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巩固拓展脱贫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南台村的百年梦

时间:2020-12-21 11:13:23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李树泽

山岭重重,峰回路转。这条山路上,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朱德、任弼时等老一辈革命家曾经走过……

当年,从阜平城南庄出发,穿经温塘,毛主席是途径南台村步步登高,翻过白石岭奔平山西柏坡的。

阜平县南台村支部书记苏会平说:不把南台建设好,不让南台人富起来,我愧对领袖,愧对总书记来阜平在骆驼湾“黄土变成金”的鼓劲嘱托,愧对前辈南台人。

 

周建平和褚树坤走进南台村,苏会平和两委一班人跟这俩人走到一起,摸爬滚打,也算是命里注定。

他俩之前还有一个人,他是著名作家赵新,本乡本土阜平人,却写出了南台的精神气。

他们一脚踏上阜平南台村这条“领袖路”上,就把各自的心愿、使命,都交付给了南台人。

南台村,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村子,南台人,又有着怎样的感召魅力呢?我们先从周建平来南台村说起。周建平在六年前成了南台村引进的“外商”,用他的话说,他来南台是时任村主任的苏会平“忽悠”来的。

周建平才不傻呢!他是石材商,看中的是南台的石头。周建平一甩手就投了1.5个亿,虽说一时不见响,但他觉得值!他周建平看重的是苏会平身上带着精明的傻实在,也感念南台人守着石头发不了石头财的遗憾。这么些年,头回遇上“藏着金饽饽没饭吃”的事儿,他和苏会平一样,也不甘心。

苏会平说:俺南台,够你周建平赚一辈子!周建平驱车过白石岭,他就被苏会平和杨秉国俩人打灵寿接了过来。做石材生意的他,俩眼打眼前的山景里捕捉着石头,就把那辆皮卡开进南台村的深山梁顶。

一场大雪夜里刚停,他们站在刚刚容下一辆皮卡车的路边。眼前是一片石崖雄立的巨型山石,高高耸起,抬眼看,已耸入云端。

苏会平说:南台村石头不多,只这几块足够。一圈灌木丛中走下来,周建平都被这一座座巨石山崖耸立、幽深的样子给震住了,浑然不觉,他早是一头一脸一身的雪。周建平暗自兴奋,这不正是自己寻觅多年的石材大矿资源吗?但他内心里却在思忖:懂生意的苏会平接下来会怎样跟自己谈呢?

这小周,有文化,有见识,能这么跑跑颠颠地张望,准成!苏会平想着,但他还是紧着热乎上赶着说:上边还有,老弟!要不咱往上走走。苏会平说这话的时候,他感觉身后的秉国书记捅了他一下。

再往上走?周建平说:这么厚的雪!走都腿软,开车更腿软,不要命啦!

可不?山里这么大的雪刚停呀!老弟,咱下山坐下喝杯茶。杨秉国说道。

仨人再下山,他们都有了加着小心的感觉。周建平驾着车,苏会平和秉国书记俩人跟着周建平“走都腿软,开车更腿软”的一路小心,不断地的叮嘱着,把车终于停在村委会前的小广场,到车里走下来那一刻,仨人都还悬着心在想:咋开上去的呢?!

苏会平和杨秉国下车,跟周建平客气过,看着他,再返回车里,起步,走了。

杨秉国看着远去的周建平,狠嘬了两口烟,烟蒂甩在地上。他说,胜利,真有戏?

真有戏,你就听好吧,苏会平话音刚落,他俩的老师、村两委班子的成员齐风明来了。

齐风明问:怎样?这时,苏会平的手机响了,打开,是周建平的微信头像在上面闪着。他们定睛瞅着手机,周建平微信里说:后天你们过来,咱把合同捋出来……

他们仨高兴得欢呼起来:成了!胜利了!

“胜利”?巧啦,他是苏会平的乳名。

 

老师齐风明面前,桌上齐刷刷坐着他当年的一圈学生、如今的村两委主要成员。

村主任郑建军这时就成了这桌特殊酒席上的打杂人,他说,这场酒,他不够格,他是小兄弟。可这一场定神酒、交心酒、出征酒,叫他看到了当村干部的团结、热忱和责任。

没错,齐风明是村委、支部一班人的老师,当年,他是老师,这些人是他的学生。如今,他是这些学生的主心骨,被戏称“南台村顾问”。

秉国,你别那么急,脾气得坦,会平你“俺南台、俺南台”这个小喇叭得多走出去开播,风明啊!你的点子多,咱们都给秉国鼓劲、给会平“俺南台、俺南台”的牛能耐充电,跟着前头的“胜利”走,叫咱南台未来的百年梦逐步变成现实。

一席话,年年教师节,南台的村干部都会聚在老师的院子里,把齐风明做东的这场师生感情酒变成村干情分酒,村干情分酒又变成暖心的鼓劲酒。

年轻的郑建军因此联想到当下一句时髦话:生活要有仪式感。论仪式感,南台村这样的仪式感才是真正的仪式感,这是南台人撸起袖子最雄壮的仪式。

这样的一场有着更多情分和故事,仪式感十足的心劲碰撞,常让南台村两委班子在热火朝天的话题里,寻找到他们当村干部的初心。打哪儿来,又到哪儿去,他们怀揣着建设新南台的百年梦想,聊南台第一任书记齐国秀,聊后来的老书记安秀武、刘维华、郝国清,他们在老一辈村干部无私奉公的往事里,寻找自己当村干部的初心。

苏会平忽然想到老书记刘维华的嘱托,初心,不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诚心吗?不就是怀揣一份让老百姓能觉察到的满满地有热乎感的热忱吗?

