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驻村,那一缕乡愁(文字类二等奖)

时间:2020-10-15 18:07:53来源: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作者:胡德

驻村是一种回归。我是农民的儿子,去驻村,就是去感恩。2017年以来,我以县人大机关干部的身份,在鸡场坡镇红岩村任驻村第一书记,结识了不少农民,他们是我的乡愁,我将永远走在驻村路上……

朱万祥那块地

青岗寨子贫困户朱万祥,种几块瘦地,打点临工,供5个孩子读书,生活穷迫,是我驻村当中一件难以割舍的心事。

两夫妻挺勤劳,起早贪黑,上坡下地,把天种亮,把地种黑,总想把五个孩子供出头,总想把日子过好。

农村大兴退耕还林、农业结构调整,他挺积极,全部把自己的田地退下来,栽上科技桃,一心指望那片桃林,梦想过上《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歌唱的生活。那一年,他还入了党,凡是村里安排的工作,他都做在前头,是村里树立的农民好榜样。可是那片桃林花是开了,果是结了,但个头小,酸不溜秋的,像山上结的野毛桃。别说摘去卖,就是送人吃都没人要。科技桃对他的打击很大,从此,他含泪丢下那片桃林,只顾种岩旮旯里那几块瘦地,瘦地不出粮食,只能种红薯、黄豆之类的杂粮,杂粮卖出钱,不够五个孩子读书生活费,两夫妻要天不亮,抢在别人前头进城背背篼,挣苦力钱,才能勉强供孩子读书。为了供孩子读书,家里喂不起猪牛,两夫妻吃不像吃,穿不像穿,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含泪把读高中的大儿子叫出去打工,可是大儿子打工没半年,就倒断腰杆,常年在家卧床不起,除了照顾儿子,还要照顾卧床不起的岳母,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我来驻村,看到这样的贫困现状,让人揪心,责任良心受到鞭策和谴责。

我给朱万祥算过一笔账,四个孩子,二个读大学,二个读初中,有国家“三免一补”教育补助、“营养餐计划”做主要支撑,剩下就是孩子们平时生活填补费用,每月一共至少要1600元,相当于“低保”。瘦地种杂粮根本种不出钱,两夫妻主要靠

打临工挣钱,每月2000元。除了供孩子,剩下400元,只能勉强维持两夫妻家庭费用。要改变现状,还得找出路。

我一心想改变朱万祥的生活现状,三番五次找上门,和他摆心事,找出路。2018年,我去林业局,给朱万祥争取了村护林员指标,每年有1万元的生态补助。年底,县里落实“党的政策进万家“送电视机给贫困户,我给朱万祥送去了一台电视机,朱万祥爱看中央农村频道,掌握了许多科技致富信息,他对脱贫致富充满信心。2019年,我为朱万祥找工做,联系了化处镇一家朵贝茶场,要了两个员工名额,包吃住,每月纯赚6000元。我动员朱万祥夫妻做茶场工人,收入高些,可朱万祥嫌打工地点较远,照顾不了病卧在床的儿子和岳母。我又在城里找了一家农业园区两名员工名额,这样离家较近且收入也比较客观,可是朱万祥同样以此为由不想做。我失望问他:“你到底想干嘛?你要尽快摆脱困境啊!”朱万祥沉默半天,只说一句:“谢谢你好心了,胡兄弟!”

朱万祥是有心事的。我告诫自己不要急,不要逼他,要找机会慢慢开化他。

今年春节,我去看望朱万祥,给她女儿带去一件衣服,那件衣服是我买给我女儿的,我女儿嫌不时髦,放着不穿,我索性带去给朱万祥女儿了。我也怕他女儿嫌弃,不想她女儿穿上去漂漂亮亮的,笑得像朵花。朱万祥也笑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开心笑过。我趁机问他:“万祥哥,你不打工,要做什么呢?”朱万祥才说真话:“其实,照顾儿子岳母都是次要的,我心头还是放不下那片桃林,放不下我的土地,我要把桃林砍了,种蜂糖李,从哪里倒下就在哪里爬起来,我还是相信政策科学!”听了朱万祥心里话,我真想上去拥抱这个农民兄弟。

