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打赢攻坚战 脱贫奔小康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到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抽查评估

时间:2019-07-12 08:47:00来源:中国扶贫网作者:王健任

近日,1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组成的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分赴中西部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60个县,正式开展2018年贫困县退出抽查工作。

7月7-11日,《中国扶贫》记者前往此次被抽查评估县(区、旗)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采访抽查评估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656.jpg

7日晚10点,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南昌大学的“学生娃”正在整理材料

又和“学生娃”见面了!

烈日下,我们惊喜地发现,朝气蓬勃的“学生娃”变了,在评估工作中变得更接地气,更加“老练”了。

但部分基层干部还是信不过这些“学生娃”:脱贫攻坚这项如此繁重复杂和艰巨,让这些“未出茅庐”的“学生娃”评估,不是“外行”评内行吗?评估结果能够客观公正吗?

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外行评内行,内行心慌慌”的情况,“部分地区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迎评迎检”的消息不绝于耳。

带着这些热点问题,我们走进评估抽查现场,为大家寻找答案。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04.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河北师范大学的“学生娃”入户走访


“外行”能否评内行?

有不少人疑问,贫困县退出抽查为何要委托给第三方?

“上级评下级,自己评自己”的检验验收,是否能杜绝有些地方“浑水摸鱼”,是否能“确保脱贫攻坚成效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是否能让群众、社会甚至全世界信服?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因此,第三方评估,是对贫困群众负责,对党和国家负责。这,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为民情怀,彰显了党和国家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的信心,彰显了各级党委政府“全面小康不落一人”的底气。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08.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组长刘建生(中)入户走访

那么评估工作难不难?


2018年贫困县退出抽查,“学生娃”需要评估抽查什么?

7月2日,在国务院扶贫办于举行的2018年脱贫摘帽县抽查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夏更生介绍,抽查内容聚焦三个方面,即退出程序的规范性、退出标准的准确性和退出结果的真实性。

对于干部来说,脱贫攻坚工作复杂:围绕贫困群众“两不愁三保障”,建档立卡、围绕“五个一批”“六个精准”因户施策,精准脱贫……每一项工作都极其艰巨复杂。


评估工作不难——

扶贫工作复杂,成效却直接明了:群众能不能吃得饱,看看粮仓就知道;群众能不能穿得暖,打开衣柜就明了;群众住房是否有保障,绕着房子转一圈看看;群众收入是否增加,拿出折子查一查……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13.jpg


干部从事的是“艰巨复杂”的工作,群众享受的是“直接明了”的成效。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17.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组长赵小兰入户走访

同时,评估标准就是各项扶贫政策的要求规定,评估方式国务院扶贫办已经专门研究制定。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21.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队员入户走访

评估工作也难——

此次抽查工作需要抽省市县三级贫困县退出相关材料、省级专项评估检查工作方案、省级评估检查数据和调查问卷、与部分县乡村干部座谈访谈、抽60个县每县约1000户开展入户调查……

“并且评估内容里有‘主观部分’和‘客观部分’。”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自治区组组长,河北师范大学法政与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院长赵小兰说,评估“客观部分”只需要对照评估标准,而评估“主观部分”时,就需要发挥评估队伍的专业性了。“专业性不仅体现在学生的农业、经济、统计等学科专业上,还体现在对扶贫政策及工作的熟悉上,体现在队伍经过专业训练,能够从地方政府及群众提交的‘主观部分’工作中,快速准确客观地评估出真实信息。”

“学生娃“是否是评估“外行”?

这些“学生娃”已经久经考验了。

此次第三方评估机构都多次承担过国家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任务。2331人的第三方评估人员中,评估专家246人,占10.55%,他们熟悉脱贫攻坚政策,了解农村情况,评估经验丰富;评估人员2085人,他们大多为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参加过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的占50%以上。


自2016年5月以来,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组长、南昌大学第三方评估中心主任、江西扶贫发展研究院院长刘建生带领南昌大学江西扶贫发展研究院评估团队共参加团队承接4次国家绩效评估,4次国家贫困县退出评估,2次省级贫困县退出评估,3次江西省绩效评估,累计评估130个县(市)。

这些“学生娃”已经千锤百炼了。

“我们经过了多层次、多领域的严格培训。”刘建生介绍,培训内容包括熟悉精准扶贫的方针政策,掌握评估的原则和流程,分析评估中经常遇到的问题、难题;掌握评估问卷培训;调研区域省情、县情培训,结合评估区域的情况,对该地区的贫困现状、出台的政策文件、经济发展水平、种植业发展情况、外出务工就业等情况进行培训;访谈技巧及礼仪培训;操作小组场景模拟培训……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26.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队员的方言培训材料

