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帮扶架起连心桥——在王堡驻村的点滴记忆(文字类二等奖)

时间:2020-10-15 17:44:57来源: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作者:张世全

时光如水流逝,转眼间,我已经在王堡村度过了近两年的时光。两年来,我走遍了王堡村的山山水水、沟壑梁峁,就连老百姓平日里不走的坡坡洼洼、不串的户、不走的路都走到了。从初进山村鸡鸣犬吠不相识的日子,到走过了草枯草荣、经冬历春的岁月,村中的鸡犬都看熟了眼,见了工作队员摇尾撒欢儿,就像欢迎主人一般。

王堡村地处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安国镇西北部,是一个纯山区村,东南距安国镇政府20公里,距崆峒区城区40公里,有一半的路程是山路;西北与宁夏彭阳县接壤,平均海拔1600-1900米之间,常年温度比城区低3—5℃。村域面积12.3平方公里,全村4个自然村,有175户689人,人均耕地5亩。农户主导产业为种植与养殖业。2013年底,全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89户359人,当时贫困发生率52.1%。经过近几年的努力与发展,全村稳步实现整体脱贫,贫困发生率为0%。大西北的山村,也不全是外人印象中的穷山恶水,光秃秃的土地寸草不生。实际上,从生态环境上来说,王堡村也是山青水秀,植被覆盖良好,森林覆盖率达到75%以上,山涧小溪淙淙流淌,春夏秋一年三季到处都绿茵茵的。春夏之交,漫山遍野的槐子花儿竞相开放,紫色的苜蓿花、蓝色的胡麻花紧随其后,一片片的洋芋花儿也不甘落后的绽放了,漫地蓝茵茵的覆盖着,四川、内蒙等地的放蜂人纷涌而来,辛勤的蜜蜂嗡嗡嗡地采摘洁白素净的槐花酿蜜。只是到了冬天,一切繁华复又归于宁静,除了路边的松柏等常绿乔木,大地又变成了土地的色彩。但是随着近年来新农村建设和绿化步伐的不断加快,山头的绿色也在一步步的扩大着。

2019年元月,我被派到王堡村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村第一书记。初来乍到,冬日的王堡村,残雪覆盖,消融的雪水使道路泥泞不堪,大部分民房比较破旧。看到这样的情景我还是有被震惊感觉。可是既来之则安之。作为工作队队长,我积极开展工作,与镇包村干部、村、社干部一起多次深入田间地头和农户家中,进一步走访了解户内具体情况,与农户面对面拉家常谈心交流,了解群众的发展意愿。经过与村班子讨论座谈,综合村情实际,从基础设施和帮扶增收两个方面制定了具体的《王堡村精准扶贫帮扶工作计划(2019—2020年)》,确定了硬化通村道路、解决行路难问题,加强危房改造、提升居住条件,推进厕所革命、改善农村环境卫生,引导农户建棚修窖、积极发展养殖业等具体的帮扶推进措施。

计划制定出来了,落地落实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一方面,村上现在居住条件不好的户,大部分没有修建的意愿,区上的补贴标准一时还不明朗。另一方面,部分户因为在城区有房子或者租住,不愿意建设。而2019年农村危房已进入全面脱贫攻坚冲刺清零阶段。根据入户摸底排查,全村有C、D级危房25户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还有一些住房也不容乐观。怎么办?经工作队与村班子商量后,决定工作队员与村干部分成三个小组,五次三番的入户,耐心地做户里的思想动员工作。可是,思想工作是那么好做的吗?“房子是我住的,关你啥事?我修不修与你有关系吗?”这是态度好的农户。态度不好的,工作队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地上门动员,使有些农户不胜其烦,直接把工作队轰出来了。态度恶劣、恶语相向更是常有的事:“你滚出去!你滚出去!跑我们家来干什么?我们修不修房子关你们啥事?谁要你到我家来叨叨叨、叨叨叨?”还有的户,在工作队入户时,在家里摔东西、砸东西给工作队难堪,甚至摩拳擦掌的要打工作队员。受了委屈,有的队员想不通,说:“咱们到底为了啥?给他们建新房,反被人家撵出来,咱们划得来吗?”可这不是划得来划不来的事,是必须落实的任务。为了啥?就为了老百姓两不愁三保障,就为了人民群众一同奔小康。缓一半天,我们再入户、再动员。或者找其亲戚谈话让去给动员,或者找他们的邻居、朋友再去做思想动员工作。