今年4月,我牵挂着朱万祥,我想赶快到他家去,和他一块盘活那块土地……

那些花儿

在红岩村驻村,我老牵挂着那些留守儿童。

红岩村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很多,每年过完年,农民工们就全部外出了,留下满村子的留守儿童躲在墙角,没爹没妈疼,看到让人心疼。

就拿菜子冲苗寨来说,留守儿童就有23个。村委是原来的红岩小学,那个操场,就是那些留守儿童玩乐的天地。工作之余,我就站在窗前,看她们嬉戏,听她们唱歌,只要听到那些像鸟儿一样叽喳的歌声笑声,工作的疲惫就消失了。和我一块驻村的小詹嫌他们吵闹,总想赶走她们,我止住说:“要珍惜,那种快乐难得啊。”

有几个小姑娘很可爱,她们在操场玩着玩着,会悄悄上楼来,躲在我的窗户下面,然后悄悄伸出脑袋瞅我,有时候我假装没看见,拿一本书挡住脸,听她们唧唧啾啾议论,有时候,我对她们板个鬼脸,她们就像一群小鸟一样叽叽喳喳飞散了。这样来的次数多了,她们不怕了,大大咧咧走进我的办公室,翻我的书,大人似的问这问那,她们成为我的朋友了。每逢村食堂开饭,只要见到她们还在操场玩耍,我就叫她们一起吃饭,吃完饭,他们给我洗碗,给我唱歌。

每逢回家,我都要带点糖果去哄她们,而每次回家,她们都要躲在墙角,目送我走远。每次回村,她们都要从墙角飞出来,迎接我。每次开车路过红岩小学,我都要等她们放学,任凭车内挤满欢声笑语。

她们是李欣欣、熊思颖、李琼香、祝全雨……一群可爱的孩子。

其中的李欣欣,不爱说话,每次见到我,只是笑。后来知道,她爹妈在浙江永康打工头十年,只有几次过年才回家。我在贫困户留守儿童档案上记下李欣欣的生日,待到她生日那天,我进城买了一包糖果,专门挑了一个布娃娃,和那一群留守儿童一起,为她过生日。那一天,她紧紧搂着布娃娃,背过身去,只顾悄悄落泪。“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我一边拍手一边唱,孩子们一个个接着拍手接着唱。小欣欣眼角挂着泪珠,笑了。

2018年过年,她的爹妈回家,专门请我去她家坐,还邀请寨子里我认识的朋友着陪,其中有个朋友笑着说:“如不嫌弃,就让欣欣认你干爹吧。”“好啊!”我开心答应了。朋友说:“其实,红岩的留守儿童,都是你的儿女。”我得到村民朋友们这样认可,是我驻村美好的心愿。

红岩村有这样的留守儿童56个,每逢“六一”节,我要带上56个书包和56个文具盒,去和她们过“六一”节,我对她们说:“孩子们,你们的爸爸妈妈外出打工,是爱家,爱你们。你们只有好好读书,他们才不牵挂,也只有你们好好读书,他们才安心打工,才是你们最好的报答!”

每当红岩的春天到来,刺梨花开满山,油菜花开满田野,我就带着那些留守儿童去踏青,看他们奔跑在山坡田野,听他们笑声在山川河流飘荡,那是我驻村的朵朵花儿……

杜仕琼的危改房

杜仕琼老人在贵阳捡垃圾十多年,2018年回村要住房来了。

她原来家住红岩村大土寨,2000年死了丈夫,改嫁到织金,没过几年又死了丈夫,就到贵阳捡垃圾为生。2018年回村了,在寨子里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吃转转饭,最终落到睡在寨子路边一个废弃的厕所里,寨子里的人都认为他疯了。

有一天,她跑到村委要房子住,有的村干部也认为她是疯子,说她嫁出本村已经十多年了,曾经还享受过农村危房改造政策,现在却睡厕所,这是正常人做的吗?我想,疯子也是人,绝不能让人睡厕所。杜仕琼的事,成了我驻村的心事。寨子里有人告诉我,杜仕琼没有睡厕所,晚上睡在他二哥家,铺张床在厕所是摆样子,做给人看的,目的是要危改。有思想的人会是疯子吗?我决定对杜仕琼住房问题作专题调查,我把她接到村委,听她讲事由。查户口、查村危改户档案,走访大土寨子群众。其实,杜仕琼人嫁到织金,户口还在本村的,还属于红岩村人。2000年享受过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可是房子下个基脚丈夫就死了,房子没砌成,就跟着织金人到织金去过日子了。他有三个儿子,在外打工十多年,没回过村看望老人,对杜仕琼老人不尽孝道。杜仕琼也没有疯,他讲话思路清醒,会说感谢之类的话。她老屋基前面有一棵枇杷树,枇杷熟了,还专门跑到村委,叫我去掏枇杷吃,是一个挺善良的老人。她只不过是遭遇不幸,在城里捡垃圾回来,没着落了就睡厕所,人们就认为她疯了。

