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盐池:赶着滩羊奔小康

时间:2020-10-07 17:55:13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本刊记者 王健任

001.jpg

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重头戏”。对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来说,从被纳入宁夏五宝之一的滩羊皮,到被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认为“肉质最佳”的滩羊肉,这场“重头戏”的主角非盐池滩羊莫属。

关于滩羊,当地人心里有很多抹不去的记忆。过去,滩羊决定着全县70%左右农村家庭的生计问题。但过度放牧导致脆弱的草原大面积沙化,使百姓生存的“家园”与生活的“家底”双双陷入困境。

历史教训与现实需求给盐池县委和县政府出了一道难题:滩羊产业发展既面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脱贫期待,又面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生态风险,生态与脱贫如何抉择?

传统发展方式已难以为继,脱贫攻坚以来,盐池县委和县政府从依靠拼数量、拼生态的粗放经营,转到依靠拼质量、拼品牌的绿色经营上来,实现以滩羊为主导的特色产业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超过80%,让贫困群众赶着滩羊奔向小康。

从拼数量到拼质量  

一方水土养一方羊。盐池独特的地理和气候特色,孕育了盐池滩羊这一稀缺的地方绵羊品种。喝盐碱水、吃甘草的盐池滩羊,让几乎所有中国的美食家都认为这种羊肉品质最佳。

尽管盐池养羊已有几百年历史,可是真正靠养羊富起来的群众却没几户。盐池县皖记沟村62岁的贫困户王建武说,自己从不到20岁就开始养滩羊,养了三四十年,到前两年还是个“穷羊倌”。

吴忠市委常委、盐池县委书记滑志敏经过详细走访调研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滩羊的品质下降了,滩羊产业发展的质量也下降了。

“在没有建立起统一的购销渠道前,羊肉价格低得都不够养殖成本,好多养殖户赔得只能转行,严重制约了滩羊产业可持续发展。”滑志敏说,“另一方面,由于养殖户养殖不规范,羊的品质不一,不能有效地保护盐池滩羊这一地理标志商标。”

2002年,盐池县在全国率先开启全域封山禁牧,一夜之间,全县所有滩羊都舍饲圈养。即便是圈养,盐池县脆弱的生态环境也只有300万只滩羊的承载力。羊被“禁”足,也就喝不上盐碱水、吃不上甘草了,肉的品质也就下降了。再加上商贩们经常恶意压价,朴实的“羊倌”们没有其他销售渠道,只能“任人宰割”。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盐池县委和县政府把滩羊产业当成全县扶贫产业的“长子”,在质量上精耕细作,完善市场倒逼、龙头带动的滩羊产业发展机制,提升产业发展质量;推进滩羊产业标准化生产、质量追溯,提升滩羊的品质。

2017年7月,盐池县组建盐池滩羊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团”),开展滩羊收购进口和出口的统一工作,逐步实现盐池滩羊从购销价格、市场开拓、品牌宣传、营销策略、生产标准和饲草料使用上“六统一”。

集团用专业化的养殖服务,解决养殖群众的后顾之忧。养了100多只滩羊的王建武觉得自己不像“羊倌”,更像集团的“工人”。“饲料是集团统一配送的,种羊是从集团拉过来的,最后集团还要上门购羊。”王建武说,自己只管喂羊就行了,其他的集团都帮忙做了。

就像一艘滩羊产业发展的“航母”,集团自成立以来,通过建立“集团+协会+企业+合作社+养殖户+金融服务”的新型产业化联合模式,融资近2亿元,采取订单收购和社会化综合服务方式,与盐池县滩羊养殖户签订160万只养殖合同,销售收入达到4亿元。

如今,盐池滩羊的“生活水准”在全国数一数二。走在皖记沟村合作社的生态牧场里,单层保温板建设的羊舍,南北通透,冬暖夏凉;饮水设备一羊一孔,干净卫生;全牧场WiFi视频系统全覆盖,羊的一举一动清晰可见;为了让羊的体重保持在32~36斤,牧场有一条2公里的跑道,早晚都会让羊出去“跑步锻炼”;餐后,还要吃一包“中草药”、喝少量益生菌……

这是盐池县为保证滩羊肉品质而实施的精细化科学饲养模式之一。走精细化、高端化路子,让现在一只羊的利润超过了过去两只羊。“你看,挂着红色耳标的是被客户私人预订的羊。”王建武说,想要在牧场订购一只羊,需要花1880元或者2880元。其中,1880元的羊只为6个月龄。