然而,这样的场面,杨秉国再也看不到了。2016年8月5日,秉国在村书记的任上走了。

那时,正值南台村美丽乡村易地搬迁工作的火焰山上,秉国书记却累倒走了。

这天早上,正在县城开会的村主任苏会平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懵了。手机“哐当”掉在了地上,他傻了。

想到在一起搭班子的时光,想到几天前还这样合心合意的念叨,苏会平跟着一屋子哭成泪人儿的南台人,鼻子也酸了,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南台村老一辈向荒山要效益,也是声名远播,早在五十年代,就上过《河北日报》,其事迹也是响当当。

几任老书记,安秀武、刘维华等都在这上面动了不少心思,到老书记刘维华干不动,村里的农林经济已经是很成规模了,洋槐、板栗、花椒、柿子,已形成畅通、活跃的南台农林经济贸易。而开创这一局面,得益于老支书刘维华提出“打开太行一扇门”舍命领着一村子的修路。

那些年,农产品东西当中,最让南台人尝到甜头的是板栗,但离靠它走向富足,差得太远了,而且全村的农林经济发展,最需要一个这样的带头人、未来的接班人,这也成了老支书刘维华唯一放不下的心事。

苏会平,对,苏胜利,他就是咱南台的接班人。此时,能琢磨的苏会平靠经营石粉厂有点闲钱发了财,而且在阜平影响非常大。还的确是最佳人选。

有天晚上,刘维华沉着脸和苏会平谈心。他意味深长地说:胜利,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行!你小子必须给我从乡里回来。

那时,苏会平已经“熬”到了乡经联社主任的位置,正在向乡长书记的位子冲刺。

不久,苏会平就被老书记刘维华给“折腾”回了南台村,一屁股摁在了村主任的位置上。

老书记为他配备好了班子。苏会平打量两委班子,呵呵,呵呵,清一色是他在齐老师班上的七个当年高中毕业回南台的同学。

老师齐风明,同学杨秉国、李瑞洲、贾奋明、王青春、李义兰……

南台村,大队部的一间屋子里。齐风明、李瑞洲、贾风明一支接一支抽烟……

洋槐太低端了,卖不上价,扛下山来还累到吐血,咱是不是把板栗种遍南台能种的地方,多种!向大山要致富经济。

好家伙,把板栗种遍南台能种的地方,怎着?一年咱能把板栗当饭吃吗?一班人,每个人心里都炸着锅呢!

板栗是能卖上价,而且这几年就数你苏会平最会向大山要效益。上锯、开石材,还鼓噪着村里一群人上碾子磨黄金,是得了不少的实惠,可把板栗树种遍南台山上,是不是荒唐?

多少年,咱经济作物,板栗、花椒、核桃等等,在南台可都是长在村边、地边,哪有种板栗种到山上的道理。咋个种?!

王青春、贾风明相继说出自己的看法,话音刚落,苏会平站了起来,他说:有办法,在山上,炸坑!炸坑!万炮齐鸣!

老苏这话说得大家眼前一亮,连刚才摆理的贾风明也拍脑门。可不是,这么以来,它土有了,一炮,一坑,一棵树,板栗上山,还自带养命的肥!

这一年,苏会平“万炮齐鸣太行山”的点子,叫南台有了大力发展板栗经济想法。

南台村两委此时的退耕还林,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思路,他们抱定,只有发展板栗经济,才是向荒山要效益,激活南台人走向富足的根本大计。

村两委带着这个基础性决策,考察了迁西板栗的经验,结合南台村形成更切实的琢磨后,村委、支部班子又去了趟邢台的前南峪,前后两趟,回来路上南台村两委就敲定了“人均三百棵、户均多片林”具体的鼓励细则,他们意欲通过成规模的板栗种植来激活本村经济。

一时间,村两委干部带头,各个村走向“四荒(荒山、荒地、荒沟岔、荒山场)拍卖”,把南台村范围内能种板栗的荒山遍野都种上了板栗。

一年之后,苏会平又觉察到问题。苏会平又带着南台村人“疼媳妇、养儿子”般给板栗树干了一遍保墒、固水土的“水平沟”。他跟村里人讲,想受益于一棵板栗树的生长,养活不好它,怎得益处?

也正因为苏会平时刻干在前面的榜样力量,南台村班子屡屡受到国家、省市有关部门的表彰和荣誉嘉奖,如今南台是全国农业合作社示范社、河北省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 

苏会平成“苏书记”,俩肩膀沉甸甸的。

面向未来,他感觉南台村就格局和境界论,都小了。再想想,无工不富,他都为村里那些年、一拨人的灰头土脸的折腾感到脸红。

已经完全了解苏会平做事风格的郑建军说:咱南台是不是要搞些有体面感的经济?!

郑建军“有体面感的南台经济”一句话,叫苏会平生出许多赞赏,也引燃了他太多的想法。他要把石头做成支柱产业,来激活南台村新一轮发展的再次振兴。

苏会平庆幸他“挖”来了周建平。而于周建平来说,做石头生意,做建材商,还要做出有体面感,得付出多大的本钱。可周建平没有退缩,南台的百年梦,小小的南台村,能提出“有体面感的经济”未来设想,其远见,叫他没想到,转念又非常认同,这本身与他的企业梦想也是不谋而合的。

周建平做石材这么多年,坎坷和成功都经过,做不一样的石材,做有社会影响力的企业,是他多年的梦想。面对南台村巨大的石材矿藏规模,他跟自己说:绝不急功近利,绝不浪费一顶一点的资源,要着眼于企业在南台村的未来发展,稳步、扎实推进。

