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若问政策好不好,但看“孔乙己”嘻嘻笑(文字类二等奖)

时间:2020-10-15 17:55:24来源: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作者:何兴伟

有人说,在中国的每个村庄都有一个“孔乙己”!“万德发”——正是龙山村的“孔乙己”!

龙山村,贵阳市二十极贫困村之一,位于“王学圣地”——修文县城西北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2018年3月27日,我来到龙山村开展驻村工作,并担任第一书记。

全村606户2238人,国家建档立卡贫困户有18户。其中大部分青壮年在外务工,留在村里的大多数是老弱病残幼,基本上属于“386199”部队。

而万德发,就是村里面的一个孤寡老人,87岁的老万是这18户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他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般的存在——清高、迂腐、而又充满爱心和慈善。他身上“孔乙己”式的特质从一开始就吸引着我,他是和我发生故事最多的一个,也是在脱贫攻坚工作中给我感触最深的一个。他就像一面明晃晃的大镜子,不时反映着我们的驻村工作,我们的帮扶成效。第一次走访老万这个“孔乙己”,七老八十的他竟然和我坐在小火堆旁畅谈了两三个小时,还给我烧洋芋吃,更用颤巍巍抖的手将自己用塑料袋裹了又裹的“黄果树”牌纸烟非常慷慨地与我一起分享。他就如同一个“守村人”,静静的见证了龙山村几十年来的发展、非常知足地享受国家政策红利的惠顾,在我三年的驻村工作中,陪伴着我、激励着我、见证着我。

“孔乙己”的“清高”篇

中山装别钢笔是标配

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而老万更是村里穿中山装、并配备钢笔的唯一的人。

“年轻时的孔乙己身穿中山装,上衣胸口的口袋中时常别一支钢笔,一米七五的个子,走起路来冲的很!”

龙山村的村主任经常这样给我说老万的轶事。直到现在,老万依然一年四季“中山装”常穿于身。小时候上过几年书,在他潜藏的思维里,他是个有点文化的人,要讲究点,他不能把自己和一般老百姓看待,总得有些地方和大家不一样才对头,还是要讲究点精气神。

我是医家,我不缺钱

“我是个医家!”这是老万的一个手利,一门吃饭的技术。实际上,老万早些年就是一个摆地摊卖草药的,但医术还是值得认可的。那时候,左邻右舍,甚至县城的许多人都知道他。

“和我一样贫穷的我就不收钱,好的就适当收点。”老万给人看病,卖草药是在做善事。在今年疫情期间,村里有一个王姓老年人眼睛痛,脚杆痛,因为疫情出行不便,突然想到村里还有老万这样一个“江湖郎中”,但又想他已经80多岁了,不知道他的药还灵不灵,本打算就是试一试,谁知老万的几副家传老中药竟然把问题解决了。不仅如此,老万还是采取“非接触式医疗”方式进行。因为在今年2月4日,

隔壁村确诊了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员。因此,从大年初三开始,我便加入到了疫情防控工作一线,成为了奋战疫情一线的一名“逆行者”,卡点执勤、志愿服务、入户宣传、协调物资……与全体干部职工累计走访村民6万人次,发放各类宣传资

料4万多份,张贴宣传标语近200条……而老万按照我们的要求,不串门串户,乖乖呆在家中,通过他侄儿帮助“电话问诊”后进而进行药材配制医疗的。后来王老人家人要感谢他,准备三百元钱打酒喝,可老万说,“我是医家,政府领导给我的钱还有的,我不缺钱,嘻嘻嘻……”

我也喜欢看报纸

“这个领导好得很,他说要给我们修房子,就修了嘞!你看我现在住的都是新房子嘞,嘻嘻嘻。”老万指着报纸上的习近平总书记的头像说。而这几张报纸刚好就是前几天我组织他们贫困户进行政策宣讲时报纸,他说他也喜欢看报纸,让我送几张给他。实际上,他也认不了几个字。“这个领导姓‘徐’喔?”

“不对,不姓‘徐’,是姓‘习’,学习的‘习’,是我们国家的主席,总书记,让帮修房子的就是他了。”老万年龄大了,耳朵不好,讲话讲不明,我给他进行了解释。

“喔,这个领导好得很!”老万又重复了一遍。

“我说个谜语给你猜,是报纸上说嘞:屋头有根藤,藤上结个瓜,一到太阳落,屋头就开花。”

“你说是哪样?”