现在,杜仕琼老人一个人生活,无房住,愁吃穿,挺艰难,她是精准扶贫的一个典型。我打听到她儿子们的电话,联系过好几次,就是联系不上。我和村支书、村主任商量,如何解决杜仕琼问题。村支书、村主任都说,村里还有一间卫生室,先让杜仕琼老人住下来。我整理调查报告向镇里汇报,建议及时解决杜仕琼危改和低保,确保吃穿不愁,有住房。镇里很重视这件事,马上向村里安排了杜仕琼的危改和低保。可是,又面临新问题,危改资金不够砌房子,杜仕琼没钱垫,不想要危改了。我和村支书、村主任分别上门找她亲戚做思想工作,晚上开了个家庭院坝会。事情才算落实下来。她的一个侄儿愿意为她添补建房资金缺口,其他亲戚、邻居都愿意出建房义务工。

杜仕琼的危改房就这样建起来了。来年初夏,她住进了新房。那天,她专门跑到村委找我,请我去看她的新房。我当然高兴了。兴匆匆和她一起去看新房,只见初夏的阳光洒满新房,青瓦白墙,新崭崭的,那棵老枇杷树庇护着新房,金灿灿的枇杷缀满枝头,人站在院坝上,伸手可摘。

杜仕琼老人摘来枇杷招待我,逢人就抹泪说:“这小叔真好,就是把我当人看,我哪是疯子嘛!”

他们的病

农村人怕病,一人病全家贫。绝不能让一个贫困人口卧病不起,那是我们驻村帮扶瞄准要做的事。

菜籽冲苗寨祝永学老人,七十来岁,贫困低保户。痛胃病常年卧床,一痛就遍地打滚,只敢喝稀饭,怕吃一口好的。他家就在村委隔壁,刚驻村的一天,我听到有人呻吟,便起床去找人,只看见他在床上疼痛打滚,他老伴站在旁边眼巴巴干着急。我急忙问他哪点痛,他说胃痛,老毛病十多年了。我急忙开车去村诊所抓药,回来给他喂药。好了点,他抓住我的手紧紧不放。我安慰他好好养病,现在国家医保政策好得很,低保户报销98%,并且先医人不用垫钱,他不信,只相信自己挖来的草药。我说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会给你办好的,他仍然不相信。我把手机号留给他,说:”有啥难事就打电话给我。”

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联系县医院院长、县民政局局长,为祝永学老人做好住院准备工作,局长、院长很爽快,干净利落安排了不用垫钱先住院、出院后合医报销的事宜。我开车送祝永学老人去县医院,为他办好一切住院手续,当我把他安顿在病房躺下的时候,祝永学又一次拉着我的手紧紧不放。他说:“不敢相信是真的,痛胃病十多年,不敢买药、不敢住院,怕用钱……”我说:“你是贫困户、低保户,治病有国家保着,不用你花钱。”祝永学说:“哪晓得啊,穷怕了!”我安慰他好好住院治病,出院时还要来接他回家。

半个月后,接到祝永学从医院打来电话,首先听到他一串爽朗的笑声,然后说:“好了好了,肚子好了,吃饭香了,我要出院了!”。我说:“马上来接你”。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开车去接祝永学回家。

祝永学病好了。每天从村委出来经过他家,他都要拉我去他家坐,摆他过苦日子的故事给我听。他每天起得早早的,悄悄帮我们打扫村委院坝。我劝他别扫了,我们年纪轻轻来驻村,自己会扫。可是老人家倔得很,每天只顾埋头扫地,他要用这“倔”的方式来答谢我们。我们只好每天陪她扫地,不仅扫村委,还扫寨子串户路,我们聘请他做菜子冲卫生保洁员。

