较明显。

“通过党群服务平台,我们对全县吹哨数量,诉求类型及合理性,以及县直各部门、乡镇、村、社区接哨化解、上交、办理等情况进行大数据分析,能够更好地查找群众普遍关心的共性和难点问题,了解群众诉求,真实反映基层治理和部门工作中存在的漏洞,为科学决策提供依据。”丁泉宁说。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媒体关注    
0

打开基层治理新格局——中国扶贫的甘南样本(下)

时间:2020-06-02 11:40:08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宋广辉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25.png

甘南县党群服务中心的“吹哨报到”网络系统。  (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扶贫攻坚的那些日日夜夜,甘南县委书记丁泉宁经常下乡,查看贫困户家衣食住行有没有困难、扶贫干部有没有懈怠、扶贫政策落实有没有缩水。如今,他随时随地打开手机,就可以迅速了解到张三房子突然漏水、李四家需要母羊种兔、王五家申请的小额贷款正在办、赵六家申请的公益岗位已落实……

他手机里有一个甘南县党群服务平台的软件,上千名网格员在这个网络平台上“吹哨报到”,相关职能部门负责“接哨处理”,全县社情民意的大事小事,都能通过这个新型网络政务平台得到及时处理。

尽管全县55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甘南的帮扶工作并没有止步。经过扶贫攻坚“战役”洗礼的大批基层党员干部,正在党建网格机制的基础上,运用“互联网+大数据”手段,打开基层治理的新格局。

基层力量向农村下沉

中央巡视组的一位领导在黑龙江省巡查扶贫工作时,曾到甘南县随机暗访了两个村,问县委书记有没有到村里来过,两个村的贫困户都说“认得丁书记”,不但来过而且“问这问那”。中央巡视组领导很满意,想见见这位县委书记。丁泉宁得知消息时,正在其他贫困村检查工作,为了不在上级领导面前有作秀之嫌,他脱掉身上的脏衣服,换上同事身上相对干净的一身正装。

对待基层干部,丁泉宁并不希望他们穿正装,而是希望他们穿普通百姓的衣服,说普通百姓的话,既能和群众搞好关系,又能领着群众搞好经济。“全县所有贫困村我都走遍了。”丁泉宁说,他平时下乡时一般身穿耐脏的迷彩服,这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名普通干部,而不像县委书记。

2018年2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四川省成都市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时表示,在脱贫攻坚伟大实践中,我们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其中第一条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强化组织保证,落实脱贫攻坚一把手负责制,省市县乡村五级书记一起抓,为脱贫攻坚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围绕省里提出的“五级书记遍访”要求,甘南县开展了“四个走遍”活动。县委书记、县长走遍了全县所有贫困村,包乡县领导走遍所包乡镇的村和村民组,乡镇党委书记走遍所在乡镇村民组和贫困户,包村单位负责人走遍所包村的贫困户,村书记、村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走遍本村农户。

在扶贫攻坚阶段,整个甘南上至县委书记,下至驻村干部,人人都背着任务。一系列要求重心下沉的工作制度,压实大家的扶贫责任:科级以上干部每人都要包一个村;驻村工作队“5+4”驻村,即每周五天四夜要吃住在村;帮扶干部“1+4”包户。扶贫干部肩负的具体任务,是宣传政策、督导工作、发现问题、解决困难。看上去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做起来并不容易。

“村级组织的战斗力有待提升。”丁泉宁说,一些村级的党组织负责人年龄偏大,市场意识不强,在引领村民致富增收的作用发挥不足。随着本地乡村人口的持续外流,许多年轻劳力流向城市,留守老人比例大,观念保守,在响应政策号召、落实“造血”增收措施上有一定的难度。甘南亟需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着力打造一支“懂扶贫、会帮扶、作风硬”的扶贫干部队伍。

驻村扶贫工作队,为基层组织注入了活力,涌现出一大批兢兢业业的优秀典型。针对帮扶缺乏针对性、部分干部帮扶能力弱等问题,甘南分级分类对全县领导干部、行业部门干部、扶贫系统干部、帮扶干部、贫困村干部进行教育培训。针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深入开展专项治事,加强驻村管理,对无故不在岗和在岗不作为、不能为的干部予以教育惩戒。几年来,甘南县累计表彰了各类扶贫干部770人,重用提拔扶贫干部158人,对于工作不力的扶贫干部,通报批评116人,处分43人。