察右后旗扶贫干部介绍,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自治区组到达察右后旗后,还专门请当地干部培训学习地方方言,“熟悉地方方言很重要,比如当问这里的群众帮扶干部怎么样时,有的用方言回答‘不赖’时,外地人容易听成‘不来’。”赵小兰说,不能因为各方面原因而造成评估结果的不准确。

培训结束后,“学生娃”还要经过笔试面试等环节,“能加入评估组的学生,都是过五关斩六将过来的。”刘建生介绍。

这些“学生娃”已经扎根土地了。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30.jpg


“学生娃”的午休

“这些‘学生娃’不知道累。”这是云州区扶贫办一位干部对“学生娃”的深刻印象。“不怕风吹日晒,不顾饥饱冷暖,这些孩子们了不起!”这位干部说,这些孩子们充满稚气却不娇气,有流不完的汗,使不完的劲。“这些学生不是‘外行’,这项工作,也只有‘学生娃’来完成了,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力量,有充足的耐心,有负责的态度,有专业的知识,有严谨的作风,有严格的纪律……”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36.jpg

刘建生入户访谈



云州区接受了评估抽查的某乡党委书记说,“学生娃”来评估,要比“自己评自己”更为客观准确,“会避免出现‘通病’不看,‘小病’不算,‘大病’比比看的情况。”



迎评迎检压力来自何处?

我们看看这次云州区是如何迎接评估抽查的。

7月9日凌晨四点,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带领大同市“四大班子”便赶到云州区。不过并不是为了这次验收评估而来,而是带领大家到云州区黄花菜扶贫产业基地采摘黄花,与基层干部群众共享丰收喜悦。云州区的干部大部分都参加了这次活动。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40.jpg

7月9日凌晨四点,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到云州区采摘黄花

难道云州区有什么秘诀迎接这次第三方评估抽查?

“工作都是平时做出来的,这次评估抽查是对我们几年以来扶贫工作的集中检验评估,这些工作是能突击准备出来的吗?”云州区一位干部回答记者。

察右后旗接受评估的某村第一书记介绍,评估抽查组查看的材料也都是平时工作积累的,并没有专门为这次评估抽查再准备材料。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45.jpg


原因到底出在哪?

察右后旗某乡镇干部说,之前,基层的各项基础工作确实不扎实、不规范,问题重重,有的地方连扶贫手册都没填写或填写不规范,等得知评估组要来,连夜突击。

云州区某乡干部介绍,脱贫攻坚是一项前所未有的系统工程,之前从来没有过,需要很多基础性的工作,前两年可能有些村干部认识不到位不会干,等评估组来之前想突击完善工作,于是造成巨大压力。

“但这几年政策越来越明细,干部认识越来越到位,各项工作也逐步进入正轨,也都取得明显成效。所以迎检迎评的压力在这两年是不存在的。”云州区扶贫办干部总结说,之前的迎检压力主要来自工作不落实,心里不踏实;平时下苦力,迎评没压力;工作有底气,迎检没怨气。


“刚开始工作有短板,怕人看更怕人检。现在不一样了,政策都落实了,工作都做了,不光是评估组,谁来检查也不怕,村子随便选,农户随便入。”云州区某村第一书记说,过去,迎评迎检的压力大部分都是“自找”的,现在就算评估组查出问题了自己心里也踏实,“有问题不可怕,最起码并不是因为自己没去做。”

这两年的变化,评估组也切身感受到了。刘建生说,“之前评估时基层提供的材料参差不齐,入户时也经常遇到干部阻拦等不配合入户的情况,现在基本不会遇到了。”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50.jpg


“把青春写在做过的大地上!”这是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队员、南昌大学学生张小芳对参加评估工作的深刻认识,“通过走村入户让我意识到,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更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们要带着家国情怀和人类关怀,用双脚丈量土地,走进千家万户,把人民利益放在心里,更高质量地完成党和政府的嘱托。”


责任编辑朱峰
标签调研评估    
0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到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抽查评估

时间:2019-07-12 08:47:00

来源:中国扶贫网

作者:王健任

近日,1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组成的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分赴中西部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60个县,正式开展2018年贫困县退出抽查工作。

7月7-11日,《中国扶贫》记者前往此次被抽查评估县(区、旗)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采访抽查评估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656.jpg

7日晚10点,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南昌大学的“学生娃”正在整理材料

又和“学生娃”见面了!