菜子冲整个苗寨信奉基督教,他是教堂的主事。圣诞节时,菜子冲苗民们要聚餐过节,他邀请我去作客,我掏出200元给他说:“心意领了,就不去了,改天去你家吃。”

2018年大年初一,祝永学打电话来,要我去他家过年。我提起果品来到他家,他做了几大钵肉招待我,腊肉片子有指头厚,他和老伴直往我的碗里堆腊肉,堆得尖尖的。我说:“您老人肚子好了,你吃给我看看香不香”。祝永学急忙夹起一大片腊肉往嘴里送,连说:“香香香”。祝永学劝我吃肉,说:“你快吃,我家腊肉香不香?”我急忙学他那样吃肉,也连说:“香香香”。

红岩脚贫困户黄慧慧,患肺结核十多年,瘦成一把骨头,躺在床上等死,看到令人揪心。她有5个娃娃,大不大小不小的,全靠丈夫刘德贵一个人撑着,日子愈发艰难。驻村第一天,我走访他家,她躺在床上呻吟,床边爬着两个还不到读书年龄的孩子。我坐在她身边,了解她病情和生活状况。她说话上气接不着下气,我不忍心再打扰她,留下手机号码,说刘德贵回来就叫他找我。当天晚上,刘德贵打来了电话,我对他说:“你妻子的病不能再拖了,我联系好医院,我们送她去住院吧。”刘德贵激动得半天说不上话。

当前晚上,我打通了县医院院长、县卫生局局长电话,说:“没办法了,只能三番五次找你们领导了,这次是保命大事。”院长老家是红岩村的,通情地说:“送来吧,开绿色通道,尽医院最大能力救。”

天不亮,我和刘德贵一起,把他妻子送到县医院,办了不垫钱先救人的事宜,黄慧慧住院了,眼角流下泪水,直叫我是好人。我说:”我也是农村人,知道农民苦。”我鼓励她好好治病,现在国家医疗技术先进,病会慢慢好的。

过了一个月,刘德贵打电话来说,医院停药了,那种药合医不报销。我打电话给院长,院长说确实如此,那种药不在医保范围。我问用那种药一年要花多少钱,院长说要七、八万。我无奈,不能眼睁睁见人死啊。院长说:“给卫生局长说吧,只有这办法了。”我急忙打通局长的电话,向他求情了。局长说:“人命关天,你这个驻村书记我服了。”黄慧慧继续用上保命药了。我看见刘德贵蹲在墙角哭泣,我把他扶起来,说:“没事,大丈夫不落泪。”

过几天,刘德贵来村委找我,一句话不说,仍下一条烟就跑了。我追上去把烟扔给他,大喊:“德贵哥,不能这样,黄慧慧的命,我也担一份!”过后,村里落实养牛项目,我给刘德贵打了5000元养牛款在他的“一折通”上,让他家里有头耕牛。村里召开民主评议会评低保户,我把黄慧慧户提上议事日程,村民代表全票通过了。大家都认为黄慧慧一家的生活要兜底保障。

黄慧慧在县医院医了两年多,最终没保住命。那天晚上,刘德贵打电话告诉我,她死了。让我来坐夜(也叫守夜)。生前她惦记着你。我说:“我一定来。”这是我的痛心事,我一定要去看黄慧慧一眼。

菜子冲贫困户王兴贵老人,在一天黄昏,突发脑梗死,昏死在地上,只听见她儿媳大喊:“救命——”,我从村委跑到他家,只见他儿媳把他抱起,直掐人中,人已奄奄一息,我急忙和寨子里的人抬他上车,赶赴县医院抢救,王兴贵已危在旦夕,县医院不敢接受,要求转安顺市医院,时间就是生命,我把身上仅有的700元钱租了救护车,火速转往安顺市医院抢救,抢得了王兴贵老人一条命。

现在,王兴贵老人能坐在院坝上晒太阳了,一见到我,就乐呵呵笑着打招呼。杨明富、毛忠琼、夏志琼、杨国辉、熬正英、刘焕文……我几乎走遍了红岩村

所有农户病人,力所能及帮助他们解决医疗救助保障,让他们好好活着,看到美好生活的希望……(作者单位:贵州省普定县人大常委会)

责任编辑胡津瑞
标签我所经历的脱贫攻坚故事    
0

驻村,那一缕乡愁(文字类二等奖)