真想不到老万还有这一处,我说我不知道。

就是前几天你给我修的那个“电灯”了嘛,嘻嘻嘻……老万得意洋洋地说。“我们小时候都是点煤油灯,烧柴,现在好咯,有电咯!”

“孔乙己”的“迂腐”篇

我的名字我要自家写——“萬德發”

有一次村里面组织召开贫困户蜜蜂养殖分红会议,分红名单上需要每个贫困户签字,当时我以为这个老年人眼睛不好,估计也不识字,本想替他签名,然后他摁手印,谁知他说“书记,我的名字我要自家写,上面领导给我说,扶贫领钱的名字要自家写。”接着,只见到颤颤抖抖拿起笔,在签领表上硬生生的用繁体字描画出自己的大名——“萬德發”。

“规矩意识!”

当时我有点震撼,这不就是“规矩意识吗?”如果我们脱贫攻坚的所有扶贫项目,所有的涉农资金都能让这样看似“迂腐”却实为“讲规矩、守纪律”实实在在的人来执行和推动,那是多么让人放心的事啊。

实际上,老万分到的蜜蜂红利只是我借助“财神爷”的部门优势,在局领导的关心关注下,先后协调争取了派出单位贵阳市财政局投入了400多万资金,帮扶

龙山村发展的四大集体经济项目之一。除了1000余箱蜜蜂养殖产业外,我们还帮扶推进实施了食用菌种植项目、蛋鸡养殖项目和猕猴桃种植项目,而这些项目的收益都是与贫困户建立有利益联结机制的,他们都得到了分红,得到了实惠。根据年初的统计,老万光一年就可以分红3000余元,一年的人均纯收入就可达到17000多元。

找个读过书、有文化、个子高的对象

“年轻的时候,我的伙子好的很……”在走访中和老万说起这事情,他也经常这样说,说的时候干巴巴的脸上突然之间充满了自豪之情,但说完又马上低下了头,是否意识到些什么。

“那时候我们年轻,我也谈过两个对象。我就想找个有读过书、有文化的,个子高的对象,想这样家头就会好起来,一家人找点事情做,就不会一直穷下去。结果,有次都带回家咯,那女的看我家穷,一转身就跑咯!”

“命中该有啊,后来我也不想咯,我就想多给人医些病,有穷的人需要医病,我就做点善事,积些德、行些善!”

我不想去养老院

按照“两不愁三保障”要求,原本由民政统一安排,像老万这样的孤寡老人可以直接到养老院安享晚年,但动员安排几次他都没有去。我也去给他做过几次思想工作,向他介绍养老院的生活环境,告诉他去到养老院吃的有人做,衣服有人洗,病了有人医,但最终老万没有去,后来由他的侄儿进行日常监护照顾。

“我不想去养老院,不给领导添麻烦了,我现在都是好脚好手嘞,也没得病。当时我们小的时候造孽的很,直到毛主席手上,我们才翻了身。现在中央的、上面的领导关心我,都怕我饿到,也怕我冷到,还给我钱,都够咯,要不活不到现在。”

对于去养老院的事情,老万显得迂腐而固执。但我想,孤独一生的他到这把年龄还能够享受到党的温暖,国家政府的照顾,他的幸福指数是高的,他是感党恩的,他知足了!

“孔乙己”的“慈善”篇

常以“善小而为之”

在去龙山村后山组猕猴桃基地的路上,我经常会碰到老万提着自己的小弯刀,一路砍一路捡路两旁的灌木刺林,问他为什么经常这样做。他说谁也没有让他这样做的,是他自己想的。

“我把它砍了、捡好,车子就好过了,娃娃崽崽也不会被刺挂到……”“你们领导来帮助修建的这条公路修得太实在了,不是吹牛,怕在全省都难得

找到这样几条大路喔。以前坑坑洼洼,现在沥青压过油光光的,我只要看到路上有口袋、塑料瓶瓶我都会捡起来放好,这么好的路,干净才舒服喔……”老万开着玩笑说,这真的要感谢你们驻村的领导啊!

的确,在我到龙山村之前,村里的进村路就是一条沿着山而建的老路。一直都是凹凸不平、乱石遍地,高处像爬坡,低处像下坎,人走伤脚,车行伤胎,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龙山村大量果蔬产品、蛋鸡生猪肉牛外销。后来经过与村干部紧密锣鼓的宣传动员、土地协调、矛盾调处、协调部门帮扶资金600余万的注入后,这条按

照四级公路标准修建长约4.5公里、宽约7.5米的进村公路顺利完工。可以说,这条公路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定会成为拉动龙山村整体经济发展的大动脉。

一个蚂蚱一把力“前两年村里修扶贫路,我还参加抬泥巴呢!”“这么大的岁数你还抬得动不喔?”