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人的工作的确是最难做的。但思想工作做通了,一切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而要完成危房改造和新建任务,只有农户思想接受了,想通了,房屋才能落地建设。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次,真的,连农户也说不清工作队在他们家来的次数了。终于,大部分农户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在他们的欢声笑语和辛勤劳作中,2年来,新建改建房舍51户,新建的25户红琉璃瓦覆顶、青白瓷砖贴面的砖木结构新房耸立在了王堡大地上;改建的26户房屋旧貌换新颜,红瓦白墙在秋阳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大部分户里的问题解决了,小堡垒却一时拿不下来。有一户人家,任凭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做工作,户里就是不修。该想的办法都想到了,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户里无动于衷。这就是东庄社的李浙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养了4头牛、10多只羊,还种有小麦、玉米、胡麻等农作物。入户做工作还经常找不见人,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在他放羊的山坡上,有时候在他家里,给他做工作,他不吵、也不嚷,但无论怎样做工作,都不修。他家里,工作队去了,村干部去了,包村的副镇长也去了。我们去大多数拣中午十二点吃饭的时候去,李浙周才在家。平时不是下地里劳动了,就是与人合伙放羊去了,要么就是赶集去了,浪亲戚去了,总之,大多数时候家里没有人,门上一把锁,锁完所有的家当。工作队来到门外,牛在吃草,见人哞哞叫两声继续吃草,接待我们的是半锈的铁锁。有一次,我给老李打电话,他说不在家中,别来了。可是我问别人,说他在家中。为了避开他的视线,于是我绕了一条道到山顶上,看他在家中,而且不是一个人。便很快到了他家,他看到我有些意外。家里有客人,老李的外甥女带着两岁的孩子来浪外家,他们正在吃饭,韭菜洋芋面片。老李非要给我盛饭吃。说实在的,到了吃饭时间,我也肚子饿了。但老李家吃饭也不方便,况且有亲戚。我说不吃饭,今天找你还是老问题,你的房屋改造事。很快吃完了饭,外甥女收拾洗涮去了,老李这才打开了话匣子:“老母亲去年中秋节过世了,兄弟招亲走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一是我干啥也没心劲儿,二是这房子虽说快三十年了,漏雨,但是还是能把我奈何①下场的。我都快六十岁的人了,还能活多少年?我真的不想修。”我劝道:“老李,2020年全民奔小康,国家的大政方针你是知道的。这是我们的目标,解决老百姓的两不愁三保障,是我们的责任。你看你的房子漏雨,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责任就没尽到,你的三保障之一也没有达到啊!”可是不管怎样劝说,老李始终不吐核②,一句话,就是不修房。当天,包村的王副镇长也在村上,听说我在老李家,也来了,一同给老李做工作,老李还是一句话,不修。从老李家回到村部,已经过了下午两点半,我们的肚子都不知道饥饿的感觉了。

户主自己不修,也不准许别人在他家院子里动土?这可把人难住了。怎么办呢?后经工作队、村班子商议并报包村副镇长同意,决定由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会牵头,工作队员、村社干部、全村公益岗人员共同参与无偿为老李家建房子。我和副镇长又一次找老李谈心、耐心做工作。这次老李同意了,但是有一样,他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既拿不出建房的费用也不能为大家提供伙食,只能供应点开水。只要同意建房子,这些问题由镇政府、工作队解决。说干就干,包村副镇长负责协调事宜,工作队与村两委班子负责每天施工、现场人员的调配指挥并亲自参加劳动。工作队员曹光祖垫付了10000元,购买了木料、砂石砖瓦等材料,李浙周家的房子开建了。为了缩短工期、尽快建成,“工人们”渴了喝老李家提供的开水,饿了啃自带的干粮、吃泡面。经过四五天的努力,老李家的新房脊挺立起来了。不但建成了新房,还垒起了院墙,打扫了院落,清运了院子里堆积如小山的陈年垃圾、牛羊粪便土、废酒瓶等等,整个院落耳目一新。老李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以后每次碰见工作队员,或者到村委会来办啥事,都热情地主动同我们打招呼,邀请我们去他家坐一坐、逛一逛。