这样以来,他起初撒到南台山上的1.5个亿,上设备,修路,人力,储备场、加工车间、办公楼等项目还没动工,周建平的资金链就断了……

苏会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苦思冥想几夜都没睡好,得留住好不容易引来的企业呀!于是,在他的建议下,发动村两委班子,群策群力,一个个都尽最大的能力,把自己的存折都做了抵押,大家又想了诸多的办法,总算平扶了周建平的企业危机。

这事刚完,年关渐近,周建平企业的资金链又中断了……

苏会平急得脸都肿了,他嗓子哑哑地说:咱们村干部每个人都想想办法,叫老周先把欠工人的工资年前都发了,咱为留住老周这个遇上事儿的财神爷,先把该他出的钱垫上。假如这小子有天跑了,这笔钱连带应少给村里的那笔钱,我苏会平出!这样,苏会平和南台村两委大部分人又以个人名义贷款、从家拿钱,又押着身份证、存折给周建平顶了一次窟窿。

苏书记宽敞的胸怀和义举,令周建平感动,他和企业最终没有辜负南台村两委,没有辜负苏会平书记的一片苦心,他们创造了南台石材开发的奇迹。

今天,周建平坐落在南台山上的石材企业,不仅是河北石材老大,而且国内也叫人竖大拇哥!他们是真正做到了和南台村合拍、共建有“体面感”的石材经济。不得不服的是,企业做得是储备石材生意,整个作业面智能化净水操作无粉尘,整个运输道路区不见扬尘,从石材切割作业面到储料场、加工车间和办公接待区,周建平一做就做到了花园式石材开发的精准路数上,企业一流的现代化石材生产流程,于生态上完完全全做到了环境监测达标。

苏会平说,栽不好梧桐树,咋能引得凤凰来?咱招商引资进村,得把企业留得住,得疼惜他们的难处和不易,要同甘共苦,才有持久的共赢和发展,没这样的胸怀和长远眼光,谁来南台跟咱合作投资呢?

春天,保定的一个老板名叫齐晓非的年轻人,闻悉苏会平书记的事迹和大名也赶到南台,带着下属考察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列入公司发展规划,初步预计投资两千万,确定了开发固废处理项目。

齐老板拉着苏书记的手说:人与人之间之所以能够合作,首先是信任。我来这儿投资,不为别的,就冲的是咱南台的营商环境和您苏书记的人格魅力。

来南台之前,褚树坤是知道南台村的,在他还是一名高中生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闻名河北的村庄了。

1987年,一篇刊发在《报告文学》杂志的文章《南台有个刘维华》叫他读得是彻夜难眠。阜平南台村省级劳模、省人大代表刘维华的事迹非常感人,尤其是他急火攻心肿着一张大脸自己为自己“拔牙”的细节,读得是热血澎湃。

踏上南台,褚树坤和苏会平一班人迎面相逢,这个来自省直机关的处长、南台村的第一书记,肩负着党和人民的嘱托,融于这片好山水。

无工不富,南台村曲折的奋斗历程,给了他很大的激励。而今天南台村在现任村书记苏会平的引领下,眼光远大、思路清晰,又叫他为之一震。从起初的无工不富,到当下有体面感的产业谋划,褚树坤更加坚信南台村必定会走向胜利的未来。

面向未来,随着南台百年梦想的逐步实现,尤其是苏会平和村两委提出有体面感的南台村经济打造,让他又觉得自己能与这样一支队伍携手前行无尚荣幸,而于苏会平等南台人来说,褚树坤处长、南台村第一书记的工作热情,又叫他们看到一个共产党员身上心怀人民、抓铁有痕的时代精神。

没错,褚树坤一到南台,就马不停蹄地围绕村两委当前部署,走访农户,熟悉村情,了解村民当下的收入来源,随后,他以极大的热情跟苏会平书记展开走访,考察,他跑项目,争取资金抓落实,很快,就迎来南台村箱包加工厂上马开工,满足了南台16个村自然村家庭妇女的就业需求,兑现了村两委让村民家门口赚钱就业的承诺。

山川滴翠满眼春。南台,这个镶嵌在太行山麓的北方山乡明珠,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不断纵向深入,经过综合治理的秀美山川,随着座座塘坝的完工落成,溪流湍湍,鸟语花香中里呈现出它的靓丽韵致,昔日的绿水青山已经迎来金山银山。

做足绿水青山经济,从中抽炼出南台村有形象感的精、气、神,产业分布有依托,有跨界,最终又能通过工业、农业、加工业、人文产业的具体运营营造出品牌价值,这是有体面感的南台经济在苏会平一班人心中的描画和谱写。

绿色、生态、宜居,未来进入美丽乡村时代的南台村,如何长足、持久地发展?有体面感的南台经济会实现怎样的高附加值,这些在苏会平心里翻腾着,酝酿着更大的筹谋……。

源于这样的一份筹谋,阜平县政府大规模围山造田一启动,苏会平就盯上了,上!

而此举也得到省驻村工作队的大力支持。南台村第一书记、省驻村工作队长褚树坤和苏会平一边为村里争取这个项目,一边想到这一回再怎么跟南台村的山水经济要效益。因为这次围山造田是和水利设施、道路工程及农林种养等综合功能挂钩,他们第一感觉就联想到南台村的板栗经济。

他们想:何不借此,把南台村的板栗产业与石材加工厂、箱包厂齐头并进,做成与其相得益彰且能迈得开腿的主打产业呢?

为此,南台两委班子紧紧抓住这百年不遇的机会!如今,经过成片集中的围山造地,南台村一下冒出5000多亩具备现代化种养、浇灌、搭理、采摘、运输及观光为一体的农林经济增长带,而它在未来成为超大型设施齐备的农林经济园时,必将会为南台村的板栗经济产业起到巨大的推动,也将带来可观的产业效应支撑。

与此同时,村两委班子和驻村工作队都想到了南台村在未来那么多板栗的增值升值空间。细想:一斤板栗,才卖多少钱,论斤的卖给收购商吗?可不能傻下去了!