“给书记讲,一个蚂蚱一把力喔,我又不是懒汉,抬得了多少就抬多少,村里修路也是好事,都要一起做点嘛!”

老万的这点公德心是有目共睹的。龙山村有个不成文的村规,每年过年前,腊月二十几每个小组都要集中打扫各小组的道路卫生。这不,在去年的集中卫生大扫除中,我也刚好参与。看到86岁的老万,依然步履蹒跚地与小组村民一道捡垃圾的捡垃圾,挖泥巴的挖泥巴,铲土的铲土。这样的情景着实让人欣慰,也为这么大的年龄的人,还有这份公心,虽然力量微小却还积极主动参与到脱贫攻坚工作中来,这点精神让人敬佩!

我们两个好,我把这个秘方传给你

有次老万给我说了个比较“玄乎”的事情。他说他还动得了的时候,走南闯北背箱卖草药,有一天碰到一个开车的司机路过,眼睛突然看不见了,随即问路边摆摊的老万有没有法子。老万二话不说,马上找出几种草药,用嘴咬碎,用一块破布给这个驾驶员敷上,再默念几句行医“口白”,一袋纸烟的功夫后,司机的眼睛竟然神奇地好了。

对此,我非常好奇,在后来一次去给老万送津威饮料时(他曾经给我说,他有点想吃个叫VV的东西,当时我还没听懂,后来才知道他想喝点“津威”),聊得起劲时他说,“我们两个好,我把这个秘方传给你,你可以去医人,要不要钱你自己定,嘻嘻嘻……”随即呼呼呼地将一杆大皮烟抽完后,开始给我传授这个秘方:需要哪几种草药,受医治的人要如何站立,口白如何念,接着比手画脚地给我演示了一番……

“你把群众放在心上,群众就把你记在心上。”用心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自然会有人说你的好,你的工作踏不踏实,作风好不好,群众自有评判。有一次,我下组里面办事后,到一个老百姓家“打游击”,老百姓认出我是驻村的第一书记后竟然给我煮了一大碗面,煎了7个鸡蛋;又有一次,我帮助一个残疾人解决了一个小问题,出于感激这个老乡竟然一歪一拐地给我摘了两大荷包李子吃;还有一次,一个老太太在我帮她协调了旧房拆除补偿款后,竟然说要将家中仅有的两只老母鸡下的鸡蛋送我,我哪里敢收,又哪里忍心收……驻村这几年,我有过许多这样的“有一次”,这些是我弥足珍贵的回忆,更是我遇到困难时的莫大慰藉。

“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农村工作不好干,但收获却是满满的。驻村这几年除了农村工作经验阅历上的收获,最让人欣慰的是获得老百姓的认可。有几户老百姓还私下偷偷给我做了感谢的锦旗,事后才告诉我。有幸参与到脱贫攻坚国家这项伟大的事业中,成为其中的一个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责任。三年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龙山村脱贫攻坚工作成效显著、成绩斐然。在2019年,我有幸被贵州省委授予“优秀驻村第一书记”称号、被贵阳市委授予“全市脱贫攻坚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助力帮扶村党支部荣获贵州省委授予“全省脱贫攻坚先进党组织”称号。

“党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到贵州考察时提出。龙山驻村这几年,在老万的身上,让我深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在一个边远而贫穷的小山村,像老万这样的一个“孔乙己”式的孤寡老人,如果不是国家的政策好,他们可能是被边缘化的一个群体。他们的语言是最少的,声音是的最小的,但是对于脱贫攻坚而言,政策的好不好,他们的感受却是最真切的,他们发言是最有分量的。

为什么这个“孔乙己”经常嘻嘻笑?

正如他所言:上面领导既怕他饿到,又怕他冷到,还给他钱用。为什么这个“孔乙己”经常嘻嘻笑?

正如他所得:现在锅中有大米饭,碗里有大肥肉,分红还有定期收入。为什么这个“孔乙己”经常嘻嘻笑?

正如他所想:七老八十了还赶上好社会,日子好得想都不敢想,光棍一生还可以晒太阳。

(作者单位:贵阳市财政局)

责任编辑胡津瑞
标签文学    
0

若问政策好不好,但看“孔乙己”嘻嘻笑(文字类二等奖)

时间:2020-10-15 17:55:24

来源: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作者:何兴伟

有人说,在中国的每个村庄都有一个“孔乙己”!“万德发”——正是龙山村的“孔乙己”!