“扶贫攻坚,甘南不仅算经济账,也要算政治账。”丁泉宁说,通过几年来的扶贫攻坚,全县基层组织得到了强化,基层干部得到了成长,干群之间的亲密和谐关系得到巩固,也为全县的乡村振兴,提供了稳定优质的政治基本面支撑。

最让丁泉宁感到自豪的是,为了健全党组织领导下的基层治理体系,甘南县创建了“乡镇党委+党支部+网格员+群众”的组织体系,逐步实现管理全覆盖和服务全方位,完善了党组织和党员干部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长效机制。

党建网格在农村创建

近日,查哈阳乡富国村赵连荣家因电路意外发生火灾,彩钢结构住房,以及所有家具、家用电器和生活用品全部烧毁。突如其来的这场灾祸,让刚刚脱贫两年的赵家又变得一贫如洗。网格员付永龙第一时间来到他家,安抚老人的同时,向党群服务平台吹响了“防贫哨”,经过驻村工作队、村两委核实情况后,启动了防贫保险,保险公司赔付1.8万元钱。网格员付永龙说:如果没有这个保险,咱们的贫困户会因灾返贫,几年也缓不过来。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30.png

图为查哈阳乡富国村赵连荣家发生意外火灾。(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付永龙是甘南县1939个网格员中的一名。自2019年5月起,甘南在全县范围大力推进党建网格管理体系,并且与全县的脱贫攻坚、党建、乡村振兴、社区管理、城市建设等工作有机结合,这在东北地区乃至全国也并不多见。

“网格化管理”最早源于2004年北京市东城区“万米单元网格”的城市管理实践,北京试点探索8年之后在全市推行。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以网格化管理、社会化服务为方向,健全基层综合服务管理平台”,之后“网络化管理”全国广泛普及,但基本上都是作为“社会治理”意义上的创新模式,在各地的城市社区推行,直到党的十九大以后,才有一些农村地区开始探索“网格化管理”。而“网格化”作为党建的概念叫响,最早源于2017年上海静安寺街道的工作实践,2018年党建网格开始陆续在其他城市推行,农村地区依然罕见。

2019年5月,甘南县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创建“1+N”党建网格治理机制——“1”是指推进1套党建网格管理体系,“N”是指在网格体系推进落实N项中心工作,在广大农村地区织密网格,堪称农村基层党建的创新之举。

据悉,为了让基层党建网格设置更合理、力量更强大、作用更明显,甘南县将组织、民政、政法、公安、城管等职能部门在乡镇设置的多个网格整合为综合网格,重建网格体系,在乡镇划分为“三级网格”,即乡镇为一级网格(大网格),村(社区)为二级网格(中网格),村(社区)内区域为单元网格(小网格),确保党建网格资源集约、管理精细、运行规范。

甘南县在8个社区、110个村和9个乡镇直属单位共设立了1939个网格,农村和社区网格员分别按照不低于50、100户包扶县域内常住户,网格员直接归属村、社区党支部领导,县党群服务中心为每名网格员配发“党群服务云平台”手机APP账号,县乡村和社区通过该平台系统向网格员发布工作指令和任务,网格员通过手机APP接收任务、回传工作效果。

丁泉宁将这款专为甘南县干部群众定制的手机APP,命名为“吹哨报到”。网格员和群众,是两大吹哨主体。网格员在包户工作中,针对群众咨询、求助、举报、投诉类的问题,向村、社区反映;村和社区党组织解决不了的,直接转乡镇;乡镇解决不了的,乡镇将哨吹向县直部门或县党群服务中心;涉及多家部门联合解决的问题,由党群服务中心转相关县领导召开联席会议,确定牵头部门、责任部门办理。

为解决吹哨受阻和不及时的问题,该县开通了“甘南县党群服务云平台”微信公众号,群众可以在这里直接向相关责任主体吹哨,有效地避开了个别基层干部或组织不作为的问题。

5月1日,甘南县东风社区网格员听到居民反映,利丰小区院内有违建车库、车棚,造成小区居民出入极不方便,12点20分网格员向住建局吹哨,12点34分住建局核查情况后将案件移交至自然资源局,5月2日晚21点27分自然资源局接到网格员吹哨以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取证,于5月3日17点37分完成对违章建筑的拆除,全程耗时20个小时,此项工作解决了小区居民出行困难的问题,得到了小区群众的交口称赞,吹哨网格员也给予了五星好评。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34.png