苏会平又逢人“俺南台、俺南台”做起了板栗深加工的文章。他和褚树坤、郑建军出马,又是一轮走访、洽谈到合作事宜的商定,南台村再次引进外资,引来金凤凰。

正是在这种情形下,2016年,青年才俊、保定市著名企业家张伟哲先生和他后来投资南台的板栗加工项目———“康纳”食品企业开始开始着陆、落地南台村。

张伟哲揣着满满地地一腔为阜平老区人做点什么的爱心来到阜平,走进南台,他一踏上这一片令他无限向往的红色土地,就进村入户。张伟哲发现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太差了,村里的生活现状、经济能力,让他揪心。张伟哲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些贫困户做些什么人,而且,他非常坚定、也非常坚信,他的这一奋斗的目标和事业方向,一定能实现。
这一年,张伟哲先生通过多次考察,与阜平县县政府及北京东西部协作办展开多次接洽,共同协商了项目立项问题。期间,他把目光锁定南台村的小小板栗上,他要扑下身来做好阜平板栗加工业的这篇大文章。

两年后,张伟哲注资组建阜平县“康纳”食品加工有限公司,又过了一年,伴随着5000多亩围山造田工程的完工,与南台村更大规模的板栗林海经济带相呼应,与张伟哲“康纳”板栗食品加工、生产规模相配套,一座集现代化、具备无菌操作规范要求(总投资1500万、占地近7.4亩)的厂区已经落地南台,而与之配套能满足储备4000吨板栗加工量冷库也正式迎来启用。

张伟哲的“康纳”食品企业,是保定市唯一一家经营板栗产品精深加工全产业链企业。目前,公司上下,正致力于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大格局,在产品经营品类创新制造与产品生产的延展上,已经实现全面、全新的拓展。他们以板栗为主产品精加工为引领,企业的延伸产品蘑菇罐头、即食大枣、核桃、五谷杂粮、籽仁类、果干等新型产品正陆续上市。

今天,落地南台,已枝开叶散的康纳食品企业,在青年才俊张伟哲先生的带领下,用心打造自己在国内、外市场的专属系列品牌。他们力求以最精深的产品制造,打造情系南台美好明天的“康纳”食品,适应世界各地、各阶层不同消费品质需要,努力为企业营造具有宏阔时代运营好前景。

苏会平终于迎来南台村的产业经济格局呼之欲出的日子,他觉得一切已经迈开了。

走在南台村这条共和国领袖们走过的“领袖路”上,峰回路转,山水换新颜。

完成易地整合搬迁,走进美丽乡村时代的南台村,它又不仅仅只属于南台村人。苏会平由衷地感谢市县乡各级领导,感谢保定市妇联等一大波对口南台、帮扶南台的办、局领导,感谢阜平县扶贫办、财政局、农业局、电力局、水利局等各办局,南台村今天的一切,得益于多年来关心南台、呵护南台、装扮南台的每一个人。

南台村今天逐步走向富足的幸福生活,更不能忘记南台村历史上的历任村书记、村干部,更不能忘记当年南台村名震河北“铁姑娘”队的成员们,当年南台村“铁姑娘队”的事迹,曾被搬上戏剧舞台在阜平、保定等地连演轰动,影响很大。这些前辈南台人、曾经“铁姑娘队”的姑娘们,在刘维华、安秀武、郝国清、齐守业等一代南台人的带领下,他们用自己的青春谱写出感天动地的南台精神。而今天,新一代南台人在前辈南台精神的感召下,他们又以自身的团结奉献,用自身眼光远大、甘于付出、敢打硬仗的担当与使命,谱写着新时代波澜壮阔的新南台精神。

苏会平的思绪又回到当初,他又想起当年著名作家赵新和作家陈业鹏在南台深入生活,俩人采写创作报告文学《南台有个刘维华》的日子。这篇作品一经刊发,就引发起轰动,阜平县、保定地区再次掀起向刘维华看齐、学习南台精神的热潮,由此使得走在改革开放潮头的河北南台村在全国影响很大。赵新,生在阜平本乡本土,此后又一直心系着南台村的发展,他这几十年从未中断与南台村的联系,他可是南台村最知名的亲人。

南台美丽乡村的建设成就,更离不开周建平、褚树坤同志把南台村当自己家一样,心系南台,建设南台的心血浇灌。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南台人再出发,从温塘岭到白石岭,这条正从历史走向未来的“领袖路”上,板栗,黄桃,蘑菇,这些农产品产业,和石材加工,箱包加工,乡村农家、采摘旅游正交叠成一条风景壮丽经济带,而南台村的百年梦,正承载着老一辈的寄托,新一代的奋进,步步胜利,走向更加璀璨的明天。

南台,您的百年梦想一定会实现! 