龙山村,贵阳市二十极贫困村之一,位于“王学圣地”——修文县城西北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2018年3月27日,我来到龙山村开展驻村工作,并担任第一书记。

全村606户2238人,国家建档立卡贫困户有18户。其中大部分青壮年在外务工,留在村里的大多数是老弱病残幼,基本上属于“386199”部队。

而万德发,就是村里面的一个孤寡老人,87岁的老万是这18户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他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般的存在——清高、迂腐、而又充满爱心和慈善。他身上“孔乙己”式的特质从一开始就吸引着我,他是和我发生故事最多的一个,也是在脱贫攻坚工作中给我感触最深的一个。他就像一面明晃晃的大镜子,不时反映着我们的驻村工作,我们的帮扶成效。第一次走访老万这个“孔乙己”,七老八十的他竟然和我坐在小火堆旁畅谈了两三个小时,还给我烧洋芋吃,更用颤巍巍抖的手将自己用塑料袋裹了又裹的“黄果树”牌纸烟非常慷慨地与我一起分享。他就如同一个“守村人”,静静的见证了龙山村几十年来的发展、非常知足地享受国家政策红利的惠顾,在我三年的驻村工作中,陪伴着我、激励着我、见证着我。

“孔乙己”的“清高”篇

中山装别钢笔是标配

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而老万更是村里穿中山装、并配备钢笔的唯一的人。

“年轻时的孔乙己身穿中山装,上衣胸口的口袋中时常别一支钢笔,一米七五的个子,走起路来冲的很!”

龙山村的村主任经常这样给我说老万的轶事。直到现在,老万依然一年四季“中山装”常穿于身。小时候上过几年书,在他潜藏的思维里,他是个有点文化的人,要讲究点,他不能把自己和一般老百姓看待,总得有些地方和大家不一样才对头,还是要讲究点精气神。

我是医家,我不缺钱

“我是个医家!”这是老万的一个手利,一门吃饭的技术。实际上,老万早些年就是一个摆地摊卖草药的,但医术还是值得认可的。那时候,左邻右舍,甚至县城的许多人都知道他。

“和我一样贫穷的我就不收钱,好的就适当收点。”老万给人看病,卖草药是在做善事。在今年疫情期间,村里有一个王姓老年人眼睛痛,脚杆痛,因为疫情出行不便,突然想到村里还有老万这样一个“江湖郎中”,但又想他已经80多岁了,不知道他的药还灵不灵,本打算就是试一试,谁知老万的几副家传老中药竟然把问题解决了。不仅如此,老万还是采取“非接触式医疗”方式进行。因为在今年2月4日,

隔壁村确诊了2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员。因此,从大年初三开始,我便加入到了疫情防控工作一线,成为了奋战疫情一线的一名“逆行者”,卡点执勤、志愿服务、入户宣传、协调物资……与全体干部职工累计走访村民6万人次,发放各类宣传资

料4万多份,张贴宣传标语近200条……而老万按照我们的要求,不串门串户,乖乖呆在家中,通过他侄儿帮助“电话问诊”后进而进行药材配制医疗的。后来王老人家人要感谢他,准备三百元钱打酒喝,可老万说,“我是医家,政府领导给我的钱还有的,我不缺钱,嘻嘻嘻……”

我也喜欢看报纸

“这个领导好得很,他说要给我们修房子,就修了嘞!你看我现在住的都是新房子嘞,嘻嘻嘻。”老万指着报纸上的习近平总书记的头像说。而这几张报纸刚好就是前几天我组织他们贫困户进行政策宣讲时报纸,他说他也喜欢看报纸,让我送几张给他。实际上,他也认不了几个字。“这个领导姓‘徐’喔?”

“不对,不姓‘徐’,是姓‘习’,学习的‘习’,是我们国家的主席,总书记,让帮修房子的就是他了。”老万年龄大了,耳朵不好,讲话讲不明,我给他进行了解释。

“喔,这个领导好得很!”老万又重复了一遍。

“我说个谜语给你猜,是报纸上说嘞:屋头有根藤,藤上结个瓜,一到太阳落,屋头就开花。”

“你说是哪样?”

真想不到老万还有这一处,我说我不知道。

就是前几天你给我修的那个“电灯”了嘛,嘻嘻嘻……老万得意洋洋地说。“我们小时候都是点煤油灯,烧柴,现在好咯,有电咯!”