工作队吃住在村,全方位开展村上的工作。在全力以赴抓好危房冲刺清零工作的同时,按照“帮扶工作计划”有序推进了通村道路硬化、厕所革命、人居环境和风貌革命、养殖业发展等工作的开展。这期间,老百姓同我们吵吵闹闹、甚至执拳相向的事都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工作队就像救火队长一样奔波在王堡村的山山洼洼、沟峁梁畔,东家出、西家进,或者化解矛盾、排解困难,或者开展技术指导、帮助安装户厕设备,或者填埋管道,帮助村民碾场、帮忙喂牲口铡草……总之,一切为了老百姓早日脱贫,一切为了推动王堡村工作顺利开展。不能按时吃饭那是经常的事儿。用我的顺口溜概括起来,那就是:坡陡路滑山沟深,羊肠小道也走人。饥肠辘辘饭时过,卷烟聊天话桑农。天蓝地碧白云轻,青山如黛槐花闻。访视入户寻常事,翻山越涧过枯岭。

终朝每日在乡间,驻村不问酸和甜。工作队员的甘苦有谁知道呢?工作队的管理以所在的乡镇政府管理为主,派出单位业务指导,考勤统一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钉钉”软件在“甘肃省驻村帮扶工作队管理平台”打卡。农村的工作是多方面的、琐碎而复杂的,大凡小事都囊括其中,都与工作队有丝丝缕缕的关系。工作队员吃在村上住在村上,鸟雀的欢叫,唤醒清晨寂静的黎明,迎来初升的朝阳,工作队员伴着东升的旭日在村里、在地头、在田间,与农民群众拉家常、聊收成,日复一日走村串户,迎来了又一个冬去春回夏至秋复来。有时候忙于琐碎事务,却忘记了打卡签到,辛劳的工作变成了未出勤乃至旷工。这个事儿向谁说呢?与镇上、区扶贫办衔接说没有办法,与“甘肃省驻村帮扶工作队管理平台”管理员联系,回复“没有办法,长个记性。”即使如此,工作队员依然全身心地投入到扶贫工作中。今年7月18日开始,甘肃省正式启动脱贫攻坚普查。7月份,正是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也正是高考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工作,工作队员安顺春没有回城陪伴女儿高考,依然驻村坚持工作。好在王堡村顺利通过了脱贫攻坚普查,安顺春的女儿也考上了满意的大学,对工作队来说,也是双喜临门。

通过工作队与村两委班子的共同努力,王堡村道路硬化全面完成顺利通车,拓宽延长了村社硬化路程,新增硬化路4.32公里,进一步便利了村民出行;全村新建牛棚20座,贫困户新购基础母牛10户18头,新繁殖牛犊100头,全村养牛达到70户500多头;发展小规模安全养猪15户70多口;小规模养羊12户100多只。

有力推进垃圾革命和风貌革命,建成无害化卫生厕所60户,建成“美丽庭院”“清洁示范户”70户,搬离土窑洞9户,人居环境不断改善。同时,在镇党委、政府的领导下,进一步加强村班子建设。新选任副支书1名、副主任1名,招录大学生文书1名,村级工作力量得到了充实加强。

如今的王堡村,蓝天白云映照,青山绿水环抱,红瓦白墙映衬,村社道路硬化畅通,村班子凝心聚力,老百姓心和气顺,全村顺利实现了脱贫,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5565元。在党的富民政策春风吹拂下,王堡村的老百姓正在全面小康的康庄大道上阔步前进。

(作者为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安国镇王堡村第一书记)

责任编辑胡津瑞
标签文学    
0

帮扶架起连心桥——在王堡驻村的点滴记忆(文字类二等奖)