烈日下,我们惊喜地发现,朝气蓬勃的“学生娃”变了,在评估工作中变得更接地气,更加“老练”了。

但部分基层干部还是信不过这些“学生娃”:脱贫攻坚这项如此繁重复杂和艰巨,让这些“未出茅庐”的“学生娃”评估,不是“外行”评内行吗?评估结果能够客观公正吗?

在一些地方,出现了“外行评内行,内行心慌慌”的情况,“部分地区花费大量时间精力迎评迎检”的消息不绝于耳。

带着这些热点问题,我们走进评估抽查现场,为大家寻找答案。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04.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河北师范大学的“学生娃”入户走访


“外行”能否评内行?

有不少人疑问,贫困县退出抽查为何要委托给第三方?

“上级评下级,自己评自己”的检验验收,是否能杜绝有些地方“浑水摸鱼”,是否能“确保脱贫攻坚成效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是否能让群众、社会甚至全世界信服?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因此,第三方评估,是对贫困群众负责,对党和国家负责。这,彰显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为民情怀,彰显了党和国家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的信心,彰显了各级党委政府“全面小康不落一人”的底气。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08.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组长刘建生(中)入户走访

那么评估工作难不难?


2018年贫困县退出抽查,“学生娃”需要评估抽查什么?

7月2日,在国务院扶贫办于举行的2018年脱贫摘帽县抽查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夏更生介绍,抽查内容聚焦三个方面,即退出程序的规范性、退出标准的准确性和退出结果的真实性。

对于干部来说,脱贫攻坚工作复杂:围绕贫困群众“两不愁三保障”,建档立卡、围绕“五个一批”“六个精准”因户施策,精准脱贫……每一项工作都极其艰巨复杂。


评估工作不难——

扶贫工作复杂,成效却直接明了:群众能不能吃得饱,看看粮仓就知道;群众能不能穿得暖,打开衣柜就明了;群众住房是否有保障,绕着房子转一圈看看;群众收入是否增加,拿出折子查一查……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13.jpg


干部从事的是“艰巨复杂”的工作,群众享受的是“直接明了”的成效。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17.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组长赵小兰入户走访

同时,评估标准就是各项扶贫政策的要求规定,评估方式国务院扶贫办已经专门研究制定。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21.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队员入户走访

评估工作也难——

此次抽查工作需要抽省市县三级贫困县退出相关材料、省级专项评估检查工作方案、省级评估检查数据和调查问卷、与部分县乡村干部座谈访谈、抽60个县每县约1000户开展入户调查……

“并且评估内容里有‘主观部分’和‘客观部分’。”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自治区组组长,河北师范大学法政与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院长赵小兰说,评估“客观部分”只需要对照评估标准,而评估“主观部分”时,就需要发挥评估队伍的专业性了。“专业性不仅体现在学生的农业、经济、统计等学科专业上,还体现在对扶贫政策及工作的熟悉上,体现在队伍经过专业训练,能够从地方政府及群众提交的‘主观部分’工作中,快速准确客观地评估出真实信息。”

“学生娃“是否是评估“外行”?

这些“学生娃”已经久经考验了。

此次第三方评估机构都多次承担过国家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任务。2331人的第三方评估人员中,评估专家246人,占10.55%,他们熟悉脱贫攻坚政策,了解农村情况,评估经验丰富;评估人员2085人,他们大多为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参加过脱贫攻坚第三方评估的占50%以上。


自2016年5月以来,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组长、南昌大学第三方评估中心主任、江西扶贫发展研究院院长刘建生带领南昌大学江西扶贫发展研究院评估团队共参加团队承接4次国家绩效评估,4次国家贫困县退出评估,2次省级贫困县退出评估,3次江西省绩效评估,累计评估130个县(市)。

这些“学生娃”已经千锤百炼了。

“我们经过了多层次、多领域的严格培训。”刘建生介绍,培训内容包括熟悉精准扶贫的方针政策,掌握评估的原则和流程,分析评估中经常遇到的问题、难题;掌握评估问卷培训;调研区域省情、县情培训,结合评估区域的情况,对该地区的贫困现状、出台的政策文件、经济发展水平、种植业发展情况、外出务工就业等情况进行培训;访谈技巧及礼仪培训;操作小组场景模拟培训……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26.jpg