时间:2020-10-15 18:07:53

来源: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作者:胡德

驻村是一种回归。我是农民的儿子,去驻村,就是去感恩。2017年以来,我以县人大机关干部的身份,在鸡场坡镇红岩村任驻村第一书记,结识了不少农民,他们是我的乡愁,我将永远走在驻村路上……

朱万祥那块地

青岗寨子贫困户朱万祥,种几块瘦地,打点临工,供5个孩子读书,生活穷迫,是我驻村当中一件难以割舍的心事。

两夫妻挺勤劳,起早贪黑,上坡下地,把天种亮,把地种黑,总想把五个孩子供出头,总想把日子过好。

农村大兴退耕还林、农业结构调整,他挺积极,全部把自己的田地退下来,栽上科技桃,一心指望那片桃林,梦想过上《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歌唱的生活。那一年,他还入了党,凡是村里安排的工作,他都做在前头,是村里树立的农民好榜样。可是那片桃林花是开了,果是结了,但个头小,酸不溜秋的,像山上结的野毛桃。别说摘去卖,就是送人吃都没人要。科技桃对他的打击很大,从此,他含泪丢下那片桃林,只顾种岩旮旯里那几块瘦地,瘦地不出粮食,只能种红薯、黄豆之类的杂粮,杂粮卖出钱,不够五个孩子读书生活费,两夫妻要天不亮,抢在别人前头进城背背篼,挣苦力钱,才能勉强供孩子读书。为了供孩子读书,家里喂不起猪牛,两夫妻吃不像吃,穿不像穿,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含泪把读高中的大儿子叫出去打工,可是大儿子打工没半年,就倒断腰杆,常年在家卧床不起,除了照顾儿子,还要照顾卧床不起的岳母,这无疑是雪上加霜。我来驻村,看到这样的贫困现状,让人揪心,责任良心受到鞭策和谴责。

我给朱万祥算过一笔账,四个孩子,二个读大学,二个读初中,有国家“三免一补”教育补助、“营养餐计划”做主要支撑,剩下就是孩子们平时生活填补费用,每月一共至少要1600元,相当于“低保”。瘦地种杂粮根本种不出钱,两夫妻主要靠

打临工挣钱,每月2000元。除了供孩子,剩下400元,只能勉强维持两夫妻家庭费用。要改变现状,还得找出路。

我一心想改变朱万祥的生活现状,三番五次找上门,和他摆心事,找出路。2018年,我去林业局,给朱万祥争取了村护林员指标,每年有1万元的生态补助。年底,县里落实“党的政策进万家“送电视机给贫困户,我给朱万祥送去了一台电视机,朱万祥爱看中央农村频道,掌握了许多科技致富信息,他对脱贫致富充满信心。2019年,我为朱万祥找工做,联系了化处镇一家朵贝茶场,要了两个员工名额,包吃住,每月纯赚6000元。我动员朱万祥夫妻做茶场工人,收入高些,可朱万祥嫌打工地点较远,照顾不了病卧在床的儿子和岳母。我又在城里找了一家农业园区两名员工名额,这样离家较近且收入也比较客观,可是朱万祥同样以此为由不想做。我失望问他:“你到底想干嘛?你要尽快摆脱困境啊!”朱万祥沉默半天,只说一句:“谢谢你好心了,胡兄弟!”

朱万祥是有心事的。我告诫自己不要急,不要逼他,要找机会慢慢开化他。

今年春节,我去看望朱万祥,给她女儿带去一件衣服,那件衣服是我买给我女儿的,我女儿嫌不时髦,放着不穿,我索性带去给朱万祥女儿了。我也怕他女儿嫌弃,不想她女儿穿上去漂漂亮亮的,笑得像朵花。朱万祥也笑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开心笑过。我趁机问他:“万祥哥,你不打工,要做什么呢?”朱万祥才说真话:“其实,照顾儿子岳母都是次要的,我心头还是放不下那片桃林,放不下我的土地,我要把桃林砍了,种蜂糖李,从哪里倒下就在哪里爬起来,我还是相信政策科学!”听了朱万祥心里话,我真想上去拥抱这个农民兄弟。