“孔乙己”的“迂腐”篇

我的名字我要自家写——“萬德發”

有一次村里面组织召开贫困户蜜蜂养殖分红会议,分红名单上需要每个贫困户签字,当时我以为这个老年人眼睛不好,估计也不识字,本想替他签名,然后他摁手印,谁知他说“书记,我的名字我要自家写,上面领导给我说,扶贫领钱的名字要自家写。”接着,只见到颤颤抖抖拿起笔,在签领表上硬生生的用繁体字描画出自己的大名——“萬德發”。

“规矩意识!”

当时我有点震撼,这不就是“规矩意识吗?”如果我们脱贫攻坚的所有扶贫项目,所有的涉农资金都能让这样看似“迂腐”却实为“讲规矩、守纪律”实实在在的人来执行和推动,那是多么让人放心的事啊。

实际上,老万分到的蜜蜂红利只是我借助“财神爷”的部门优势,在局领导的关心关注下,先后协调争取了派出单位贵阳市财政局投入了400多万资金,帮扶

龙山村发展的四大集体经济项目之一。除了1000余箱蜜蜂养殖产业外,我们还帮扶推进实施了食用菌种植项目、蛋鸡养殖项目和猕猴桃种植项目,而这些项目的收益都是与贫困户建立有利益联结机制的,他们都得到了分红,得到了实惠。根据年初的统计,老万光一年就可以分红3000余元,一年的人均纯收入就可达到17000多元。

找个读过书、有文化、个子高的对象

“年轻的时候,我的伙子好的很……”在走访中和老万说起这事情,他也经常这样说,说的时候干巴巴的脸上突然之间充满了自豪之情,但说完又马上低下了头,是否意识到些什么。

“那时候我们年轻,我也谈过两个对象。我就想找个有读过书、有文化的,个子高的对象,想这样家头就会好起来,一家人找点事情做,就不会一直穷下去。结果,有次都带回家咯,那女的看我家穷,一转身就跑咯!”

“命中该有啊,后来我也不想咯,我就想多给人医些病,有穷的人需要医病,我就做点善事,积些德、行些善!”

我不想去养老院

按照“两不愁三保障”要求,原本由民政统一安排,像老万这样的孤寡老人可以直接到养老院安享晚年,但动员安排几次他都没有去。我也去给他做过几次思想工作,向他介绍养老院的生活环境,告诉他去到养老院吃的有人做,衣服有人洗,病了有人医,但最终老万没有去,后来由他的侄儿进行日常监护照顾。

“我不想去养老院,不给领导添麻烦了,我现在都是好脚好手嘞,也没得病。当时我们小的时候造孽的很,直到毛主席手上,我们才翻了身。现在中央的、上面的领导关心我,都怕我饿到,也怕我冷到,还给我钱,都够咯,要不活不到现在。”

对于去养老院的事情,老万显得迂腐而固执。但我想,孤独一生的他到这把年龄还能够享受到党的温暖,国家政府的照顾,他的幸福指数是高的,他是感党恩的,他知足了!

“孔乙己”的“慈善”篇

常以“善小而为之”

在去龙山村后山组猕猴桃基地的路上,我经常会碰到老万提着自己的小弯刀,一路砍一路捡路两旁的灌木刺林,问他为什么经常这样做。他说谁也没有让他这样做的,是他自己想的。

“我把它砍了、捡好,车子就好过了,娃娃崽崽也不会被刺挂到……”“你们领导来帮助修建的这条公路修得太实在了,不是吹牛,怕在全省都难得

找到这样几条大路喔。以前坑坑洼洼,现在沥青压过油光光的,我只要看到路上有口袋、塑料瓶瓶我都会捡起来放好,这么好的路,干净才舒服喔……”老万开着玩笑说,这真的要感谢你们驻村的领导啊!

的确,在我到龙山村之前,村里的进村路就是一条沿着山而建的老路。一直都是凹凸不平、乱石遍地,高处像爬坡,低处像下坎,人走伤脚,车行伤胎,很大程度上制约了龙山村大量果蔬产品、蛋鸡生猪肉牛外销。后来经过与村干部紧密锣鼓的宣传动员、土地协调、矛盾调处、协调部门帮扶资金600余万的注入后,这条按

照四级公路标准修建长约4.5公里、宽约7.5米的进村公路顺利完工。可以说,这条公路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中,定会成为拉动龙山村整体经济发展的大动脉。

一个蚂蚱一把力“前两年村里修扶贫路,我还参加抬泥巴呢!”“这么大的岁数你还抬得动不喔?”