 

作者简介:李树泽,作家、文化学者,图书策划人、出版(媒介)编辑。河北阜平人,河北首届“孙犁文学奖”获奖作家。晋察冀文艺研究会会员,河北作协廊坊师专97届作家班成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表散文、小说、诗歌、文艺评论若干。2000年至今策划出版历史文化及生活保健类出版物10部,近年著有《张卫东昆曲话语里的真声味》《不“抱守残缺”哪有原汁原味》《840年: 圆仁和尚和一头驴在河北大地穿行》《1943:邓拓、沙飞山地抗战》、散文《丹江口的水》;出版有《丝绸之路上佛光塔影》等,现在北京某公司策划编辑、撰稿,《红色阜平》微刊主编。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扶贫艺苑    
0

南台村的百年梦

时间:2020-12-21 11:13:23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李树泽

山岭重重,峰回路转。这条山路上,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朱德、任弼时等老一辈革命家曾经走过……

当年,从阜平城南庄出发,穿经温塘,毛主席是途径南台村步步登高,翻过白石岭奔平山西柏坡的。

阜平县南台村支部书记苏会平说:不把南台建设好,不让南台人富起来,我愧对领袖,愧对总书记来阜平在骆驼湾“黄土变成金”的鼓劲嘱托,愧对前辈南台人。

 

周建平和褚树坤走进南台村,苏会平和两委一班人跟这俩人走到一起,摸爬滚打,也算是命里注定。

他俩之前还有一个人,他是著名作家赵新,本乡本土阜平人,却写出了南台的精神气。

他们一脚踏上阜平南台村这条“领袖路”上,就把各自的心愿、使命,都交付给了南台人。

南台村,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村子,南台人,又有着怎样的感召魅力呢?我们先从周建平来南台村说起。周建平在六年前成了南台村引进的“外商”,用他的话说,他来南台是时任村主任的苏会平“忽悠”来的。

周建平才不傻呢!他是石材商,看中的是南台的石头。周建平一甩手就投了1.5个亿,虽说一时不见响,但他觉得值!他周建平看重的是苏会平身上带着精明的傻实在,也感念南台人守着石头发不了石头财的遗憾。这么些年,头回遇上“藏着金饽饽没饭吃”的事儿,他和苏会平一样,也不甘心。

苏会平说:俺南台,够你周建平赚一辈子!周建平驱车过白石岭,他就被苏会平和杨秉国俩人打灵寿接了过来。做石材生意的他,俩眼打眼前的山景里捕捉着石头,就把那辆皮卡开进南台村的深山梁顶。

一场大雪夜里刚停,他们站在刚刚容下一辆皮卡车的路边。眼前是一片石崖雄立的巨型山石,高高耸起,抬眼看,已耸入云端。

苏会平说:南台村石头不多,只这几块足够。一圈灌木丛中走下来,周建平都被这一座座巨石山崖耸立、幽深的样子给震住了,浑然不觉,他早是一头一脸一身的雪。周建平暗自兴奋,这不正是自己寻觅多年的石材大矿资源吗?但他内心里却在思忖:懂生意的苏会平接下来会怎样跟自己谈呢?

这小周,有文化,有见识,能这么跑跑颠颠地张望,准成!苏会平想着,但他还是紧着热乎上赶着说:上边还有,老弟!要不咱往上走走。苏会平说这话的时候,他感觉身后的秉国书记捅了他一下。

再往上走?周建平说:这么厚的雪!走都腿软,开车更腿软,不要命啦!

可不?山里这么大的雪刚停呀!老弟,咱下山坐下喝杯茶。杨秉国说道。

仨人再下山,他们都有了加着小心的感觉。周建平驾着车,苏会平和秉国书记俩人跟着周建平“走都腿软,开车更腿软”的一路小心,不断地的叮嘱着,把车终于停在村委会前的小广场,到车里走下来那一刻,仨人都还悬着心在想:咋开上去的呢?!

苏会平和杨秉国下车,跟周建平客气过,看着他,再返回车里,起步,走了。

杨秉国看着远去的周建平,狠嘬了两口烟,烟蒂甩在地上。他说,胜利,真有戏?

真有戏,你就听好吧,苏会平话音刚落,他俩的老师、村两委班子的成员齐风明来了。

齐风明问:怎样?这时,苏会平的手机响了,打开,是周建平的微信头像在上面闪着。他们定睛瞅着手机,周建平微信里说:后天你们过来,咱把合同捋出来……

他们仨高兴得欢呼起来:成了!胜利了!

“胜利”?巧啦,他是苏会平的乳名。

 

老师齐风明面前,桌上齐刷刷坐着他当年的一圈学生、如今的村两委主要成员。

村主任郑建军这时就成了这桌特殊酒席上的打杂人,他说,这场酒,他不够格,他是小兄弟。可这一场定神酒、交心酒、出征酒,叫他看到了当村干部的团结、热忱和责任。

没错,齐风明是村委、支部一班人的老师,当年,他是老师,这些人是他的学生。如今,他是这些学生的主心骨,被戏称“南台村顾问”。

秉国,你别那么急,脾气得坦,会平你“俺南台、俺南台”这个小喇叭得多走出去开播,风明啊!你的点子多,咱们都给秉国鼓劲、给会平“俺南台、俺南台”的牛能耐充电,跟着前头的“胜利”走,叫咱南台未来的百年梦逐步变成现实。

一席话,年年教师节,南台的村干部都会聚在老师的院子里,把齐风明做东的这场师生感情酒变成村干情分酒,村干情分酒又变成暖心的鼓劲酒。

年轻的郑建军因此联想到当下一句时髦话:生活要有仪式感。论仪式感,南台村这样的仪式感才是真正的仪式感,这是南台人撸起袖子最雄壮的仪式。

这样的一场有着更多情分和故事,仪式感十足的心劲碰撞,常让南台村两委班子在热火朝天的话题里,寻找到他们当村干部的初心。打哪儿来,又到哪儿去,他们怀揣着建设新南台的百年梦想,聊南台第一任书记齐国秀,聊后来的老书记安秀武、刘维华、郝国清,他们在老一辈村干部无私奉公的往事里,寻找自己当村干部的初心。

苏会平忽然想到老书记刘维华的嘱托,初心,不就是为老百姓办事的诚心吗?不就是怀揣一份让老百姓能觉察到的满满地有热乎感的热忱吗?