今年4月,我牵挂着朱万祥,我想赶快到他家去,和他一块盘活那块土地……

那些花儿

在红岩村驻村,我老牵挂着那些留守儿童。

红岩村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很多,每年过完年,农民工们就全部外出了,留下满村子的留守儿童躲在墙角,没爹没妈疼,看到让人心疼。

就拿菜子冲苗寨来说,留守儿童就有23个。村委是原来的红岩小学,那个操场,就是那些留守儿童玩乐的天地。工作之余,我就站在窗前,看她们嬉戏,听她们唱歌,只要听到那些像鸟儿一样叽喳的歌声笑声,工作的疲惫就消失了。和我一块驻村的小詹嫌他们吵闹,总想赶走她们,我止住说:“要珍惜,那种快乐难得啊。”

有几个小姑娘很可爱,她们在操场玩着玩着,会悄悄上楼来,躲在我的窗户下面,然后悄悄伸出脑袋瞅我,有时候我假装没看见,拿一本书挡住脸,听她们唧唧啾啾议论,有时候,我对她们板个鬼脸,她们就像一群小鸟一样叽叽喳喳飞散了。这样来的次数多了,她们不怕了,大大咧咧走进我的办公室,翻我的书,大人似的问这问那,她们成为我的朋友了。每逢村食堂开饭,只要见到她们还在操场玩耍,我就叫她们一起吃饭,吃完饭,他们给我洗碗,给我唱歌。

每逢回家,我都要带点糖果去哄她们,而每次回家,她们都要躲在墙角,目送我走远。每次回村,她们都要从墙角飞出来,迎接我。每次开车路过红岩小学,我都要等她们放学,任凭车内挤满欢声笑语。

她们是李欣欣、熊思颖、李琼香、祝全雨……一群可爱的孩子。

其中的李欣欣,不爱说话,每次见到我,只是笑。后来知道,她爹妈在浙江永康打工头十年,只有几次过年才回家。我在贫困户留守儿童档案上记下李欣欣的生日,待到她生日那天,我进城买了一包糖果,专门挑了一个布娃娃,和那一群留守儿童一起,为她过生日。那一天,她紧紧搂着布娃娃,背过身去,只顾悄悄落泪。“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我一边拍手一边唱,孩子们一个个接着拍手接着唱。小欣欣眼角挂着泪珠,笑了。

2018年过年,她的爹妈回家,专门请我去她家坐,还邀请寨子里我认识的朋友着陪,其中有个朋友笑着说:“如不嫌弃,就让欣欣认你干爹吧。”“好啊!”我开心答应了。朋友说:“其实,红岩的留守儿童,都是你的儿女。”我得到村民朋友们这样认可,是我驻村美好的心愿。

红岩村有这样的留守儿童56个,每逢“六一”节,我要带上56个书包和56个文具盒,去和她们过“六一”节,我对她们说:“孩子们,你们的爸爸妈妈外出打工,是爱家,爱你们。你们只有好好读书,他们才不牵挂,也只有你们好好读书,他们才安心打工,才是你们最好的报答!”

每当红岩的春天到来,刺梨花开满山,油菜花开满田野,我就带着那些留守儿童去踏青,看他们奔跑在山坡田野,听他们笑声在山川河流飘荡,那是我驻村的朵朵花儿……

杜仕琼的危改房

杜仕琼老人在贵阳捡垃圾十多年,2018年回村要住房来了。

她原来家住红岩村大土寨,2000年死了丈夫,改嫁到织金,没过几年又死了丈夫,就到贵阳捡垃圾为生。2018年回村了,在寨子里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吃转转饭,最终落到睡在寨子路边一个废弃的厕所里,寨子里的人都认为他疯了。

有一天,她跑到村委要房子住,有的村干部也认为她是疯子,说她嫁出本村已经十多年了,曾经还享受过农村危房改造政策,现在却睡厕所,这是正常人做的吗?我想,疯子也是人,绝不能让人睡厕所。杜仕琼的事,成了我驻村的心事。寨子里有人告诉我,杜仕琼没有睡厕所,晚上睡在他二哥家,铺张床在厕所是摆样子,做给人看的,目的是要危改。有思想的人会是疯子吗?我决定对杜仕琼住房问题作专题调查,我把她接到村委,听她讲事由。查户口、查村危改户档案,走访大土寨子群众。其实,杜仕琼人嫁到织金,户口还在本村的,还属于红岩村人。2000年享受过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可是房子下个基脚丈夫就死了,房子没砌成,就跟着织金人到织金去过日子了。他有三个儿子,在外打工十多年,没回过村看望老人,对杜仕琼老人不尽孝道。杜仕琼也没有疯,他讲话思路清醒,会说感谢之类的话。她老屋基前面有一棵枇杷树,枇杷熟了,还专门跑到村委,叫我去掏枇杷吃,是一个挺善良的老人。她只不过是遭遇不幸,在城里捡垃圾回来,没着落了就睡厕所,人们就认为她疯了。