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组队员的方言培训材料

察右后旗扶贫干部介绍,第三方评估抽查组内蒙古自治区组到达察右后旗后,还专门请当地干部培训学习地方方言,“熟悉地方方言很重要,比如当问这里的群众帮扶干部怎么样时,有的用方言回答‘不赖’时,外地人容易听成‘不来’。”赵小兰说,不能因为各方面原因而造成评估结果的不准确。

培训结束后,“学生娃”还要经过笔试面试等环节,“能加入评估组的学生,都是过五关斩六将过来的。”刘建生介绍。

这些“学生娃”已经扎根土地了。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30.jpg


“学生娃”的午休

“这些‘学生娃’不知道累。”这是云州区扶贫办一位干部对“学生娃”的深刻印象。“不怕风吹日晒,不顾饥饱冷暖,这些孩子们了不起!”这位干部说,这些孩子们充满稚气却不娇气,有流不完的汗,使不完的劲。“这些学生不是‘外行’,这项工作,也只有‘学生娃’来完成了,因为他们有足够的力量,有充足的耐心,有负责的态度,有专业的知识,有严谨的作风,有严格的纪律……”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36.jpg

刘建生入户访谈



云州区接受了评估抽查的某乡党委书记说,“学生娃”来评估,要比“自己评自己”更为客观准确,“会避免出现‘通病’不看,‘小病’不算,‘大病’比比看的情况。”



迎评迎检压力来自何处?

我们看看这次云州区是如何迎接评估抽查的。

7月9日凌晨四点,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带领大同市“四大班子”便赶到云州区。不过并不是为了这次验收评估而来,而是带领大家到云州区黄花菜扶贫产业基地采摘黄花,与基层干部群众共享丰收喜悦。云州区的干部大部分都参加了这次活动。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40.jpg

7月9日凌晨四点,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到云州区采摘黄花

难道云州区有什么秘诀迎接这次第三方评估抽查?

“工作都是平时做出来的,这次评估抽查是对我们几年以来扶贫工作的集中检验评估,这些工作是能突击准备出来的吗?”云州区一位干部回答记者。

察右后旗接受评估的某村第一书记介绍,评估抽查组查看的材料也都是平时工作积累的,并没有专门为这次评估抽查再准备材料。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45.jpg


原因到底出在哪?

察右后旗某乡镇干部说,之前,基层的各项基础工作确实不扎实、不规范,问题重重,有的地方连扶贫手册都没填写或填写不规范,等得知评估组要来,连夜突击。

云州区某乡干部介绍,脱贫攻坚是一项前所未有的系统工程,之前从来没有过,需要很多基础性的工作,前两年可能有些村干部认识不到位不会干,等评估组来之前想突击完善工作,于是造成巨大压力。

“但这几年政策越来越明细,干部认识越来越到位,各项工作也逐步进入正轨,也都取得明显成效。所以迎检迎评的压力在这两年是不存在的。”云州区扶贫办干部总结说,之前的迎检压力主要来自工作不落实,心里不踏实;平时下苦力,迎评没压力;工作有底气,迎检没怨气。


“刚开始工作有短板,怕人看更怕人检。现在不一样了,政策都落实了,工作都做了,不光是评估组,谁来检查也不怕,村子随便选,农户随便入。”云州区某村第一书记说,过去,迎评迎检的压力大部分都是“自找”的,现在就算评估组查出问题了自己心里也踏实,“有问题不可怕,最起码并不是因为自己没去做。”

这两年的变化,评估组也切身感受到了。刘建生说,“之前评估时基层提供的材料参差不齐,入户时也经常遇到干部阻拦等不配合入户的情况,现在基本不会遇到了。”

微信图片_20190712174750.jpg


“把青春写在做过的大地上!”这是第三方评估抽查组晋冀组队员、南昌大学学生张小芳对参加评估工作的深刻认识,“通过走村入户让我意识到,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更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们要带着家国情怀和人类关怀,用双脚丈量土地,走进千家万户,把人民利益放在心里,更高质量地完成党和政府的嘱托。”


责任编辑:朱峰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专题专栏
关于我们|网站介绍|管理团队|欢迎投稿|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北街1号共济大厦12层 邮编:100028 热线电话:(010)84158626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扶贫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扶贫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我们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扶贫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京ICP备18061949号—1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主管: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全国扶贫宣传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扶贫》杂志社 中国扶贫网