虽然滩羊产业已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但在盐池县广袤的草原上,滩羊却难得一见。从放养、散养,逐步变为现在的规模化集中圈养,盐池县培育扶持滩羊龙头企业18家,发展滩羊养殖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近500家,建设滩羊养殖棚圈3.3万座,滩羊规模养殖基地300多个,规模化养殖比例60%,辐射带动农户1.98万户。

有限的产量决定了盐池滩羊不可能拼数量,瞄准中高端市场的盐池县,最终通过拼质量实现“盐池滩羊 难得一尝”的目标。2019年,盐池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860元,其中一半以上收入来自正稳步迈向全国高端市场的盐池滩羊。

从拼生态到拼品牌

2016年,盐池滩羊走上G20峰会,以一道冷盘“羊羔冻”征服了各国领导人的胃;2017年,盐池滩羊再次走上金砖五国厦门峰会,成为指定羊肉食材……四登国宴的传奇经历,让盐池滩羊声名远扬。

过去,这只来自干旱盐碱地的圈养滩羊,在高端市场上与国内其他地方的放养草原羊竞争时,往往“败阵而归”。光靠肉的品质好,没有品牌的盐池滩羊是无法成功走进高端化市场的。 

“我们始终致力于把‘盐池滩羊’打造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品牌。”滑志敏想把“盐池滩羊”做成百年品牌,成为贫困群众增收致富的名牌产品。

近年来,盐池县委和县政府从顶层设计上,完善了滩羊品牌发展的整体战略框架。2016年,委托浙江大学农业品牌研究院编制了《盐池滩羊肉公用品牌战略规划》,从品牌建设、宣传、推介等方面,构建起盐池滩羊肉区域公用品牌发展战略体系,形成盐池滩羊产业品牌发展纲领与行动指南,走出了一条精细化、差异化、高端化的符合自身发展实际的路子。

走进王建武家的羊圈,记者发现每只滩羊都佩戴电子耳标。王建武介绍,电子耳标上详细记录着每只羊的出生时间、检疫结果等信息,这是每只盐池滩羊的“身份证”,也是盐池县从源头实施监管,保护盐池滩羊肉品牌形象和信誉的措施之一。

品牌是产品的生命力。近年来,盐池县成功申报了“盐池滩羊”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和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对盐池滩羊商标使用企业、合作社及商户实行评星定级和末位淘汰制,对商标准用证进行重新审核和颁发,保护好这块“金字招牌”。

2020年年初,王建武又从集团订购了十几只刚刚满月的小羊,集团的工作人员送羊时还在羊圈外安装了一个摄像头,这些工作人员告诉王建武:“广东的几位顾客要私人订购你家的8只羊。”王建武不解,广东的顾客怎么知道他家的羊?

滑志敏说,这就是品牌的效应。前些年,为了推广“盐池滩羊”这个品牌,滑志敏辗转到各大城市推销,努力扩大“盐池滩羊”品牌知名度。滑志敏推销的办法很“笨”很简单,每次都背着羊肉、带着盐池的厨子,现场给各个经销商做一顿正宗的盐池滩羊。滩羊肉的美味,换来了经销商的订单,换来了四上国宴的宝贵机会。

借助国宴效应,盐池滩羊从此家喻户晓。如今,盐池滩羊在全国40个大中城市建立营销网络,与阿里巴巴盒马鲜生、京东进行战略合作,市场价格稳步提高、外销量明显增加。

品牌,也加快了盐池滩羊产业链的建设与完善。走进集团下属瑞牧供销公司的生产车间,经过24小时排酸后的羊肉,被工人们分割成羊腿、羊排、羊蝎子、羊腩等品类,逐个进入到各个精加工流水线。在冷藏车间门口,一车车羊肉被搬运出来,通过冷链车、快递公司或机场,直接发往全国各地。

有了金字招牌的盐池滩羊,如今品牌价值达到71.11亿元,变成了盐池县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金羊”。201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复《关于申请批准盐池县脱贫退出的请示》。至此,盐池县摘掉了穷帽子,成为宁夏首个脱贫退出县。

责任编辑胡津瑞
标签宁夏扶贫    
0
北部湾集团专题

盐池:赶着滩羊奔小康

时间:2020-10-07 17:55:13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本刊记者 王健任