时间:2020-10-15 17:44:57

来源: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作者:张世全

时光如水流逝,转眼间,我已经在王堡村度过了近两年的时光。两年来,我走遍了王堡村的山山水水、沟壑梁峁,就连老百姓平日里不走的坡坡洼洼、不串的户、不走的路都走到了。从初进山村鸡鸣犬吠不相识的日子,到走过了草枯草荣、经冬历春的岁月,村中的鸡犬都看熟了眼,见了工作队员摇尾撒欢儿,就像欢迎主人一般。

王堡村地处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安国镇西北部,是一个纯山区村,东南距安国镇政府20公里,距崆峒区城区40公里,有一半的路程是山路;西北与宁夏彭阳县接壤,平均海拔1600-1900米之间,常年温度比城区低3—5℃。村域面积12.3平方公里,全村4个自然村,有175户689人,人均耕地5亩。农户主导产业为种植与养殖业。2013年底,全村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89户359人,当时贫困发生率52.1%。经过近几年的努力与发展,全村稳步实现整体脱贫,贫困发生率为0%。大西北的山村,也不全是外人印象中的穷山恶水,光秃秃的土地寸草不生。实际上,从生态环境上来说,王堡村也是山青水秀,植被覆盖良好,森林覆盖率达到75%以上,山涧小溪淙淙流淌,春夏秋一年三季到处都绿茵茵的。春夏之交,漫山遍野的槐子花儿竞相开放,紫色的苜蓿花、蓝色的胡麻花紧随其后,一片片的洋芋花儿也不甘落后的绽放了,漫地蓝茵茵的覆盖着,四川、内蒙等地的放蜂人纷涌而来,辛勤的蜜蜂嗡嗡嗡地采摘洁白素净的槐花酿蜜。只是到了冬天,一切繁华复又归于宁静,除了路边的松柏等常绿乔木,大地又变成了土地的色彩。但是随着近年来新农村建设和绿化步伐的不断加快,山头的绿色也在一步步的扩大着。

2019年元月,我被派到王堡村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村第一书记。初来乍到,冬日的王堡村,残雪覆盖,消融的雪水使道路泥泞不堪,大部分民房比较破旧。看到这样的情景我还是有被震惊感觉。可是既来之则安之。作为工作队队长,我积极开展工作,与镇包村干部、村、社干部一起多次深入田间地头和农户家中,进一步走访了解户内具体情况,与农户面对面拉家常谈心交流,了解群众的发展意愿。经过与村班子讨论座谈,综合村情实际,从基础设施和帮扶增收两个方面制定了具体的《王堡村精准扶贫帮扶工作计划(2019—2020年)》,确定了硬化通村道路、解决行路难问题,加强危房改造、提升居住条件,推进厕所革命、改善农村环境卫生,引导农户建棚修窖、积极发展养殖业等具体的帮扶推进措施。

计划制定出来了,落地落实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一方面,村上现在居住条件不好的户,大部分没有修建的意愿,区上的补贴标准一时还不明朗。另一方面,部分户因为在城区有房子或者租住,不愿意建设。而2019年农村危房已进入全面脱贫攻坚冲刺清零阶段。根据入户摸底排查,全村有C、D级危房25户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还有一些住房也不容乐观。怎么办?经工作队与村班子商量后,决定工作队员与村干部分成三个小组,五次三番的入户,耐心地做户里的思想动员工作。可是,思想工作是那么好做的吗?“房子是我住的,关你啥事?我修不修与你有关系吗?”这是态度好的农户。态度不好的,工作队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地上门动员,使有些农户不胜其烦,直接把工作队轰出来了。态度恶劣、恶语相向更是常有的事:“你滚出去!你滚出去!跑我们家来干什么?我们修不修房子关你们啥事?谁要你到我家来叨叨叨、叨叨叨?”还有的户,在工作队入户时,在家里摔东西、砸东西给工作队难堪,甚至摩拳擦掌的要打工作队员。受了委屈,有的队员想不通,说:“咱们到底为了啥?给他们建新房,反被人家撵出来,咱们划得来吗?”可这不是划得来划不来的事,是必须落实的任务。为了啥?就为了老百姓两不愁三保障,就为了人民群众一同奔小康。缓一半天,我们再入户、再动员。或者找其亲戚谈话让去给动员,或者找他们的邻居、朋友再去做思想动员工作。