然而,这样的场面,杨秉国再也看不到了。2016年8月5日,秉国在村书记的任上走了。

那时,正值南台村美丽乡村易地搬迁工作的火焰山上,秉国书记却累倒走了。

这天早上,正在县城开会的村主任苏会平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懵了。手机“哐当”掉在了地上,他傻了。

想到在一起搭班子的时光,想到几天前还这样合心合意的念叨,苏会平跟着一屋子哭成泪人儿的南台人,鼻子也酸了,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南台村老一辈向荒山要效益,也是声名远播,早在五十年代,就上过《河北日报》,其事迹也是响当当。

几任老书记,安秀武、刘维华等都在这上面动了不少心思,到老书记刘维华干不动,村里的农林经济已经是很成规模了,洋槐、板栗、花椒、柿子,已形成畅通、活跃的南台农林经济贸易。而开创这一局面,得益于老支书刘维华提出“打开太行一扇门”舍命领着一村子的修路。

那些年,农产品东西当中,最让南台人尝到甜头的是板栗,但离靠它走向富足,差得太远了,而且全村的农林经济发展,最需要一个这样的带头人、未来的接班人,这也成了老支书刘维华唯一放不下的心事。

苏会平,对,苏胜利,他就是咱南台的接班人。此时,能琢磨的苏会平靠经营石粉厂有点闲钱发了财,而且在阜平影响非常大。还的确是最佳人选。

有天晚上,刘维华沉着脸和苏会平谈心。他意味深长地说:胜利,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行!你小子必须给我从乡里回来。

那时,苏会平已经“熬”到了乡经联社主任的位置,正在向乡长书记的位子冲刺。

不久,苏会平就被老书记刘维华给“折腾”回了南台村,一屁股摁在了村主任的位置上。

老书记为他配备好了班子。苏会平打量两委班子,呵呵,呵呵,清一色是他在齐老师班上的七个当年高中毕业回南台的同学。

老师齐风明,同学杨秉国、李瑞洲、贾奋明、王青春、李义兰……

南台村,大队部的一间屋子里。齐风明、李瑞洲、贾风明一支接一支抽烟……

洋槐太低端了,卖不上价,扛下山来还累到吐血,咱是不是把板栗种遍南台能种的地方,多种!向大山要致富经济。

好家伙,把板栗种遍南台能种的地方,怎着?一年咱能把板栗当饭吃吗?一班人,每个人心里都炸着锅呢!

板栗是能卖上价,而且这几年就数你苏会平最会向大山要效益。上锯、开石材,还鼓噪着村里一群人上碾子磨黄金,是得了不少的实惠,可把板栗树种遍南台山上,是不是荒唐?

多少年,咱经济作物,板栗、花椒、核桃等等,在南台可都是长在村边、地边,哪有种板栗种到山上的道理。咋个种?!

王青春、贾风明相继说出自己的看法,话音刚落,苏会平站了起来,他说:有办法,在山上,炸坑!炸坑!万炮齐鸣!

老苏这话说得大家眼前一亮,连刚才摆理的贾风明也拍脑门。可不是,这么以来,它土有了,一炮,一坑,一棵树,板栗上山,还自带养命的肥!

这一年,苏会平“万炮齐鸣太行山”的点子,叫南台有了大力发展板栗经济想法。

南台村两委此时的退耕还林,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思路,他们抱定,只有发展板栗经济,才是向荒山要效益,激活南台人走向富足的根本大计。

村两委带着这个基础性决策,考察了迁西板栗的经验,结合南台村形成更切实的琢磨后,村委、支部班子又去了趟邢台的前南峪,前后两趟,回来路上南台村两委就敲定了“人均三百棵、户均多片林”具体的鼓励细则,他们意欲通过成规模的板栗种植来激活本村经济。

一时间,村两委干部带头,各个村走向“四荒(荒山、荒地、荒沟岔、荒山场)拍卖”,把南台村范围内能种板栗的荒山遍野都种上了板栗。

一年之后,苏会平又觉察到问题。苏会平又带着南台村人“疼媳妇、养儿子”般给板栗树干了一遍保墒、固水土的“水平沟”。他跟村里人讲,想受益于一棵板栗树的生长,养活不好它,怎得益处?

也正因为苏会平时刻干在前面的榜样力量,南台村班子屡屡受到国家、省市有关部门的表彰和荣誉嘉奖,如今南台是全国农业合作社示范社、河北省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 

苏会平成“苏书记”,俩肩膀沉甸甸的。

面向未来,他感觉南台村就格局和境界论,都小了。再想想,无工不富,他都为村里那些年、一拨人的灰头土脸的折腾感到脸红。

已经完全了解苏会平做事风格的郑建军说:咱南台是不是要搞些有体面感的经济?!

郑建军“有体面感的南台经济”一句话,叫苏会平生出许多赞赏,也引燃了他太多的想法。他要把石头做成支柱产业,来激活南台村新一轮发展的再次振兴。

苏会平庆幸他“挖”来了周建平。而于周建平来说,做石头生意,做建材商,还要做出有体面感,得付出多大的本钱。可周建平没有退缩,南台的百年梦,小小的南台村,能提出“有体面感的经济”未来设想,其远见,叫他没想到,转念又非常认同,这本身与他的企业梦想也是不谋而合的。

周建平做石材这么多年,坎坷和成功都经过,做不一样的石材,做有社会影响力的企业,是他多年的梦想。面对南台村巨大的石材矿藏规模,他跟自己说:绝不急功近利,绝不浪费一顶一点的资源,要着眼于企业在南台村的未来发展,稳步、扎实推进。

这样以来,他起初撒到南台山上的1.5个亿,上设备,修路,人力,储备场、加工车间、办公楼等项目还没动工,周建平的资金链就断了……

苏会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苦思冥想几夜都没睡好,得留住好不容易引来的企业呀!于是,在他的建议下,发动村两委班子,群策群力,一个个都尽最大的能力,把自己的存折都做了抵押,大家又想了诸多的办法,总算平扶了周建平的企业危机。