“给书记讲,一个蚂蚱一把力喔,我又不是懒汉,抬得了多少就抬多少,村里修路也是好事,都要一起做点嘛!”

老万的这点公德心是有目共睹的。龙山村有个不成文的村规,每年过年前,腊月二十几每个小组都要集中打扫各小组的道路卫生。这不,在去年的集中卫生大扫除中,我也刚好参与。看到86岁的老万,依然步履蹒跚地与小组村民一道捡垃圾的捡垃圾,挖泥巴的挖泥巴,铲土的铲土。这样的情景着实让人欣慰,也为这么大的年龄的人,还有这份公心,虽然力量微小却还积极主动参与到脱贫攻坚工作中来,这点精神让人敬佩!

我们两个好,我把这个秘方传给你

有次老万给我说了个比较“玄乎”的事情。他说他还动得了的时候,走南闯北背箱卖草药,有一天碰到一个开车的司机路过,眼睛突然看不见了,随即问路边摆摊的老万有没有法子。老万二话不说,马上找出几种草药,用嘴咬碎,用一块破布给这个驾驶员敷上,再默念几句行医“口白”,一袋纸烟的功夫后,司机的眼睛竟然神奇地好了。

对此,我非常好奇,在后来一次去给老万送津威饮料时(他曾经给我说,他有点想吃个叫VV的东西,当时我还没听懂,后来才知道他想喝点“津威”),聊得起劲时他说,“我们两个好,我把这个秘方传给你,你可以去医人,要不要钱你自己定,嘻嘻嘻……”随即呼呼呼地将一杆大皮烟抽完后,开始给我传授这个秘方:需要哪几种草药,受医治的人要如何站立,口白如何念,接着比手画脚地给我演示了一番……

“你把群众放在心上,群众就把你记在心上。”用心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自然会有人说你的好,你的工作踏不踏实,作风好不好,群众自有评判。有一次,我下组里面办事后,到一个老百姓家“打游击”,老百姓认出我是驻村的第一书记后竟然给我煮了一大碗面,煎了7个鸡蛋;又有一次,我帮助一个残疾人解决了一个小问题,出于感激这个老乡竟然一歪一拐地给我摘了两大荷包李子吃;还有一次,一个老太太在我帮她协调了旧房拆除补偿款后,竟然说要将家中仅有的两只老母鸡下的鸡蛋送我,我哪里敢收,又哪里忍心收……驻村这几年,我有过许多这样的“有一次”,这些是我弥足珍贵的回忆,更是我遇到困难时的莫大慰藉。

“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农村工作不好干,但收获却是满满的。驻村这几年除了农村工作经验阅历上的收获,最让人欣慰的是获得老百姓的认可。有几户老百姓还私下偷偷给我做了感谢的锦旗,事后才告诉我。有幸参与到脱贫攻坚国家这项伟大的事业中,成为其中的一个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责任。三年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龙山村脱贫攻坚工作成效显著、成绩斐然。在2019年,我有幸被贵州省委授予“优秀驻村第一书记”称号、被贵阳市委授予“全市脱贫攻坚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并助力帮扶村党支部荣获贵州省委授予“全省脱贫攻坚先进党组织”称号。

“党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哭还是笑。”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到贵州考察时提出。龙山驻村这几年,在老万的身上,让我深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在一个边远而贫穷的小山村,像老万这样的一个“孔乙己”式的孤寡老人,如果不是国家的政策好,他们可能是被边缘化的一个群体。他们的语言是最少的,声音是的最小的,但是对于脱贫攻坚而言,政策的好不好,他们的感受却是最真切的,他们发言是最有分量的。

为什么这个“孔乙己”经常嘻嘻笑?

正如他所言:上面领导既怕他饿到,又怕他冷到,还给他钱用。为什么这个“孔乙己”经常嘻嘻笑?

正如他所得:现在锅中有大米饭,碗里有大肥肉,分红还有定期收入。为什么这个“孔乙己”经常嘻嘻笑?

正如他所想:七老八十了还赶上好社会,日子好得想都不敢想,光棍一生还可以晒太阳。

(作者单位:贵阳市财政局)

责任编辑:胡津瑞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756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乡村振兴网:XXX(署名)”除与中国乡村振兴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乡村振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中国乡村振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