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人的工作的确是最难做的。但思想工作做通了,一切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而要完成危房改造和新建任务,只有农户思想接受了,想通了,房屋才能落地建设。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次,真的,连农户也说不清工作队在他们家来的次数了。终于,大部分农户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在他们的欢声笑语和辛勤劳作中,2年来,新建改建房舍51户,新建的25户红琉璃瓦覆顶、青白瓷砖贴面的砖木结构新房耸立在了王堡大地上;改建的26户房屋旧貌换新颜,红瓦白墙在秋阳的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大部分户里的问题解决了,小堡垒却一时拿不下来。有一户人家,任凭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做工作,户里就是不修。该想的办法都想到了,该做的工作都做了,户里无动于衷。这就是东庄社的李浙周,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养了4头牛、10多只羊,还种有小麦、玉米、胡麻等农作物。入户做工作还经常找不见人,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在他放羊的山坡上,有时候在他家里,给他做工作,他不吵、也不嚷,但无论怎样做工作,都不修。他家里,工作队去了,村干部去了,包村的副镇长也去了。我们去大多数拣中午十二点吃饭的时候去,李浙周才在家。平时不是下地里劳动了,就是与人合伙放羊去了,要么就是赶集去了,浪亲戚去了,总之,大多数时候家里没有人,门上一把锁,锁完所有的家当。工作队来到门外,牛在吃草,见人哞哞叫两声继续吃草,接待我们的是半锈的铁锁。有一次,我给老李打电话,他说不在家中,别来了。可是我问别人,说他在家中。为了避开他的视线,于是我绕了一条道到山顶上,看他在家中,而且不是一个人。便很快到了他家,他看到我有些意外。家里有客人,老李的外甥女带着两岁的孩子来浪外家,他们正在吃饭,韭菜洋芋面片。老李非要给我盛饭吃。说实在的,到了吃饭时间,我也肚子饿了。但老李家吃饭也不方便,况且有亲戚。我说不吃饭,今天找你还是老问题,你的房屋改造事。很快吃完了饭,外甥女收拾洗涮去了,老李这才打开了话匣子:“老母亲去年中秋节过世了,兄弟招亲走了,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一是我干啥也没心劲儿,二是这房子虽说快三十年了,漏雨,但是还是能把我奈何①下场的。我都快六十岁的人了,还能活多少年?我真的不想修。”我劝道:“老李,2020年全民奔小康,国家的大政方针你是知道的。这是我们的目标,解决老百姓的两不愁三保障,是我们的责任。你看你的房子漏雨,这个问题不解决,我们的责任就没尽到,你的三保障之一也没有达到啊!”可是不管怎样劝说,老李始终不吐核②,一句话,就是不修房。当天,包村的王副镇长也在村上,听说我在老李家,也来了,一同给老李做工作,老李还是一句话,不修。从老李家回到村部,已经过了下午两点半,我们的肚子都不知道饥饿的感觉了。

户主自己不修,也不准许别人在他家院子里动土?这可把人难住了。怎么办呢?后经工作队、村班子商议并报包村副镇长同意,决定由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会牵头,工作队员、村社干部、全村公益岗人员共同参与无偿为老李家建房子。我和副镇长又一次找老李谈心、耐心做工作。这次老李同意了,但是有一样,他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既拿不出建房的费用也不能为大家提供伙食,只能供应点开水。只要同意建房子,这些问题由镇政府、工作队解决。说干就干,包村副镇长负责协调事宜,工作队与村两委班子负责每天施工、现场人员的调配指挥并亲自参加劳动。工作队员曹光祖垫付了10000元,购买了木料、砂石砖瓦等材料,李浙周家的房子开建了。为了缩短工期、尽快建成,“工人们”渴了喝老李家提供的开水,饿了啃自带的干粮、吃泡面。经过四五天的努力,老李家的新房脊挺立起来了。不但建成了新房,还垒起了院墙,打扫了院落,清运了院子里堆积如小山的陈年垃圾、牛羊粪便土、废酒瓶等等,整个院落耳目一新。老李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以后每次碰见工作队员,或者到村委会来办啥事,都热情地主动同我们打招呼,邀请我们去他家坐一坐、逛一逛。