现在,杜仕琼老人一个人生活,无房住,愁吃穿,挺艰难,她是精准扶贫的一个典型。我打听到她儿子们的电话,联系过好几次,就是联系不上。我和村支书、村主任商量,如何解决杜仕琼问题。村支书、村主任都说,村里还有一间卫生室,先让杜仕琼老人住下来。我整理调查报告向镇里汇报,建议及时解决杜仕琼危改和低保,确保吃穿不愁,有住房。镇里很重视这件事,马上向村里安排了杜仕琼的危改和低保。可是,又面临新问题,危改资金不够砌房子,杜仕琼没钱垫,不想要危改了。我和村支书、村主任分别上门找她亲戚做思想工作,晚上开了个家庭院坝会。事情才算落实下来。她的一个侄儿愿意为她添补建房资金缺口,其他亲戚、邻居都愿意出建房义务工。

杜仕琼的危改房就这样建起来了。来年初夏,她住进了新房。那天,她专门跑到村委找我,请我去看她的新房。我当然高兴了。兴匆匆和她一起去看新房,只见初夏的阳光洒满新房,青瓦白墙,新崭崭的,那棵老枇杷树庇护着新房,金灿灿的枇杷缀满枝头,人站在院坝上,伸手可摘。

杜仕琼老人摘来枇杷招待我,逢人就抹泪说:“这小叔真好,就是把我当人看,我哪是疯子嘛!”

他们的病

农村人怕病,一人病全家贫。绝不能让一个贫困人口卧病不起,那是我们驻村帮扶瞄准要做的事。

菜籽冲苗寨祝永学老人,七十来岁,贫困低保户。痛胃病常年卧床,一痛就遍地打滚,只敢喝稀饭,怕吃一口好的。他家就在村委隔壁,刚驻村的一天,我听到有人呻吟,便起床去找人,只看见他在床上疼痛打滚,他老伴站在旁边眼巴巴干着急。我急忙问他哪点痛,他说胃痛,老毛病十多年了。我急忙开车去村诊所抓药,回来给他喂药。好了点,他抓住我的手紧紧不放。我安慰他好好养病,现在国家医保政策好得很,低保户报销98%,并且先医人不用垫钱,他不信,只相信自己挖来的草药。我说这事你不用操心,我会给你办好的,他仍然不相信。我把手机号留给他,说:”有啥难事就打电话给我。”

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联系县医院院长、县民政局局长,为祝永学老人做好住院准备工作,局长、院长很爽快,干净利落安排了不用垫钱先住院、出院后合医报销的事宜。我开车送祝永学老人去县医院,为他办好一切住院手续,当我把他安顿在病房躺下的时候,祝永学又一次拉着我的手紧紧不放。他说:“不敢相信是真的,痛胃病十多年,不敢买药、不敢住院,怕用钱……”我说:“你是贫困户、低保户,治病有国家保着,不用你花钱。”祝永学说:“哪晓得啊,穷怕了!”我安慰他好好住院治病,出院时还要来接他回家。

半个月后,接到祝永学从医院打来电话,首先听到他一串爽朗的笑声,然后说:“好了好了,肚子好了,吃饭香了,我要出院了!”。我说:“马上来接你”。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开车去接祝永学回家。

祝永学病好了。每天从村委出来经过他家,他都要拉我去他家坐,摆他过苦日子的故事给我听。他每天起得早早的,悄悄帮我们打扫村委院坝。我劝他别扫了,我们年纪轻轻来驻村,自己会扫。可是老人家倔得很,每天只顾埋头扫地,他要用这“倔”的方式来答谢我们。我们只好每天陪她扫地,不仅扫村委,还扫寨子串户路,我们聘请他做菜子冲卫生保洁员。