001.jpg

产业扶贫,是脱贫攻坚的“重头戏”。对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来说,从被纳入宁夏五宝之一的滩羊皮,到被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认为“肉质最佳”的滩羊肉,这场“重头戏”的主角非盐池滩羊莫属。

关于滩羊,当地人心里有很多抹不去的记忆。过去,滩羊决定着全县70%左右农村家庭的生计问题。但过度放牧导致脆弱的草原大面积沙化,使百姓生存的“家园”与生活的“家底”双双陷入困境。

历史教训与现实需求给盐池县委和县政府出了一道难题:滩羊产业发展既面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脱贫期待,又面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生态风险,生态与脱贫如何抉择?

传统发展方式已难以为继,脱贫攻坚以来,盐池县委和县政府从依靠拼数量、拼生态的粗放经营,转到依靠拼质量、拼品牌的绿色经营上来,实现以滩羊为主导的特色产业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超过80%,让贫困群众赶着滩羊奔向小康。

从拼数量到拼质量  

一方水土养一方羊。盐池独特的地理和气候特色,孕育了盐池滩羊这一稀缺的地方绵羊品种。喝盐碱水、吃甘草的盐池滩羊,让几乎所有中国的美食家都认为这种羊肉品质最佳。

尽管盐池养羊已有几百年历史,可是真正靠养羊富起来的群众却没几户。盐池县皖记沟村62岁的贫困户王建武说,自己从不到20岁就开始养滩羊,养了三四十年,到前两年还是个“穷羊倌”。

吴忠市委常委、盐池县委书记滑志敏经过详细走访调研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滩羊的品质下降了,滩羊产业发展的质量也下降了。

“在没有建立起统一的购销渠道前,羊肉价格低得都不够养殖成本,好多养殖户赔得只能转行,严重制约了滩羊产业可持续发展。”滑志敏说,“另一方面,由于养殖户养殖不规范,羊的品质不一,不能有效地保护盐池滩羊这一地理标志商标。”

2002年,盐池县在全国率先开启全域封山禁牧,一夜之间,全县所有滩羊都舍饲圈养。即便是圈养,盐池县脆弱的生态环境也只有300万只滩羊的承载力。羊被“禁”足,也就喝不上盐碱水、吃不上甘草了,肉的品质也就下降了。再加上商贩们经常恶意压价,朴实的“羊倌”们没有其他销售渠道,只能“任人宰割”。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盐池县委和县政府把滩羊产业当成全县扶贫产业的“长子”,在质量上精耕细作,完善市场倒逼、龙头带动的滩羊产业发展机制,提升产业发展质量;推进滩羊产业标准化生产、质量追溯,提升滩羊的品质。

2017年7月,盐池县组建盐池滩羊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团”),开展滩羊收购进口和出口的统一工作,逐步实现盐池滩羊从购销价格、市场开拓、品牌宣传、营销策略、生产标准和饲草料使用上“六统一”。

集团用专业化的养殖服务,解决养殖群众的后顾之忧。养了100多只滩羊的王建武觉得自己不像“羊倌”,更像集团的“工人”。“饲料是集团统一配送的,种羊是从集团拉过来的,最后集团还要上门购羊。”王建武说,自己只管喂羊就行了,其他的集团都帮忙做了。

就像一艘滩羊产业发展的“航母”,集团自成立以来,通过建立“集团+协会+企业+合作社+养殖户+金融服务”的新型产业化联合模式,融资近2亿元,采取订单收购和社会化综合服务方式,与盐池县滩羊养殖户签订160万只养殖合同,销售收入达到4亿元。

如今,盐池滩羊的“生活水准”在全国数一数二。走在皖记沟村合作社的生态牧场里,单层保温板建设的羊舍,南北通透,冬暖夏凉;饮水设备一羊一孔,干净卫生;全牧场WiFi视频系统全覆盖,羊的一举一动清晰可见;为了让羊的体重保持在32~36斤,牧场有一条2公里的跑道,早晚都会让羊出去“跑步锻炼”;餐后,还要吃一包“中草药”、喝少量益生菌……

这是盐池县为保证滩羊肉品质而实施的精细化科学饲养模式之一。走精细化、高端化路子,让现在一只羊的利润超过了过去两只羊。“你看,挂着红色耳标的是被客户私人预订的羊。”王建武说,想要在牧场订购一只羊,需要花1880元或者2880元。其中,1880元的羊只为6个月龄。