工作队吃住在村,全方位开展村上的工作。在全力以赴抓好危房冲刺清零工作的同时,按照“帮扶工作计划”有序推进了通村道路硬化、厕所革命、人居环境和风貌革命、养殖业发展等工作的开展。这期间,老百姓同我们吵吵闹闹、甚至执拳相向的事都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工作队就像救火队长一样奔波在王堡村的山山洼洼、沟峁梁畔,东家出、西家进,或者化解矛盾、排解困难,或者开展技术指导、帮助安装户厕设备,或者填埋管道,帮助村民碾场、帮忙喂牲口铡草……总之,一切为了老百姓早日脱贫,一切为了推动王堡村工作顺利开展。不能按时吃饭那是经常的事儿。用我的顺口溜概括起来,那就是:坡陡路滑山沟深,羊肠小道也走人。饥肠辘辘饭时过,卷烟聊天话桑农。天蓝地碧白云轻,青山如黛槐花闻。访视入户寻常事,翻山越涧过枯岭。

终朝每日在乡间,驻村不问酸和甜。工作队员的甘苦有谁知道呢?工作队的管理以所在的乡镇政府管理为主,派出单位业务指导,考勤统一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钉钉”软件在“甘肃省驻村帮扶工作队管理平台”打卡。农村的工作是多方面的、琐碎而复杂的,大凡小事都囊括其中,都与工作队有丝丝缕缕的关系。工作队员吃在村上住在村上,鸟雀的欢叫,唤醒清晨寂静的黎明,迎来初升的朝阳,工作队员伴着东升的旭日在村里、在地头、在田间,与农民群众拉家常、聊收成,日复一日走村串户,迎来了又一个冬去春回夏至秋复来。有时候忙于琐碎事务,却忘记了打卡签到,辛劳的工作变成了未出勤乃至旷工。这个事儿向谁说呢?与镇上、区扶贫办衔接说没有办法,与“甘肃省驻村帮扶工作队管理平台”管理员联系,回复“没有办法,长个记性。”即使如此,工作队员依然全身心地投入到扶贫工作中。今年7月18日开始,甘肃省正式启动脱贫攻坚普查。7月份,正是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也正是高考的时候,为了不影响工作,工作队员安顺春没有回城陪伴女儿高考,依然驻村坚持工作。好在王堡村顺利通过了脱贫攻坚普查,安顺春的女儿也考上了满意的大学,对工作队来说,也是双喜临门。

通过工作队与村两委班子的共同努力,王堡村道路硬化全面完成顺利通车,拓宽延长了村社硬化路程,新增硬化路4.32公里,进一步便利了村民出行;全村新建牛棚20座,贫困户新购基础母牛10户18头,新繁殖牛犊100头,全村养牛达到70户500多头;发展小规模安全养猪15户70多口;小规模养羊12户100多只。

有力推进垃圾革命和风貌革命,建成无害化卫生厕所60户,建成“美丽庭院”“清洁示范户”70户,搬离土窑洞9户,人居环境不断改善。同时,在镇党委、政府的领导下,进一步加强村班子建设。新选任副支书1名、副主任1名,招录大学生文书1名,村级工作力量得到了充实加强。

如今的王堡村,蓝天白云映照,青山绿水环抱,红瓦白墙映衬,村社道路硬化畅通,村班子凝心聚力,老百姓心和气顺,全村顺利实现了脱贫,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5565元。在党的富民政策春风吹拂下,王堡村的老百姓正在全面小康的康庄大道上阔步前进。

(作者为甘肃省平凉市崆峒区安国镇王堡村第一书记)

责任编辑:胡津瑞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756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乡村振兴网:XXX(署名)”除与中国乡村振兴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乡村振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中国乡村振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