这事刚完,年关渐近,周建平企业的资金链又中断了……

苏会平急得脸都肿了,他嗓子哑哑地说:咱们村干部每个人都想想办法,叫老周先把欠工人的工资年前都发了,咱为留住老周这个遇上事儿的财神爷,先把该他出的钱垫上。假如这小子有天跑了,这笔钱连带应少给村里的那笔钱,我苏会平出!这样,苏会平和南台村两委大部分人又以个人名义贷款、从家拿钱,又押着身份证、存折给周建平顶了一次窟窿。

苏书记宽敞的胸怀和义举,令周建平感动,他和企业最终没有辜负南台村两委,没有辜负苏会平书记的一片苦心,他们创造了南台石材开发的奇迹。

今天,周建平坐落在南台山上的石材企业,不仅是河北石材老大,而且国内也叫人竖大拇哥!他们是真正做到了和南台村合拍、共建有“体面感”的石材经济。不得不服的是,企业做得是储备石材生意,整个作业面智能化净水操作无粉尘,整个运输道路区不见扬尘,从石材切割作业面到储料场、加工车间和办公接待区,周建平一做就做到了花园式石材开发的精准路数上,企业一流的现代化石材生产流程,于生态上完完全全做到了环境监测达标。

苏会平说,栽不好梧桐树,咋能引得凤凰来?咱招商引资进村,得把企业留得住,得疼惜他们的难处和不易,要同甘共苦,才有持久的共赢和发展,没这样的胸怀和长远眼光,谁来南台跟咱合作投资呢?

春天,保定的一个老板名叫齐晓非的年轻人,闻悉苏会平书记的事迹和大名也赶到南台,带着下属考察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列入公司发展规划,初步预计投资两千万,确定了开发固废处理项目。

齐老板拉着苏书记的手说:人与人之间之所以能够合作,首先是信任。我来这儿投资,不为别的,就冲的是咱南台的营商环境和您苏书记的人格魅力。

来南台之前,褚树坤是知道南台村的,在他还是一名高中生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闻名河北的村庄了。

1987年,一篇刊发在《报告文学》杂志的文章《南台有个刘维华》叫他读得是彻夜难眠。阜平南台村省级劳模、省人大代表刘维华的事迹非常感人,尤其是他急火攻心肿着一张大脸自己为自己“拔牙”的细节,读得是热血澎湃。

踏上南台,褚树坤和苏会平一班人迎面相逢,这个来自省直机关的处长、南台村的第一书记,肩负着党和人民的嘱托,融于这片好山水。

无工不富,南台村曲折的奋斗历程,给了他很大的激励。而今天南台村在现任村书记苏会平的引领下,眼光远大、思路清晰,又叫他为之一震。从起初的无工不富,到当下有体面感的产业谋划,褚树坤更加坚信南台村必定会走向胜利的未来。

面向未来,随着南台百年梦想的逐步实现,尤其是苏会平和村两委提出有体面感的南台村经济打造,让他又觉得自己能与这样一支队伍携手前行无尚荣幸,而于苏会平等南台人来说,褚树坤处长、南台村第一书记的工作热情,又叫他们看到一个共产党员身上心怀人民、抓铁有痕的时代精神。

没错,褚树坤一到南台,就马不停蹄地围绕村两委当前部署,走访农户,熟悉村情,了解村民当下的收入来源,随后,他以极大的热情跟苏会平书记展开走访,考察,他跑项目,争取资金抓落实,很快,就迎来南台村箱包加工厂上马开工,满足了南台16个村自然村家庭妇女的就业需求,兑现了村两委让村民家门口赚钱就业的承诺。

山川滴翠满眼春。南台,这个镶嵌在太行山麓的北方山乡明珠,随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不断纵向深入,经过综合治理的秀美山川,随着座座塘坝的完工落成,溪流湍湍,鸟语花香中里呈现出它的靓丽韵致,昔日的绿水青山已经迎来金山银山。

做足绿水青山经济,从中抽炼出南台村有形象感的精、气、神,产业分布有依托,有跨界,最终又能通过工业、农业、加工业、人文产业的具体运营营造出品牌价值,这是有体面感的南台经济在苏会平一班人心中的描画和谱写。

绿色、生态、宜居,未来进入美丽乡村时代的南台村,如何长足、持久地发展?有体面感的南台经济会实现怎样的高附加值,这些在苏会平心里翻腾着,酝酿着更大的筹谋……。

源于这样的一份筹谋,阜平县政府大规模围山造田一启动,苏会平就盯上了,上!

而此举也得到省驻村工作队的大力支持。南台村第一书记、省驻村工作队长褚树坤和苏会平一边为村里争取这个项目,一边想到这一回再怎么跟南台村的山水经济要效益。因为这次围山造田是和水利设施、道路工程及农林种养等综合功能挂钩,他们第一感觉就联想到南台村的板栗经济。

他们想:何不借此,把南台村的板栗产业与石材加工厂、箱包厂齐头并进,做成与其相得益彰且能迈得开腿的主打产业呢?

为此,南台两委班子紧紧抓住这百年不遇的机会!如今,经过成片集中的围山造地,南台村一下冒出5000多亩具备现代化种养、浇灌、搭理、采摘、运输及观光为一体的农林经济增长带,而它在未来成为超大型设施齐备的农林经济园时,必将会为南台村的板栗经济产业起到巨大的推动,也将带来可观的产业效应支撑。

与此同时,村两委班子和驻村工作队都想到了南台村在未来那么多板栗的增值升值空间。细想:一斤板栗,才卖多少钱,论斤的卖给收购商吗?可不能傻下去了!