虽然滩羊产业已成为全县的支柱产业,但在盐池县广袤的草原上,滩羊却难得一见。从放养、散养,逐步变为现在的规模化集中圈养,盐池县培育扶持滩羊龙头企业18家,发展滩羊养殖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近500家,建设滩羊养殖棚圈3.3万座,滩羊规模养殖基地300多个,规模化养殖比例60%,辐射带动农户1.98万户。

有限的产量决定了盐池滩羊不可能拼数量,瞄准中高端市场的盐池县,最终通过拼质量实现“盐池滩羊 难得一尝”的目标。2019年,盐池县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860元,其中一半以上收入来自正稳步迈向全国高端市场的盐池滩羊。

从拼生态到拼品牌

2016年,盐池滩羊走上G20峰会,以一道冷盘“羊羔冻”征服了各国领导人的胃;2017年,盐池滩羊再次走上金砖五国厦门峰会,成为指定羊肉食材……四登国宴的传奇经历,让盐池滩羊声名远扬。

过去,这只来自干旱盐碱地的圈养滩羊,在高端市场上与国内其他地方的放养草原羊竞争时,往往“败阵而归”。光靠肉的品质好,没有品牌的盐池滩羊是无法成功走进高端化市场的。 

“我们始终致力于把‘盐池滩羊’打造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品牌。”滑志敏想把“盐池滩羊”做成百年品牌,成为贫困群众增收致富的名牌产品。

近年来,盐池县委和县政府从顶层设计上,完善了滩羊品牌发展的整体战略框架。2016年,委托浙江大学农业品牌研究院编制了《盐池滩羊肉公用品牌战略规划》,从品牌建设、宣传、推介等方面,构建起盐池滩羊肉区域公用品牌发展战略体系,形成盐池滩羊产业品牌发展纲领与行动指南,走出了一条精细化、差异化、高端化的符合自身发展实际的路子。

走进王建武家的羊圈,记者发现每只滩羊都佩戴电子耳标。王建武介绍,电子耳标上详细记录着每只羊的出生时间、检疫结果等信息,这是每只盐池滩羊的“身份证”,也是盐池县从源头实施监管,保护盐池滩羊肉品牌形象和信誉的措施之一。

品牌是产品的生命力。近年来,盐池县成功申报了“盐池滩羊”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和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对盐池滩羊商标使用企业、合作社及商户实行评星定级和末位淘汰制,对商标准用证进行重新审核和颁发,保护好这块“金字招牌”。

2020年年初,王建武又从集团订购了十几只刚刚满月的小羊,集团的工作人员送羊时还在羊圈外安装了一个摄像头,这些工作人员告诉王建武:“广东的几位顾客要私人订购你家的8只羊。”王建武不解,广东的顾客怎么知道他家的羊?

滑志敏说,这就是品牌的效应。前些年,为了推广“盐池滩羊”这个品牌,滑志敏辗转到各大城市推销,努力扩大“盐池滩羊”品牌知名度。滑志敏推销的办法很“笨”很简单,每次都背着羊肉、带着盐池的厨子,现场给各个经销商做一顿正宗的盐池滩羊。滩羊肉的美味,换来了经销商的订单,换来了四上国宴的宝贵机会。

借助国宴效应,盐池滩羊从此家喻户晓。如今,盐池滩羊在全国40个大中城市建立营销网络,与阿里巴巴盒马鲜生、京东进行战略合作,市场价格稳步提高、外销量明显增加。

品牌,也加快了盐池滩羊产业链的建设与完善。走进集团下属瑞牧供销公司的生产车间,经过24小时排酸后的羊肉,被工人们分割成羊腿、羊排、羊蝎子、羊腩等品类,逐个进入到各个精加工流水线。在冷藏车间门口,一车车羊肉被搬运出来,通过冷链车、快递公司或机场,直接发往全国各地。

有了金字招牌的盐池滩羊,如今品牌价值达到71.11亿元,变成了盐池县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金羊”。201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复《关于申请批准盐池县脱贫退出的请示》。至此,盐池县摘掉了穷帽子,成为宁夏首个脱贫退出县。

责任编辑:胡津瑞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联系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杂志订阅|网站声明|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756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乡村振兴网:XXX(署名)”除与中国乡村振兴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乡村振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中国乡村振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