菜子冲整个苗寨信奉基督教,他是教堂的主事。圣诞节时,菜子冲苗民们要聚餐过节,他邀请我去作客,我掏出200元给他说:“心意领了,就不去了,改天去你家吃。”

2018年大年初一,祝永学打电话来,要我去他家过年。我提起果品来到他家,他做了几大钵肉招待我,腊肉片子有指头厚,他和老伴直往我的碗里堆腊肉,堆得尖尖的。我说:“您老人肚子好了,你吃给我看看香不香”。祝永学急忙夹起一大片腊肉往嘴里送,连说:“香香香”。祝永学劝我吃肉,说:“你快吃,我家腊肉香不香?”我急忙学他那样吃肉,也连说:“香香香”。

红岩脚贫困户黄慧慧,患肺结核十多年,瘦成一把骨头,躺在床上等死,看到令人揪心。她有5个娃娃,大不大小不小的,全靠丈夫刘德贵一个人撑着,日子愈发艰难。驻村第一天,我走访他家,她躺在床上呻吟,床边爬着两个还不到读书年龄的孩子。我坐在她身边,了解她病情和生活状况。她说话上气接不着下气,我不忍心再打扰她,留下手机号码,说刘德贵回来就叫他找我。当天晚上,刘德贵打来了电话,我对他说:“你妻子的病不能再拖了,我联系好医院,我们送她去住院吧。”刘德贵激动得半天说不上话。

当前晚上,我打通了县医院院长、县卫生局局长电话,说:“没办法了,只能三番五次找你们领导了,这次是保命大事。”院长老家是红岩村的,通情地说:“送来吧,开绿色通道,尽医院最大能力救。”

天不亮,我和刘德贵一起,把他妻子送到县医院,办了不垫钱先救人的事宜,黄慧慧住院了,眼角流下泪水,直叫我是好人。我说:”我也是农村人,知道农民苦。”我鼓励她好好治病,现在国家医疗技术先进,病会慢慢好的。

过了一个月,刘德贵打电话来说,医院停药了,那种药合医不报销。我打电话给院长,院长说确实如此,那种药不在医保范围。我问用那种药一年要花多少钱,院长说要七、八万。我无奈,不能眼睁睁见人死啊。院长说:“给卫生局长说吧,只有这办法了。”我急忙打通局长的电话,向他求情了。局长说:“人命关天,你这个驻村书记我服了。”黄慧慧继续用上保命药了。我看见刘德贵蹲在墙角哭泣,我把他扶起来,说:“没事,大丈夫不落泪。”

过几天,刘德贵来村委找我,一句话不说,仍下一条烟就跑了。我追上去把烟扔给他,大喊:“德贵哥,不能这样,黄慧慧的命,我也担一份!”过后,村里落实养牛项目,我给刘德贵打了5000元养牛款在他的“一折通”上,让他家里有头耕牛。村里召开民主评议会评低保户,我把黄慧慧户提上议事日程,村民代表全票通过了。大家都认为黄慧慧一家的生活要兜底保障。

黄慧慧在县医院医了两年多,最终没保住命。那天晚上,刘德贵打电话告诉我,她死了。让我来坐夜(也叫守夜)。生前她惦记着你。我说:“我一定来。”这是我的痛心事,我一定要去看黄慧慧一眼。

菜子冲贫困户王兴贵老人,在一天黄昏,突发脑梗死,昏死在地上,只听见她儿媳大喊:“救命——”,我从村委跑到他家,只见他儿媳把他抱起,直掐人中,人已奄奄一息,我急忙和寨子里的人抬他上车,赶赴县医院抢救,王兴贵已危在旦夕,县医院不敢接受,要求转安顺市医院,时间就是生命,我把身上仅有的700元钱租了救护车,火速转往安顺市医院抢救,抢得了王兴贵老人一条命。

现在,王兴贵老人能坐在院坝上晒太阳了,一见到我,就乐呵呵笑着打招呼。杨明富、毛忠琼、夏志琼、杨国辉、熬正英、刘焕文……我几乎走遍了红岩村

所有农户病人,力所能及帮助他们解决医疗救助保障,让他们好好活着,看到美好生活的希望……(作者单位:贵州省普定县人大常委会)

责任编辑:胡津瑞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756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