苏会平又逢人“俺南台、俺南台”做起了板栗深加工的文章。他和褚树坤、郑建军出马,又是一轮走访、洽谈到合作事宜的商定,南台村再次引进外资,引来金凤凰。

正是在这种情形下,2016年,青年才俊、保定市著名企业家张伟哲先生和他后来投资南台的板栗加工项目———“康纳”食品企业开始开始着陆、落地南台村。

张伟哲揣着满满地地一腔为阜平老区人做点什么的爱心来到阜平,走进南台,他一踏上这一片令他无限向往的红色土地,就进村入户。张伟哲发现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太差了,村里的生活现状、经济能力,让他揪心。张伟哲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些贫困户做些什么人,而且,他非常坚定、也非常坚信,他的这一奋斗的目标和事业方向,一定能实现。
这一年,张伟哲先生通过多次考察,与阜平县县政府及北京东西部协作办展开多次接洽,共同协商了项目立项问题。期间,他把目光锁定南台村的小小板栗上,他要扑下身来做好阜平板栗加工业的这篇大文章。

两年后,张伟哲注资组建阜平县“康纳”食品加工有限公司,又过了一年,伴随着5000多亩围山造田工程的完工,与南台村更大规模的板栗林海经济带相呼应,与张伟哲“康纳”板栗食品加工、生产规模相配套,一座集现代化、具备无菌操作规范要求(总投资1500万、占地近7.4亩)的厂区已经落地南台,而与之配套能满足储备4000吨板栗加工量冷库也正式迎来启用。

张伟哲的“康纳”食品企业,是保定市唯一一家经营板栗产品精深加工全产业链企业。目前,公司上下,正致力于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大格局,在产品经营品类创新制造与产品生产的延展上,已经实现全面、全新的拓展。他们以板栗为主产品精加工为引领,企业的延伸产品蘑菇罐头、即食大枣、核桃、五谷杂粮、籽仁类、果干等新型产品正陆续上市。

今天,落地南台,已枝开叶散的康纳食品企业,在青年才俊张伟哲先生的带领下,用心打造自己在国内、外市场的专属系列品牌。他们力求以最精深的产品制造,打造情系南台美好明天的“康纳”食品,适应世界各地、各阶层不同消费品质需要,努力为企业营造具有宏阔时代运营好前景。

苏会平终于迎来南台村的产业经济格局呼之欲出的日子,他觉得一切已经迈开了。

走在南台村这条共和国领袖们走过的“领袖路”上,峰回路转,山水换新颜。

完成易地整合搬迁,走进美丽乡村时代的南台村,它又不仅仅只属于南台村人。苏会平由衷地感谢市县乡各级领导,感谢保定市妇联等一大波对口南台、帮扶南台的办、局领导,感谢阜平县扶贫办、财政局、农业局、电力局、水利局等各办局,南台村今天的一切,得益于多年来关心南台、呵护南台、装扮南台的每一个人。

南台村今天逐步走向富足的幸福生活,更不能忘记南台村历史上的历任村书记、村干部,更不能忘记当年南台村名震河北“铁姑娘”队的成员们,当年南台村“铁姑娘队”的事迹,曾被搬上戏剧舞台在阜平、保定等地连演轰动,影响很大。这些前辈南台人、曾经“铁姑娘队”的姑娘们,在刘维华、安秀武、郝国清、齐守业等一代南台人的带领下,他们用自己的青春谱写出感天动地的南台精神。而今天,新一代南台人在前辈南台精神的感召下,他们又以自身的团结奉献,用自身眼光远大、甘于付出、敢打硬仗的担当与使命,谱写着新时代波澜壮阔的新南台精神。

苏会平的思绪又回到当初,他又想起当年著名作家赵新和作家陈业鹏在南台深入生活,俩人采写创作报告文学《南台有个刘维华》的日子。这篇作品一经刊发,就引发起轰动,阜平县、保定地区再次掀起向刘维华看齐、学习南台精神的热潮,由此使得走在改革开放潮头的河北南台村在全国影响很大。赵新,生在阜平本乡本土,此后又一直心系着南台村的发展,他这几十年从未中断与南台村的联系,他可是南台村最知名的亲人。

南台美丽乡村的建设成就,更离不开周建平、褚树坤同志把南台村当自己家一样,心系南台,建设南台的心血浇灌。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南台人再出发,从温塘岭到白石岭,这条正从历史走向未来的“领袖路”上,板栗,黄桃,蘑菇,这些农产品产业,和石材加工,箱包加工,乡村农家、采摘旅游正交叠成一条风景壮丽经济带,而南台村的百年梦,正承载着老一辈的寄托,新一代的奋进,步步胜利,走向更加璀璨的明天。

南台,您的百年梦想一定会实现! 

 

作者简介:李树泽,作家、文化学者,图书策划人、出版(媒介)编辑。河北阜平人,河北首届“孙犁文学奖”获奖作家。晋察冀文艺研究会会员,河北作协廊坊师专97届作家班成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表散文、小说、诗歌、文艺评论若干。2000年至今策划出版历史文化及生活保健类出版物10部,近年著有《张卫东昆曲话语里的真声味》《不“抱守残缺”哪有原汁原味》《840年: 圆仁和尚和一头驴在河北大地穿行》《1943:邓拓、沙飞山地抗战》、散文《丹江口的水》;出版有《丝绸之路上佛光塔影》等,现在北京某公司策划编辑、撰稿,《红色阜平》微刊主编。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5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297565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乡村振兴网:XXX(署名)”除与中国乡村振兴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乡村振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8061949号
主管:国家乡村振兴局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乡村振兴》杂志社 中国乡村振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