甘南县东风社区利丰小区院内的违建车库、车棚被拆除。(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吹哨报到”打通“最后一百米”

5月22日,甘南镇社区工作的帮扶责任人王艳红来到所包扶的王艳芬家,发现平日总是笑容满面的王阿姨面带一丝愁容。2016年因病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王艳芬,已经顺利实现脱贫。为了巩固脱贫成果,镇里和村里都鼓励她利用小园种植蓝靛果,从而带来稳定的收入。王艳芬从来没有见过蓝靛果,她对王艳红说:听说蓝靛果是个好东西,种好的经济效益一定没问题,但是我什么也不懂,种不好就白干了。王艳红也没种过蓝靓果,但这难不倒她。拿出手机,登录“党群服务云平台”,王艳红向甘南镇政府农业专家“吹哨”求助,几分钟后,就收到蓝靛果种植技术和管理要点的解答。边学习边实践,不到两个小时的工夫,她们顺利地将半亩地蓝靛果全部栽种到小园。

王艳芬对“吹哨”扶贫的效率赞叹不已:“这才多大一会儿,不用我们跑腿,事就办完了。”

微信图片_20200602113541.png

小院种植蓝靛果。(甘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2020年初以来,甘南县全面推进“吹哨报到”,立足党建网格治理机制中网格员、党群服务云平台这两大基础,围绕“谁吹哨、谁接哨、谁督哨、谁评哨”这一闭环,创新思路、措施,着力构建基层治理的应急机制、服务群众的响应机制和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百米”的落实机制。

“党群服务云平台”APP按党群、综合协调、执法监督、民生保障、社会服务、行政审批等分类,录入了83家县直及中省直单位作为接哨主体,各村、社区、乡镇、县直和中省直部门均确定了1名接哨员和1名主管领导,其手机APP软件能即时接收到吹哨主体推送过来的问题。接哨后,主管领导审核,能立即办理的,立即办理,不能立即办理的,在平台系统内承诺时限办结,在县党群服务中心系统后台监督下,各接哨主体可以直接相互转哨,如果接哨员在短信提醒后未能接哨,平台系统将10分钟之内安排机器人电话催扰。

为了保证“最后一百米”的基层服务不被人为因素故意拖延,甘南设计了“逐级监督”的机制,推动及时办哨。该县采取三种监督方式推动接哨主体解决问题,一方面县级领导根据分管战线、包扶乡镇等给予授权账号,安装手机APP软件,县级领导可以随时查看分管战线单位或者包扶乡镇接哨办理进展统计,如果发现问题可以直接点击关注督促;另一方面,每个月县党群服务中心将所有接哨主体接哨和办哨进度情况进行通报,在微信公众号中发布,发挥社会监督作用;最后,启动问责机制,办哨主体上级党组织负责人直接约谈办哨主体负责人,如果不约谈处理,县纪委、县委组织部直接约谈这些部门党组或乡镇党委书记,并对办哨主体负责人及相关责任人在评先评优、提拔使用等方面不予考虑。

依托吹哨主体评价,“吹哨报到”实现了良性闭环运行。仿照淘宝等电商平台模式,在软件系统内设定了办事态度、办事效率、办事结果三大项,每项分别5星级评定,并给予评语的方式,对接哨主体给予评价,对评价结果每月以量化形式在微信公众号中通报,与接哨主体年末党建考评直接挂钩,问题严重的启动监督问责机制。

甘南县“吹哨报到”通过“甘南县党群服务云平台”手机APP直接吹哨,哨声在网内直达相关村、社区、乡镇或县直部门,县党群服务中心后端全程监控和监督接哨、办哨、评哨过程,做到“网内受理、线下办理、网内监督”,变“群众跑腿”为“数据跑路”,形成了一套科学化、智能化、专业化、闭环化的诉求受理机制。

据统计,截至4月28日,“吹哨报到”工作机制运行以来,受理问题183件,其中合理意见和问题155件,办结了131件,办结率84.5%,问题反映便捷、处理速度快捷、群众满意度较高,效果比较明显。

“通过党群服务平台,我们对全县吹哨数量,诉求类型及合理性,以及县直各部门、乡镇、村、社区接哨化解、上交、办理等情况进行大数据分析,能够更好地查找群众普遍关心的共性和难点问题,了解群众诉求,真实反映基层治理和部门工作中存在的漏洞,为科学决策提供依据。”丁泉宁说。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852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